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舞钢市:市民遭遇一房两卖,警方虽已立案,入驻五年后仍被赶出

连日来,河南省舞钢市最低气温下降到了零下10度左右,市民们每天迎着寒风忙碌着自己的事情。该市市民袁国勇的心感到比这刺骨的寒风还要冷,他购买入住了5年的房屋几个月被法院强制执行走了,他在为维权四处奔走。

事情的起因是房屋遭到了开发商“一房两卖”,虽然他交钱早,但是,另一个“购房者”利用开发公司的假章顺利地办理了购房合同和房产证并打官司“索房”,他的官司输输赢赢,虽然卖房者因经济诈骗嫌疑被刑事立案了,但是这并没有终止案件的审理,导致自己终审败诉,最终房屋被法院执行走了,现在,他只好租房居住。

袁国勇被强制执行的房屋

袁国勇是舞钢市朱兰人,今年50岁。2009年,舞钢市民赵广臣借用舞钢市华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兴公司)的开发资质,独自投资开发了“棉麻公司底商住宅楼”项目。当年10月20日,袁国勇和赵广臣签订了购房协议,并缴纳了10万元的订金,购买了北楼东单元4楼房屋一套,面积120平方米,单价为每平方米1700元。

2011年,开发商说房子涨价了,经过协商,8月21双方又签订了新的购房协议,约定所购房屋为西单元九楼东户,面积137.81,每平方米价格涨到2700元。当天,袁国勇又缴纳了5万元的订金。此后,袁国勇先后分多次交齐了37万元购房款。

在楼房开发过程中,因为实际开发商赵广臣和华兴公司关系破裂,导致购房户无法办理正规的购房合同,更无法办理房产证。2015年楼房建起后,袁国勇也就和其他购房户一样,在办不来房产证的情况下,当年3月份装修了新房先行入住。

谁知,事情的发展比起没有房产证更糟糕,好多户房屋被开发商“一房两卖”了,特别是袁国勇所购的这一套房屋,后“买”者居然靠着加盖开发公司的假章办下来了正式购房合同和房产证,并打官司索要房屋,最终袁国勇居然输了官司。

涉案楼盘

原来,开发商赵广臣年龄大了,2014年就将开发该项目的后期事务交由儿子赵河管理,而赵河又将袁国勇的房屋“卖”给了宋某。

现有证据显示,宋某的购房合同签订于2015年4月24日,房管局登记备案编号:410410201504240005号。2016年,为了拿到房屋,宋某在舞钢市人民法院对华兴公司提起诉求,请求判令华兴公司协助办理涉案房屋的产权登记证书,华兴公司没有到庭应诉,舞钢市人民法院(2016)豫0481民初510号民事判决支持了宋某的请求,2018年10月,宋某依靠赵河在购房合同上加盖的华兴公司的假公章,顺利地办理了房产证。同年9月18日,宋某对袁国勇提起诉讼,称袁国勇占据了他的房屋,涉嫌侵权,要求其搬出去。舞钢市人民法院受理后,11月25日作出(2018)豫0481民初2960号民事判决书,判令袁国勇搬出。

因为宋某赢官司的依据是他对华兴公司的判决,因此2019年1月,袁国勇也提起诉讼,认为舞钢市人民法院(2016)豫0481民初510号民事判书侵犯了他作为诉讼第三人的权利,要求撤销该判决。同时,袁国勇到公安机关进行报案,控告开发商项目经理赵河涉嫌经济诈骗,3月29日,舞钢市公安局下发立案告知书。

2019年3月14日,舞钢市人民法院经过简易程序审理,作出(2019)豫民0481民初377号民事判决书,支持了袁国勇的诉讼请求。宋某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裁定案件发回重审。舞钢市人民法院经过重新审理,2019年11月15日作出(2019)豫民0481民初1613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了袁国勇的诉求请求。

立案通知书和华兴公司证明

新的判决袁国勇认为审理不公,于是,向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20年3月20日,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20)豫04民终159号终审判决书,驳回了袁国勇的上诉。随后,袁国勇执行了判决,失去了居住了5年的房屋。

袁国勇不明白,明明华兴公司作出了书面证据,证明宋某所签购房合同上的华兴公司的公章和法人印章都是伪造的,那么购房合同也是骗取来的,是否合法有效呢?开发商赵广臣也在法庭上指认宋某的网签合同是由儿子赵河与宋某之间的民借贷转化而来的,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非真实的购房行为,而自己也明明购房在先,怎么就赢不了官司呢?

调查中我们了解到,和袁国勇这样遭遇“一房二卖”的,在这个开发项目上还有不少,我们将继续关注,追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