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容开始学“坏”了​?

近日,在2021年句容市智能制造重点项目开工仪式上,潘书记讲的这样一句话引起了小编的注意:

NO.1|

“将全力打造区域融合样板,全面拥抱长三角“大三角”,紧抓宁镇扬“小三角”,高标准建设南京东部立体综合交通枢纽,全力对接紫东、融入紫东,以“标准高于南京、成本低于南京”为取向,以“在南京挣钱、到句容花钱”为目标,在产业融合、服务共享、功能互补、交通互联等方面主动谋划、先行一步。”

以“标准高于南京、成本低于南京”为取向:更多的含义可能在于产业招商,地缘优势+区划劣势正好形成了成本优势(也可以叫性价比优势)。通俗点讲就是句容不属于南京,但比属于南京的很多区更有地缘优势,这就是性价比优势。

以“在南京挣钱、到句容花钱”为目标:这句话就是标题中“坏”的所在,这里面可能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利用自身的资源互补优势(如生态农业和旅游资源等)吸引南京人来句容消费;另一方面是指利用地缘优势+交通优势+房价优势吸引宁漂在句容购房生活。

当然,“标准高于南京、成本低于南京”和“在南京挣钱、到句容花钱”可能还存在互体的修辞手法(不怕大家笑话,小编从上学那会就一直把顶真互体这两个修辞手法搞混,怎么都记不住,刚查了资料才确认的):这两句话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正是宁句深度融合发展的体现。

好,我们再回到标题:句容真的变“坏”了吗?非也!

NO.2|

这还要从句容砸锅卖铁投入“双铁”讲起,如果说南沿江高是拥抱长三角“大三角”的话,那么宁句城际就是紧抓宁镇扬“小三角”。不管是“大三角”还是“小三角”,最终的落脚点还是要融入南京。

如何融入南京呢?在高标准建设南京东部立体综合交通枢纽(跟我们之前讲过的功能意义上的南京东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同时,全力对接紫东、融入紫东。

那么,在自己砸锅卖铁建设的“双铁”即将就位,南京为宁镇扬一体化谋划的紫东地区已经落位的背景下,句容也该好好规划自己的未来了。舞台搭好了,总不能空场吧。

这个未来是什么样的呢?除了前面说的“那个取向”和“那个目标”外,更重要的在于这句话:“在产业融合、服务共享、功能互补、交通互联等方面主动谋划、先行一步。”

下面,我们来看看都是如何在句容两会上提到的2021年重点工作中体现出来的。

NO.3 | 叁

产业融合:

虽然两会上提到的产业计划并看不出与南京融合的字眼,但是,打好南京牌打好紫东牌应该是句容招商中最重要的选择,没有之一。

服务共享:

推进宝华新城小学与仙林外国语学校,文昌中学与南师附中江宁分校的试点合作办学。尤其是宝华这一块,是服务共享的典范,享受仙林湖的商业,与仙林分享宝华山旅游资源等。同时,宝华新城小学看着是蹭南京的教育资源,其实最终的服务对象还是居住在宝华的宁漂。

功能互补:

建设“美丽句容”的乡村田园。这其实就是乡村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实现与南京都市生活的互补。

交通互联:

加快推进句容高铁枢纽站建设。虽然句容已经有了两座高铁站,比如宁杭高铁句容西站(可戏称为江宁东站)和沪宁城际宝华山站(可戏称为栖霞东站)等,但句容站是句容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高铁站,也是句容融入“大小三角”的关键。

全力推进G312句容段快速化改造。G312的快速化改造是G312产业创新走廊的基础,也是起步点和关键点。

市域(郊)铁路句容至茅山线规划。这对于充分开发茅山资源和金坛充分融入南京都至关重要,先磨合(也就是大家熟悉的放鸽子)再开工问题不大。

仪禄高速公路前期工作等。虽然仪禄高速线路还没定,也有东中西三线之说,但肯定是要经过句容的,比如宝华怎么都绕不开。仪禄高速是南京四环(南京都市圈大环线)的重要一环,向北通过龙潭过江通道进入仪征并接入宁盐高速,向南进入禄口同时应该也会接上禄口——全椒高速。

扎实推进宁句城际站点配套建设。这一点很聪明,也不说今年通不通(因为自己确实说了不算),只说今年要重点做好站点的配套建设。

NO.4 | 肆

综上,我们支持句容以更狼性的姿态用市场机制去跟南京争;当然,在非市场层面,句容肯定是争不过南京的。但至少不会做实“句容要被掏空”的“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