1700余名会员维权路漫漫!预付卡最终“卡”住了谁?

从盛夏到寒冬,乐迈健身1700余名会员预付卡维权路漫漫。作为维权代表的许先生已心力交瘁地说:“太难了,我们找过市场监管、派出所、商务局、体育局,问过律师、专家,查过法条,现在没有一个部门能帮我们把钱要回来!”

预付式消费作为一种新型消费模式迅速发展,小到蛋糕店、擦鞋店、美发、餐饮几百元预存卡,大到健身、美容、教育培训几千上万元,各类商家通过推行预付卡的方式刺激消费。但是近几年来,预付卡消费纠纷也在增多,经营者卷款“跑路”屡有发生,办卡容易退卡难,维权成本高、时间长,最后投诉无门,预付卡变成“跑路卡”、“糟心卡”,引起消费心理的不安。

办卡容易维权难

2020年8月初,家住哈尔滨市道里区欧洲新城小区的居民组建了一个乐迈会员维权群,他们发现楼下乐迈健身泳池里的水变绿了,这证明商家说场馆装修的事是假的!找不到老板,会员们卡里预存的钱怎么办?“我们找到属地的建国市场监管所,他们说这属于经济合同纠纷,市场监管只能监督其经营行为,已将该企业纳入经营异常名录,但是想要钱,建议会员们去公安部门报案或者去法院起诉维权。”会员们了解到,乐迈健身早在停业前就已将注册资本降为5万元,就算真去法院打官司,乐迈健身也未必能有可执行的财产。9月末,共乐派出所牵头组织,乐迈健身终于出面与会员协商,但谈判结果依然让会员们失望。

“要钱太难了!我们维权微信群里有会员1748人,登记的总预付卡金额610万余元,会员中六成是附近小区的老年人,每张卡从两千元到几万元不等,现在都退不回来。”11月17日,记者收到2份有关乐迈健身的官方调查结果,一份是哈尔滨乐迈健身服务有限公司告会员书,称场馆现已停止经营,会员权益将转至群力融江路、学府路和哈西的三处健身馆履行。另一份哈尔滨市公安局道理分局的不予立案通知书,通知会员们提出的有关乐迈健身涉嫌诈骗一案,认为“无犯罪事实,不予立案”,这也表明会员们想通过公安部门向乐迈健身施压兑现预付卡款项的想法落空了。

“办理会员六成都是老年人,乐迈健身单方面决定转会的三个地址距离原址都在5公里以上,我们老年人没有体力去那么远,来回路上耗损多,乐迈给出的解决方案太不可行,相当于让我们放弃卡里的钱,商家可以这么霸道解决问题吗?”69岁的会员滕女士对记者说。

乐迈健身的告会员书。

“听说商家收预付卡的业务归所属行业部门管理,健身归体育局管,应该有备案,但是我们去体育局也打听过,没有备案资金一事,现在哪个部门都兑现不了610万的预付资金问题。”许先生对记者说:“商家有资金困难我们理解,但是一刀切不协商的转会,没有考虑大多数人的需求!”

据黑龙江省消费者协会统计,2020年度全省共受理消费者预付投诉765件,比2019年上涨153件,主要集中在无资格发放预付卡、退卡难、经营场所等信息突然变更服务难兑现引发群体投诉,以及经营者逃避兑付责任和预付金额庞大资金安全难保证的五个种类的投诉问题上。

监管部门权责划分不明确

乐迈健身会员维权难的案例只是众多预付卡维权现象的缩影,预付卡监管部门在哪里?市场监管、商务、公安等部门对预付消费卡经营者的经营活动虽然都具有一定的监督权,但是监管部门之间权责交叉,且存在监管职能漏洞,连日来,记者在黑龙江省商务厅、黑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等多个行政部门寻求答案。

黑龙江省商务厅相关人员告诉记者,根据2012年商务部出台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目前,针对商场、超市等企业发行的预付卡管理由商务部门负责,对于健身、教育培训行业则由行业行政监管部门负责,而个体经营业者的预付卡发放管理则不在商务部门管理范围。目前,资金备案、实名制管理等措施在商场、超市的预付卡监管中落实较好,此类消费投诉也较少。

记者从黑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了解到,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的企业法人开展单用途商业预付卡业务由商务部门实施监管,市场监管部门依法依职责查处单用途预付卡相关不公平格式条款、违法广告、不正当竞争、不正当价格行为等违法违规行为。在2018年10月26日,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老年人保健产品等消费领域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为黑龙江省预付卡监督管理提供了有力的法律武器。

《决议》将预付卡发放主体统称为“经营者”,并提出了5项预付卡监管新措施,明确要求新措施由商务厅负责落实办理,措施包括:建立统一的预付卡消费协同监管服务平台,向消费者警示消费风险;规定经营者需自设立登记之日起六个月后,方可发放预付卡;预付卡设定使用期限届满后,经营者应退还预付卡余额或者延长期限;经营者停业、歇业或者迁移经营场所,应提前30日在当地主流媒体发布告示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将个体经营者预付卡监管部门进行单独区分的规定。

记者了解到,目前教育、旅游、健身类预付卡业务由相应的行业行政部门负责监管,而理发、美容、蛋糕店等个体工商者并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此外,目前关于预付卡管理的规定中,只停留在对预付卡发行方式的约束上,而对于预付卡存在的资金风险、低准入门槛等体制性问题谈及较少,有关预付卡风险监管制度等方面仍是法律空白。

乐迈会员收到的不予立案通知。

乐迈健身的维权代表许先生担忧地和记者说:“像乐迈健身这种规模大、人数多的维权案件,如果都不能在法律框架下得到妥善解决,那商家收卡、跑路然后换个身份再收卡、跑路的模式就会被复制,违法成本低,且不用担责,那就会出现第二个‘乐迈’甚至更大规模的‘乐迈’维权案,那以后谁还会办卡?谁还能放心去消费?”

检察公益诉讼探索预付卡监管新模式

解决预付卡纠纷案件,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的成功案例值得借鉴。

2019年7月,佳木斯市向阳区某健身中心突然关门停业,并拒绝退还会员剩余卡费。会员崔某某等32名消费者向消费者协会和行政机关投诉无果,向检察机关申请提供法律和证据帮助,并支持其进行民事诉讼。

向阳区检察院审查企业资质、了解消费者诉求等情况后认为,预付卡消费纠纷案件具有群体性、频发性、交易小额性以及维权难度较高的特点,属于弱势群体维权案件,检察机关应依法支持其诉讼。最终,检察院与法院共同对原被告双方开展诉前调解工作,通过多次细致地释法说理,最终健身中心与会员们达成调解协议,向32名消费者返还预付卡余额共计1.7万余元。

经此案,检察机关对近年来预付卡消费纠纷情况展开专题调研,发现预付卡消费存在行政监管盲区。根据《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规定,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的企业法人在法律法规调整范围内,但个体工商户和常易发生纠纷的健身、教育等行业领域却不在相关法律法规调整范围内。由此,2020年3月27日,检察院向行政监管部门发出检察建议,提出了六点建议,完善预付卡经营者资质申报与信息备案制度、合同管理制度,设置担保履约与风险控制制度,监管制度与资质分级制度,完善市场经营者信用评价系统,并将预付卡消费纳入检察公益诉讼监督领域,从制度层面切实解决预付卡消费乱象。

来源:龙头新闻·黑龙江日报 记者 孙海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