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康检察丨【以案说法】故意伤害,认罪认罚,可以不捕

【基本案情】

犯罪嫌疑人居某某,男,哈萨克族,阜康市三工河乡柏斯胡木村村民。

2019年9月3日零时34分,阜康市三工河乡柏斯胡木村,犯罪嫌疑人居某某与弟弟巴某某一起喝酒,酒后发生口角,犯罪嫌疑人居某某用菜刀砍伤被害人巴某某腿部。经鉴定,被害人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检察审理】

(一)重视案件事实和证据审查,做好当事人之间矛盾化解

该案件系亲兄弟二人因酒后发生口角而引发的故意伤害案件,哥哥将弟弟捅伤,弟弟报案并要求公诉,家庭矛盾不断升级。为有效化解二人之间的家庭矛盾和亲情矛盾,员额检察官约见了被害人,经了解,随着弟弟伤情的好转,其家庭亲情观念还比较深厚和强烈,再三表示是因为当时生气报警,其哥哥被刑拘后很担心,家族及家庭生活都严重受到了影响,并希望为弥补已受损的家庭和亲情关系,促进家庭和社会的和谐,检察机关能从轻处理。

(二)严把逮捕条件,不符合逮捕条件不捕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试 行)》,第五条至第九条细化了犯罪嫌疑人“可能实施新的犯罪”、“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 “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可能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企图自杀或者逃跑”的情形,犯罪嫌疑人居某某均未有上述规定的情形,不符合逮捕条件。

因此,这起兄弟之间酒后因口角引起故意伤害轻伤案件,听取被害人意见,当事人已和解,不捕。

【案例分析】

(一)逮捕是刑事强制措施的一种,并不等同于刑事处罚

刑事强制措施是指司法机关为了保证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依法对犯罪嫌疑人的人身自由进行限制或者剥夺的各种强制性方法,强制措施包括了取保候审、监视居住、逮捕等。逮捕作为最严厉的一种强制措施,表现为在一定时限内剥夺犯罪嫌疑人的人身自由,其主要目的也是为了保障刑事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防止犯罪嫌疑人逃避侦查、起诉和审判,进行毁灭、伪造证据、继续犯罪等妨害刑事诉讼的行为。因此,逮捕是预防而非惩戒性措施,其仅具有程序性效力,并非系对案件进行实体处理。

(二)在批捕阶段也要认真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规定,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贯穿刑事诉讼全过程,适用于侦查、起诉、审判各个阶段。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没有适用罪名和可能判处刑罚的限定,所有刑事案件都可以适用,不能因罪轻、罪重或者罪名特殊等原因而剥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获得从宽处理的机会。同时,该《意见》也明确了对因民间矛盾引发的犯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真诚悔罪并取得谅解、达成和解、尚未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的,要积极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特别是对其中社会危害不大的初犯、偶犯、过失犯、未成年犯,一般应当体现从宽。检察机关对犯罪嫌疑人居某某不批捕,化解社会矛盾、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