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连环杀人魔,在被害女子后背刻字,专家查康熙时期字典才破解

引言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说过

“世间重大的罪恶往往不是起因于饥寒而是产生于放肆

”。

2013年11月25日,随着许贵柱被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震荡全国、让无数锦州女性感到害怕的案件也由此宣告结束。

在犯案期间,许贵柱的手段极其残忍,专挑女性下手,在玩弄受害者之后,就直接将她们杀害,然后又在她们的背后刻怪异的字样,专家历经千辛万苦后,在《康熙字典》中才得以找到解释。

至于犯罪的原因,就如亚里士多德说的一样,不是因为饥饿,仅是因为放肆。那么,他到底刻了什么样的字?又犯下哪些滔天大罪?

一、他和尸体

玩过扑克牌

2003年春夏,让全国民众都人心惶惶的非典刚过去不久,一则出现在锦州的连环恶性杀人案又一下子震惊全国,令锦州市的民众都感到提心吊胆。

2003年5月3日,居住在锦州市凌河区菊花里的某单元6楼的女性汤某偶遇一起惊心动魄的袭击。当晚8点左右,她在回家的过程中发现有人跟踪,但并没有在意。

晚上10点10分,她正待在自家客厅里看电视,突然发现不远处的阳台有一只脚生下来,随后一个黑影迅速地向她扑来。没来得及多想,她就直奔大门而去,而黑影的速度非常快,马上就从后面将她抱住。迫于求生欲望,她奋力地往外挣脱,同黑影一起撞出门外,直至有人听到呼喊而来,黑影才迅速地仓皇而逃。

2003年5月18日晚上11点10分左右,居住在凌河区卫东街的同样是6楼的女住户赵某也遇到类似事件。当时她正处于熟睡之中,突然感觉有人掐住她的喉咙,并将鼻孔和嘴巴都堵住,瞬间出现窒息的感觉。

在奋力求生的过程中,她睡在隔壁的儿子惊醒过来,黑影才逃离现场。尽管警方已经对两起案件进行处理,但由于缺乏主要证据,始终不知道黑影到底是谁。

2003年5月26日,居住在新制北里的女住户高某被发现在家中遇害,凶手的手段很残忍,简直令人发指,所以警方将之定义为“5·26”案。

刚过5天后的2003年5月31日,居住在古塔区民治里六楼的某中学31岁女教师钱某被发现遇害,手段与“5·26”案极其相似。

警方发现,钱某的颈部被刀刺伤,

下体

被锐器划了几下,死后穿着丝袜与鞋子,背后还刻有奇怪的字样。室内的4瓶啤酒和两罐罐头等都被拿到床上,根据凶手留下的痕迹来看,其极有可能摆弄过尸体,并

和尸体玩牌

通过比较,警方很快发现,除了两起恶性杀人案有联系之外,还认为发生在2003年5月3日和2003年5月18日的案件与它们也有关联。

二、奇怪的字样

2003年5月31日至6月2日,锦州警方集合全市最精干的警力组成专案组,一同侦办这两起案件。警方在调查中发现,2003年5月3日的汤某和2003年5月18日的赵某与嫌疑人接触过。根据她们的陈述,入室犯案者个子不高,不会超过1.68米。

警方从两起谋杀案件发现,嫌疑人主要从阳台进入案发现场,擅长于楼顶做案,对现场的破坏程度极高,说明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因此,警方总结出,嫌疑人是一个老手,且极有可能有案底。

在对待受害者的态度上,她们的下身明显有锐器之伤,从分泌物的化验来看,嫌疑人并没有性侵她们,或有破坏尸体的现象;但她们的尸体明显受到侮辱,所以可以断定凶手受到过强烈的刺激,其年龄大概在40岁左右。

令警方不解的是,嫌疑人在尸体上留有怪异的字样,写法是单人旁加苗字,在新华字典上都找不到。

为破解其奥秘,警方邀请了语言学家来判断,他们通过查阅《康熙字典》,最后才将怪异的字寻找到,其读音为máo(音“毛”),意思是“美色”、“美人”等,不过在闽南语中,它又意为“大茶壶”、“

青楼女子

”等,是对女性的一种侮辱用词。从这里就可以得知,凶手不仅受到刺激,而且还是一个心理

扭曲

综合受害者和幸存者的供述,嫌疑人的大概形象已经出来。

三、手机成为破案突破口

尽管已经掌握了凶手的形象,但对于凶手的行动轨迹依然没有把握,所以案件很快就处于胶着状态。

2003年6月13日,悲剧再次发生。当晚的6点,警方突然接到报案,在古塔区长安里的一位40多岁的妇女于某惨遭伤害,手段与“5·31”类似。

经过勘查发现,凶手对案发现场处理得很好,内心很沉着。

不过,凶手顺走了于某的手机,通过调取该手机的通话信息,其结果让警方感到欣喜。在事发之后的2003年13日9:00~12:14之间,手机曾经有9次主叫与被叫。这就意味着,于某受害后,凶手依然在使用她的手机

警方采取技侦手段后,发现其大概的方位是从锦州向沈阳方向移动。死者于某的一个亲戚表示,在打电话时,电话是接通了,但没有人回应,只是听到“哒哒哒”的声音。由此警方猜测,凶手一定乘坐着火车在两地直接移动。

于是,从2003年14日至23日晚,警方对,路过两地的火车进行10天的排查,最终找到14位嫌疑人,其中男性有13位,女性1名(一直未见到本人,后被排除)。

四、被抓和判死

2003年7月6日,专案组对13名男性可疑人进行测谎。在测谎专家设置的7个题中,只有

许贵柱

表现很反常,且都没有通过,随着对他侦查的可疑程度的提高,警方们对于案件的信心也为之大增。

根据对许贵柱的调查,

2003年6月11日(“6·13”案发时间),他的通话记录所显示的地址曾在案发现场的100米的范围之内;“5·31”案发生的时候,他的通话记录也在同样的范围之内;“5·18”案中,还是出现同样的情况

所以,警方已基本确定,许贵柱与一系列的恶性杀人案脱不了干系。2003年7月11日,警方又将他的DNA与案发现场人体残留物进行对比,其结果完全一致。至此,令锦州民众胆战心惊的恶性杀人狂被抓住。

2003年11月25日,锦州中级人民法院将他判处死刑,他罪恶的下半生也由此结束。

结语

据后来的调查发现,许贵柱带着两层面具。在案发过程中,他是一个心理素质很强,但又心理扭曲恶性的杀人狂;在此以前,他是家中的孝子,对父母几乎百依百顺,甚至打到唯命是从的地步,从没有说过一句违拗的话。

而且他的妻子也表示,他在家中彬彬有礼,两人的夫妻生活相敬如宾。对于他的孩子们,包括与前妻所生的16岁孩子,他都对他们很好,从来没有出现过家暴的现象。此外,他向民警与记者介绍说,自己虽然只读7年的书,但很擅长水墨画和书法。

如此的两面派,如果没有先进的科技技术,也许这就是中国版的“开膛手杰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