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溪:传统村落的活化利用

江西省金溪县针对面临消失危险的传统村落,创新“古村落古建筑托管方式”,打造古村落古建筑生态产品价值转化模式,对古村落古建筑实现活化利用,答好“保护”与“发展”的时代课题。

在金溪游垫村,验收人员正在对2018年以来开展的“拯救老屋行动”最后修缮的31栋古建筑进行集中验收,验收后,第一批620栋老屋将完成抢救性修复工程。

村民:

以前这房子倒了一点都不像样,难看死了。

村民:

这个房子修的挺好的,跟我们小时候是一个味道。

在金溪县,有国家级传统村落42个、省级传统村落31个,多达11633栋的老屋。县老屋办主任吴泉辉告诉记者,很多老屋都人去屋空,面临损毁、倒塌的风险。2014年以来,金溪县利用上级补助资金和县财政1.3亿元,按照修旧如旧原则,进行“拯救老屋行动”、文物保护等工作,抢修老屋2000多栋。但无论是征收还是维修,这种输血式帮助,资金压力巨大。

金溪县老屋办主任 吴泉辉:

这就背上了幸福的包袱,财政上不可能一直拿钱来维修这些老屋,那么其他事业不要发展了?老百姓给他修医好了房子以后他到外面去打工,这个房子都没人管,过几年倒了,又得维修,这不形成恶性循环啊?老屋的保护修缮对于县财政来说是个无底洞,这包袱显然是不能丢,可捡起来又千斤重,如何破解。在实践中金溪县摸索出对古村古建进行托管的办法,将老屋的产权和经营权分开。

金溪县生态价值转化办公室 黄武清:

托管最大的好处就是经营权可以到市场上流通。整村托管,市场更愿意投资,谁经营谁修缮,老百姓还能得到一笔流转费。而在市场中,古村落古建筑不等同于一般抵押物价值,属于文物产品,如何将这种无形的经营权价值实现呢?

金溪县生态价值转化办公室副主任 黄武清 :

我们就想把古建筑的经营权作为特殊的生态产品来评估。2019年,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批复江西省政府支持抚州开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金溪县也正是抓住这个机遇,借鉴全国“两权”抵押贷款试点中农林资源价值核算的经验,在古村古建价值核算上进行试验。

金溪县生态价值转化办公室副主任 黄武清:

一方面将使用权在网上挂牌,让市场初步衡量其价值,银行也可以找专业的评估公司来评估,另一方面,深圳文交所有专门的文化产权交易平台,和它合作共同来出具价值评估报告。古建筑经营权有了“价格标签”之后,资源到资产到资金的通道打通了, 今年3月,“古村落金融贷”孕育而生。

中国人民银行金溪县支行行长 胡明飞:

政府出资2000万,保险公司开发2亿元“古建筑抵押保险”,还引进了第三方来分担融资风险。有托管经营权的公司确权颁证后就可以到银行贷款了。截至目前,金溪所有一类、二类村落中,已完成征收托管1397栋。6家公司或个人共贷款了5.1亿元“古村落金融贷”,对300多栋古建筑进行维修开发。以保为用,以用促保,金溪通过分离古建筑所有权使用权、创新古屋贷的形式,让古屋这种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既保护了传统村落修复了生态环境,又促进了旅游业发展,使古村落真正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