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村级“河长”的黄河“保卫战”

宁夏青铜峡市陈袁滩镇“河长”李志军在“巡河”。(图片由李志军提供)

新华社银川2月10日电(记者艾福梅)4年前,从小喝着黄河水、玩在黄河边的李志军成为一名村级“河长”。今年47岁的他觉得,当好母亲河的“守护者”是自己一生最大的责任和成就。

李志军家住宁夏回族自治区青铜峡市陈袁滩镇袁滩村。陈袁滩镇因地处黄河滩区而得名,这里河湖错综、水系密布,境内共有大小湖泊22个,大小灌溉沟渠400余条。

陈袁滩镇是全市唯一一个被黄河贯穿的乡镇。黄河流经这个镇19.79公里,滋养了全镇3万余亩农田,而罗家河则是全镇最主要的一条排水沟,承担着几乎全部农田灌溉余水的退水任务。

“我们村部离黄河也就几百米,这里土生土长的人谁没在黄河边淘气过、玩耍过?”这位西北汉子说,大家说不出,但对黄河的感情都很深。

因为紧靠黄河,袁滩村可以说是“因黄河而兴”,村民种植水稻、玉米和陆地瓜菜,收入不错。此外,一些村民还靠承包当地黄河生态园景区内的游乐设施增加收入。

黄河流经青铜峡。新华社记者艾福梅摄

2014年,李志军也花三十多万元在这个生态园内承包了一个摊位,经营高空冲浪游乐设施。“但说实话,那时大家对黄河的保护意识确实不够,有村民把垃圾倒进黄河和罗家河里,也有人来黄河里挖沙取石,就连在黄河河道中间河心岛上建生态园也没觉得是破坏黄河生态环境。”

2017年,宁夏全面推行河长制,建立自治区、市、县、乡、村五级河长组织体系,共有3770名党政领导担任了河长。陈袁滩镇也设立镇级河长6名、湖长3名,村级河湖长5名,并在河湖长公示牌上清楚标注河湖基本情况,镇村两级河长姓名、联系方式,河长职责和整治目标等信息。

“公示牌不但是河湖的‘身份证’,也是河长们的‘责任卡’,督促着河长全力当好河湖‘守护者’。”陈袁滩镇党委副书记马维忠说。

4年前,李志军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名字从此登上了河湖长公示牌。李志军负责的区域有6公里多。每月巡河12次、每次不低于20分钟是对河长最基本的要求,但他远远不止,“有空就骑上电动车或者干脆步行到河边看看,也不费劲”。

从制止村民乱倒垃圾入河湖,到禁止村民种植河滩地,再到协助拆除黄河生态园,这几年李志军“忙且累”。

陈袁滩镇袁滩、唐滩两村有27户种植黄河河心滩地,面积1700余亩。近年来,黄河来水量大,黄河河心滩地种植的农作物不但威胁黄河行洪安全,还潜在地破坏了黄河生态系统。

“都种了十几甚至几十年了,让村民直接放弃肯定难啊,我们只能不断做思想工作,讲道理、搬法律。”李志军介绍,在多方劝阻下,2020年全镇种植户都放弃了种植河滩地。

陈袁滩镇的青年志愿者在黄河边捡拾垃圾。(图片由陈袁滩镇镇政府提供)

李志军又带头搬走了在黄河生态园里的游乐设施,还配合镇级河长去做其他业主的工作。到2020年6月底,黄河生态园内所有项目全部完成拆除。“游乐设施投入比河滩地大多了,让他们搬走更不容易。”他说。

保护母亲河,光靠几名河长的力量肯定不够。2018年初,陈袁滩镇启动了“保护母亲河,青年在行动”主题志愿服务项目,号召全镇青年当好“宣传员”“巡查员”“清洁员”。“我们村农闲时志愿者有上百人,农忙时也有二三十人,节假日就组织起来到黄河沿线捡垃圾,向群众宣传环保法规。”李志军认为,效果还挺好的。

陈袁滩镇启动“保护母亲河,青年在行动”主题志愿服务项目。(图片由陈袁滩镇镇政府提供)

“往年一到夏秋季,罗家河的水藻生长就很茂盛,这几年河道变通畅了,水质变好了,蚊虫也少多了。”家住罗家河边的马作国对这几年的变化连连称赞。

李志军也喜欢沿着罗家河跑步健身。他说,虽然“河长”身份增加了工作量,但看到群众保护黄河的意识强了,黄河环境改善了,这是自己做的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保护黄河安澜是我们每一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