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临武雷凌峰:攸攸大山情 踽踽调解路

1977年入伍,从大岭背村的羊肠小道踏上从军之路。

1978年入党,在部队服役一摸爬滚打就是30年。

2009年退役,被广西南宁一家公司聘任为高管。

2017年返乡,担任郴州市临武县大岭背村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

任职期间,他亲力亲为,他躬行践履……几年来,牵头为村里化解各类大小纠纷矛盾 205件,签订口头和书面调解协议195件,刑事犯罪为零、上访率为零。他叫雷凌峰,团级干部,临武县西瑶乡大岭背村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

“到党和人民最需要我的地方去”

临武县西瑶乡大岭背村,地处偏远,辖31个自然村,人口160多户600多人,均三三两两分布在崇山峻岭深处……因政策需要,大岭背31个自然村要整合在一起,合村整合过程中纠纷矛盾自然不可避免亟待化解。情急之下,当时的临武县西瑶乡党委书记千里迢迢赴广西异地拜访雷凌峰,请求他返乡出任村里的调解主任。

“你回去图什么?图钱?图村干部那一两千块钱的工资?图权?你一个团级干部啊,回去当村干部?”家人朋友掰着指头给他算账。

“党和部队教育培养我多年,就是要让我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到党和人民最需要我的地方去!”雷凌峰毅然作出决定——放弃自在惬意的晚年生活,脱下军装、重回农门,为父老乡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实事,切切实实解群众“急难愁盼”。

“不能让乡亲有心结”

2017年村里要开展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而搬迁点占的却是邻村的地盘,农民视土地为宝贝,其征地难度可想而知。雷凌峰费尽口舌、想尽办法,天天往邻村跑……终于把邻村的村支书和被征地农户给说动了。3个月后,征地难题迎刃而解,大岭背村的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如期动工。

可是,还没来得及摆上“庆功宴”,麻烦事又来了:能够搬迁出来的只有部分村民,谁搬,谁不搬?一时间,村民之间矛盾激烈,有些村民甚至打起包袱准备上访告状。

“不能让乡亲有心结。”雷凌峰在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

为安抚并做好有情绪村民的工作,雷凌峰每天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在山里来回奔走,因村民居住分散,一天下来也走不了几户人家。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半年,雷凌峰软磨硬泡总算把村里的矛盾解决了。

“他一户ー户地去做工作,开了多少次会就相当于听村民吵了多少次架!说实在的,确实不容易。”村民雷渊华说。

2018年7月中旬,49户符合条件的贫困户陆续搬进新房,雷凌峰堂弟的岳父陈虎才,却因不符合政策要求需要清退出易地搬迁房。清退会上陈虎才情绪激动、态度强硬,村里多次召开会议反复做工作,陈虎才都不理解。雷凌峰隔三岔五登门拜访,与其促膝谈心谈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化解老人的思想疙瘩……最后,老人终于在退出书上签字并同意清退。

“我怎能成为中途逃跑的逃兵”

2018年,雷凌峰渐感身体不适,他自认为是小毛病也就没在意,仍然夜以继日坚守工作一线。

“军人出身的,什么都可以不好,但身体一定很好。要是人人的身体都像我这样,医院都要倒闭了。”当亲朋好友都要他上医院看看,别大意时,雷凌峰调侃道。

可老天爷似乎跟他戏剧化地开了个玩笑——医院没倒闭,雷凌峰却倒下了。长期的高强度工作,让他开始频频莫名其妙地流鼻血,上医院一彻查,雷凌峰体内确诊出了肿瘤。

病魔摧不毁军人的钢铁意志。他考虑再三,没有立即手术,返回村里继续工作……今年5月,大岭背村顺利脱贫后,在医生的反复建议下,雷凌峰才入院做了手术。

“村里那些操心事烦心事你操心得完吗,别傻了也别管了,回来吧,再干下去这条老命都会不保了!”家人几次三番拨来广西长途电话抱怨道。

“生死有命,想那么多干什么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怎能成为中途逃跑的逃兵?”心中装着百姓、生死置之度外的雷凌峰自然没有回家。

出院后,雷凌峰又回到了他深爱的大山,继续坚守在他的人民调解岗位上,一如既往踽踽独行……(罗红日)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