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一股长2年收钱210万,被查后非法手段曝光

一个世纪以前曾出土稀世珍宝“方罍之王”皿方罍而远近闻名的桃源县架桥镇,石料资源丰富,是石料石材开采加工大镇,这里有大大小小石料场10余家。

皿方罍 (léi)

桃源县原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管理股股长邓平盯上了这块“肉”,过起了靠矿吃矿的日子。

邓平“吃矿”方式有两种。

为矿山企业违规越界开采

频开“绿灯”。

2015年下半年,架桥镇森和石料场因经营需要,向矿产资源管理股提出了采矿权变更登记申请。

根据申请,新增开采资源量为200多万吨,按照1.1元/吨左右的采矿权价款标准,森和石料场要缴纳200多万元。

实际上,该石料场此前已经越界开采矿石100.1万吨。

面对这些情况,矿管股长邓平本应严格审批,并追缴费用。然而,他却利用监管漏洞,未经正常审批程序,擅自给森和石料场扩界开采发放了许可证。

石料场股东马某转手就给邓平送上了40万元感谢费。

邓平故技重施。

比如,2016年下半年,他与下属雷某(另案处理)商定,违规同意另一家石料场扩界变更,帮其偷逃费用110余万元。之后,邓平收到60万元感谢费,其中20万元分给了雷某。

鼓动中介机构提高收费标准

伺机敛财。

邓平懂得矿山企业急于办证的心理。而办证离不开中介机构编制技术服务报告。

“审批用的矿区面积、范围坐标、储量等参数,矿山企业不懂,你编制报告时就顺便做一下,找他们多收点劳务费。”2015年下半年的一天,在矿区现场勘测途中,邓平找到某地勘院副院长陈某(另案处理)商量,提议将收费标准从2.8万元增加到10.6万元。

此前该地勘院一直被邓平极力推荐。

长期的“合作”让双方一拍即合。二人约定,收费标准提高后,邓平每次从中抽取5.8万元“业务费”,剩下的钱由陈某自行处理。

提高收费标准后,邓平此项又获利85万余元。

2019年8月,桃源县公安部门在查处森和石料场负责人马某涉黑组织案时,县纪委监委同步介入,邓平为该组织非法开采充当“保护伞”的问题渐渐浮出水面。

调查组几次找邓平谈话。

但邓平不但拒不承认自己的问题,反而一边继续收受好处费,一边与相关涉案人员密谋串供、转移违纪违法所得。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再好的“伪装”,也逃不过纪法的制裁。

经查

仅2015年至2017年两年时间,邓平便单独或伙同他人非法收受人民币合计245.05万元,个人实得210余万元。而与此同时,他的“一夜暴富”,换来的却是国家矿产资源遭受特别重大损失。在审批发放采矿许可证、征收矿产资源新增采矿权价款等问题上,造成地方矿产资源流失近2000余万元。

2020年1月,邓平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11月19日,邓平因犯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桃源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60万元。其个人违纪违法所得全部予以收缴。

邓平早年毕业于省城一所有色金属专科学校,曾是全县地矿领域为数不多的专业技术人才。邓平花了近20年时间,成长为单位中层业务骨干,但在与矿山老板挥金如土生活的攀比中,邓平贪欲不断膨胀,权力成了“变现”的筹码,最终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邓平案发生后,县纪委监委及时指导县自然资源系统召开警示教育大会,深化以案促改。县自然资源局进一步健全了制度,并针对岗位固化造成廉政风险的问题,对重要岗位干部进行了轮岗。

【来源:廉洁常德】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