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豪宅“钉子户”,主人曾是船行巨子,虽是危房却无人敢拆!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总得有一个在路上。一起来找寻那些遗失的,不一样的美好,探寻不一样的魅力。

何为钉子户呢?钉子户泛指身处闹市却因各种原因没能及时拆迁的房屋,说来钉子户是一种较为负面的社会形象,不过生活中我们也常常将一些事物比作钉子户,例如春晚钉子户,高考钉子户,股市钉子户等;此外还有一些年代久远,虽已颤颤巍巍,但依旧发挥着不可忽视价值的古建豪宅戏称为“钉子户”。

上海作为众人口中的魔都,不管是经济发展还是城市建设方面都是非常瞩目的,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上海市城市建设过程中也屡屡出现钉子户现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沪亭北路声称没有六套房不搬的那位钉子户了吧,这些钉子户因为一己私欲不惜损害他人与公众利益,且其狮子大开口的形象也的确令人反感不已,然而我们今天说到的这座“钉子户”非彼“钉子户”,这座豪宅“钉子户”的主人曾是一代船行巨子,它就是赫赫有名的书隐楼。

这座书隐楼坐落在南市区天灯弄77号,相传这里起初是明日涉园内殿春轩,后来被清代著名商贾大户郭万丰船号主人购买;这座建筑占地2亩有余,建筑面积高达2000平米,共有五进70多间房,前后为二进厅楼,中间是院子,连绵建有侧楼,东部设门楼、大厅,西部为内宅,设有府邸花园,戏台,假山,池沼、船厅等;其建筑特色多为砖雕与木雕,砖雕多以山水人物为主,木雕则以竹菊梅兰,亭台楼阁为主,无一不是精雕细琢,可谓是价值连城。

这座豪宅的主人为郭家,祖籍为福建龙溪榴人,世代从事海上贸易,清乾隆年间郭氏家族来到海港创立了万丰船号,做起了进出口丝绸、茶叶、棉布、瓷器买卖,而后又开设了茶号、银号、钱庄,赚得盆满钵溢后便在此买地置产,修宅建园,成为一代船行巨子。

书隐楼虽以岌岌可危,但其具有着一定的建筑艺术价值与文化内涵,故无人敢拆,有机会来上海的小伙伴们千万不要错过这座豪宅“钉子户”哦!不知大家怎么看待上海一豪宅“钉子户”,主人曾是船行巨子,虽是危房却无人敢拆的呢?欢迎留言哦!

往期精选:

温州“繁华”的城中村,美女如云小吃齐聚,外乡人的温柔之地

河北又一“巨作”走红,耗资3.2亿比肩电视塔,被称“石门明珠”

国内各省人口新排名,河南第三、河北第六,第一人口数量突破1亿

陕西又添一“巨作”,耗资24亿落户榆林,堪称驼城 “新秀”!

受疫情影响,石家庄出现大量人口迁移现象,近期来河北游客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