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悲壮的一幕!5000川军与日军激战四天四夜血洒藤县城

1938年春,为实现津浦线与陇海线的贯通,日军图谋攻击两条铁路交会处的枢纽徐州。只要掌控了徐州,日军便可以顺着铁路一路西进,进而占领全中国。为实现这一作战企图,日军派出了自己最强的部队第10师团第33旅团向徐州杀来。

为保徐州安全,李宗仁在位于徐州东北门户的台儿庄部署了三个师的重兵进行防守。台儿庄侧翼分别是东北部的临沂和西北部的滕县,而日军的第lO联队,进攻台儿庄的必经之路就是滕县。小小的滕县,就此成为台儿庄重要的外围防线,滕县不保,将直接威胁到整个台儿庄战局;而台儿庄一旦丢失,势必危及徐州;徐州如果失守,那么整个中国大后方几乎屏障皆无。因此,滕县就像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牵一发而动全身。

1938年3月,作为预备队的第122师师部奉命进入滕县城内,由王铭章统一指挥第122师和第124师。当时的第122师,全师不过3000人,士兵的步枪基本上都是成都制造的,瞄准精度极差,但就这样的枪也分不到每人一支。重武器更是少得可怜,一个团只有4挺四川造的重机关枪,外加4门迫击炮。而他们的对手日军第10联队,却是一支装备精良的虎狼之师。第10联队一线作战部队有4589人,此外还有保障人员近500人;下设三个大队,每个大队1091人,配有重机枪14挺,轻机枪6挺,所属两个炮兵中队还拥有4门92式步兵炮和4门速射炮。

1938年3月14日,日军的部队已在滕县外围集结完毕,接着便发起了总攻。3月15日下午,当面之敌愈增愈多,企图从右翼进行围攻。十分明显,第lO联队是想撇开正面阵地而直攻滕县县城。截至15日深夜,滕县城关的作战部队共为一个团部、三个营部、十个步兵连和一个迫击炮连,另有师旅的四个警卫连,还有124师的一个步兵连,共2500人;此外,滕县县长周同所属的武装警察和保安队约500人,合计城内的兵力共3000人。东关的战斗异常惨烈。日军开始分拨冲锋,刚把前一拨日军打垮,后面就又上来一拨。1938年3月16日夜,日军调集12门150毫米口径重炮轰击滕县守军。

重炮在滕县城的东门和南门来回攻击,最终南门城墙被打垮二三十米大的一个缺口至3月17日,滕县城墙虽然有多处被日军炮火击破,川军将士,此刻却牢牢钉在了滕县战场上,不肯退缩半步。17日午后,第727团团长张宜武、第370旅旅长吕康重伤,第540团团长王麟阵亡,东门、南门的守军人数已经屈指可数。3月17日快到中午的时候,部队弹药全打光了,日军已冲进东关。虽然滕县最终被日军攻破,但历时四个昼夜的顽强血战,川军以伤亡5000人的惨重代价,致使日,军死伤2000余人,为李宗仁赢得了在台儿庄的布防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