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文史辩误九

宜州文史辩误九

授权转载请注明来自古韵龙溪公众号

打开互联网搜索宜州历史沿革,几乎众口一词地宣扬宜州是历代州府治地,其实它们的意思就是参照当下的行政区划,宜州就是历代地级行政区首治地,为宜州被抛弃地级中心叫屈。这是不准确的,属于对宜州历史的认知谬误之一,今天简要地捋一捋。

我们知道,中国只有到了元朝才出现行省行政区概念,之前都是岭南东西道或广南东西路,唐宋宜州级别绝对超越了后来省,市(府/州),县三级政区之地级级别的,在《唐书》、《宋史》的记载中,很多时候是直接听令于中央朝廷,道的管或路的经略、安抚、都监、钤辖、总管都不是严密的等级实施,准确地说是出于特旨旨意,因人而异。所以宜州有刺史级别的知州,后来还升级配军额为节度州,设节度使,由皇亲贵族担任宜州刺史或庆远节度使,其中还有皇太子,即未来的皇帝。宜州与桂林升级为广西唯二的府级(府比州级别高,刺史邕州、柳州都还是州级),就是因为它俩的刺史都成为未来的皇帝,因“龙飞潜邸”而傲视全广西的。

这是因为,广西是唐宋的重要边界,宜州属于边州(史载:“宜州最处边陲,接西南蕃”),负责边境的镇防和弹压羁縻地区的安全,从地理位置上比柳州重要太多,所以罗嗦两句:目前广西研究古代重要驿路注重柳州节点而抛弃宜州,是不了解当时宜州作为重要边州之重要角色的,自然是认知空白和不负责任的。翻开《唐书》、《宋史》,宜州的出现率远远高于柳州,甚至出现“《邕州至交州水陆路》及《控制宜州山川》四图”之记载。很简单,没有哪个朝廷对自己的版图不重视的,丢失国土可不得了。因此,宋代在广西能屯将的只有三个地方,就是桂林、宜州、邕州(今南宁),三者是唐宋控制版图的边境控制线,因此以重要的皇亲国戚担任宜州长官就一点不奇怪了。具体可以参阅高山柴《西南边境军事控制线:唐宋宜邕古驿道之重要性粗辩》一文。

事实上,唐宋历史上广西发生很多战争,里面就涉及宜州,不但典籍记载了,宜州还留下不少宋代战事石刻文物,以及当时将领们的豪情之诗,各位可以搜索《宜州碑刻集》。《宋史》载:“会侬智高反,请析广西宜、容、邕州为三路,以融、柳、象隶宜州”,意思当时侬智高反,广南西路的军事分为三路,宜州统领融州、柳州为一路之首,显然其在军事上比“地级”要高很多了,说是“副省级”是没有夸耀的,基本上就是各路之首,直接对中央负责。

另外,宜州州治也不完全在今地,宋代曾短暂搬迁到今环江县数年,之后搬回宜州,又可参阅高山柴《古代宜州“迁都”的历史》一文。而目下宜州恢复地级中心,新的河池市政府搬迁至宜州,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历史真会模仿。

2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