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谷信托内斗又有新进展:20亿不良项目神秘化解,董事对经营“保留意见”

金谷信托股东内斗或有新进展。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金谷信托已被其股东之一中国妇女活动中心诉至法院,案由为“股东知情权纠纷”。

工商资料显示,中国妇女活动中心为金谷信托股东之一。本报此前的报道亦显示,中国妇女活动中心提名的董事刘学敬,曾对金谷信托独立董事“尽职尽责履行了相关职责”产生质疑,同时,刘学敬对公司自营资产的经营情况持有保留意见。

另一方面,金谷信托公布的业绩数据来看,极为亮眼。

亮眼业绩和股东内斗之间,藏着怎样的秘密?

1.

持续内斗

天眼查显示,金谷信托注册资本为22亿元,股权结构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达”)持股比例92.29%,中国妇女活动中心持股6.25%、中国海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外”)持股1.46%。

金谷信托股东曾因引战增资事宜闹上法庭。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金谷信托董事会审议通过《金谷信托引入外部战略投资人增资的方案》,并于年底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披露了引战计划,金谷信托若顺利完成增资,意味着董事会成员中,两位小股东只能“二进一”。增资方案引起了中国妇女活动中心和中海外的不满,并将金谷信托及其大股东中国信达诉至法院。

颇值得一提的是,金谷信托引战增资事宜并未落地,其小股东中海外却在谋求清仓退出。公开报道显示,2019年8月6日,中海外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金谷信托1.46%股权,转让底价6154.4316万元。2019年底,中海外再次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上述股权,转让底价调整为5538.98844万元,底价降低615万。

另外,金谷信托年报显示,中国妇女活动中心、中海外还曾对金谷信托2017年、2018年年报中多项内容持有保留意见。

其中,金谷信托2017年年报中提到,中国妇女活动中心提名的董事刘学敬,以及中国海外工程提名的董事林承群均对金谷信托独立董事“尽职尽责履行了相关职责”产生质疑,同时,刘学敬对公司自营资产的经营情况持有保留意见。金谷信托2018年年报中则提到:“中国妇女活动中心提名的董事刘学敬对担任信托委员会委员持保留意见。”

此前,中国妇女活动中心内部人士曾向本报记者透露,活动中心方面已通过正式书面材料形式向监管部门反映金谷信托相关问题。

2.

20亿不良项目迷局

内斗背后,金谷信托业务也被诸多质疑。

本报记者此前曾收到匿名信爆料,2019年以来,金谷信托仍在进行大规模的项目刚兑,数额高达二十余亿。

根据爆料信息,金谷信托刚兑的项目包括凯迪项目(8亿元贷款)、中信国安项目(5亿元贷款)、中建龙项目(6亿元贷款)、锐银20号项目(4.6亿元贷款)、中天能源项目(1.5亿元贷款)。

本报记者核实过程中发现,金谷信托与上述多个项目的相关主体存在司法纠纷。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金谷信托作为原告曾诉讼请求被告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向金谷信托偿付债券本金8亿元及利息等。但金谷信托的司法追偿并不顺利,2020年9月24日法院作出的相关裁决书显示,“已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关于锐银20号项目,记者注意到,金谷信托2017年6月12日发布的《金谷•金鼎产业投资及并购重组基金信托计划I1类清算报告》曾有提及,“I1类信托单位于2016年6月6日成立,于2017年6月6日终止。”“I1类信托单位对应的信托资金通过金谷•锐银20号单一资金信托用于向佛山市金润华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润地产”)增资”。分配情况为“本信托可供分配的信托利益金额共计576,564,040.00元,其中包括信托资金本金550,000,000.00元,信托收益26,564,040.00元。”

记者注意到,尽管相关信托产品已经到期清算,但天眼查显示,直到目前金谷信托依然是金润地产的控股股东,并且金润地产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金润地产及其法定代表人还收到限制消费令。

金谷信托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其营收分别为42794.69万元、80234.5万元、51179.42万元、5.1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267.94万元、28105.45万元、17184.74 万元、5251.13万元;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方面分别为32546.26万元、51162.79万元、36300.69万元、2.63亿元。

银行间市场数据显示,2020年金谷信托营业收入45606.49万元,净利润11952.83万元,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38874.55万元。

根据金谷信托年报,2017年至2019年,金谷信托营业支出项下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27,023.12 万元、13,530.91万元、29,517.15万元。

从金谷信托减值损失数据来看,难以覆盖上述不良项目。

关于信托公司的业绩表现,上述业内人士表示,“金融行业的利润是可以做出来的,调整方法就是计提拨备的金额。”

颇值得一提的是,前述刘学敬持有保留意见的自营资产经营情况部分内容,主要为信用风险资产五级分类、资产减值准备、固有业务投资、公司当年的收入结构等方面的数据。

就相关不良项目目前处置进展等相关问题,记者曾致电、致函金谷信托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应。本报记者将进一步调查核实。

*END*

记者:樊红敏

编辑:郑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