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交春半 细雨乱花枝

金城交春半 细雨乱花枝

20日,迎来了今年二十四节气之春分。从惊蛰的“桃始华,仓庚鸣”,到春分的“一候玄鸟至,二候雷乃发声,三候始电”,大自然逐渐结束“默片”时代,开始变得更加有声有色。《偷声木兰花·春分遇雨》中有云:天将小雨交春半,谁见枝头花历乱。一句话将春分时节的气候特质、环境物像描述的生动鲜活。

春季九十日之半,故称“春分”

春分,是春季九十天的中分点。《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中,分者半也,此当九十日之半,故谓之分。秋同义。”《春秋繁露·阴阳出入上下篇》说:“春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古时又称为“日中”、“日夜分”、“仲春之月”,在每年的3月21日前后(20日-22日)交节,农历日期不固定。中国古代将春分分为三候:“一候元鸟至;二候雷乃发声;三候始电。”便是说春分日后,燕子便从南方飞来了,下雨时天空便要打雷并发出闪电。春分在中国古历中的记载为:“春分前三日,太阳入赤道内”。

冬至和夏至的关键字是极与最,春分和秋分的关键字是平与均。春分体现的是“平均主义”。古人说:“春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目前,很多国家还都“一刀切”地将春分(昼夜平分日)作为春季的开端,有些国家甚至将其定为新年的起始。实际上,春分这天昼夜长短平均,正当春季九十日之半,故称“春分”。 春分这一天阳光直射赤道,昼夜几乎相等,其后阳光直射位置逐渐北移,开始昼长夜短。春分是个比较重要的节气,它不仅有天文学上的意义:南北半球昼夜平分;在气候上,也有比较明显的特征,春分时节,绝大多数城市都将进入明媚的春天,在辽阔的大地上,杨柳青青、莺飞草长、小麦拔节、油菜花香。

春风未必暖,沙尘袭金城

据中国气象局气象服务首席专家、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节目主持人宋英杰介绍,古时帝王是春祭日、秋祭月,从周代开始便在春分日“祭日于坛”。春分时节,“各级领导”都很忙活,除了拜谢阳光之外,还会专程迎接燕子。古代的“气象预报员”有很多,但燕子是唯一享受皇家正式欢迎仪式的,享受最高规格的礼遇。“是月也,玄鸟至。至之日,以大牢祠高,天子亲往。”“人间旧根惊鸦去,天上新恩喜鹊来。”燕子没有乌鸦和喜鹊那般脸谐化的标签,却人见人爱,至今保持着好人缘、高人气。

“二月二,龙抬了头,从此开始忙于行云布雨。”他说:“雨,渐渐地不再是‘沾衣欲湿’的雨,而风更多的是‘吹面不寒’的风。‘燕子初归风不定、桃花欲动雨频来’,所谓‘风不定’,既是指风的激越飞扬,更是指盛行风向尚未确定,风向的顽皮任性。‘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而春风便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剪刀。”

“人们意念中的春风,并不是春天所有的风,而是宜人的那部分。”宋英杰认为:“春风,应当是和煦、温润的,是可送暖、可化雨、可作为护肤品的风。正如老舍笔下‘所谓春风,似乎应当温柔,轻吻着柳枝,微微吹皱了水面,偷偷地传送花香……’但是,人们意念中的春风,并不等同于春天的风。春天的风,也常常是西伯利亚‘出品’,可致冷、可致沙尘、可致倒春寒。”

正如宋英杰所言,这春天的风可能是剪刀,也可能是尖刀。从3月14日开始,一股“全能型”冷空气携大风启程,给甘肃西部带来了扬沙和浮尘天气,部分地区出现沙尘暴。受上游大风影响,沙尘顺风就势,兰州市大范围遭遇今年首场沙尘天气袭击,视觉能见度在1公里左右。

春分之后迎来农忙时节

从气温来看,“春不分不暖,夏不至不热”。春分时节,回暖驶入“快车道”,由春分的“玄鸟至”到清明的“桐始华”,正是一年之中气温攀升速率最快的时期,气温开始“大跃进”。从最早萌发的柳条,到最后盛开的梨花,这便是春天的历程。

“春分二候‘雷乃发声’,秋分一候‘雷始收声’,古代人发现还可以借助雷声来推测天气。”宋英杰认为:“比如‘凡雷声响烈者,雨阵虽大而易过,雷声段股然响者卒不’。如果是响雷,降水凶猛而短促,如果是闷雷,降水和缓但绵延不息。雷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冷、暖空气交战造成的,气象学上称为锋面雷;一种是由于本地冷热不均的热对流,暖空气‘内讧’造成的,气象学上称为热雷。锋面雷,往往是先下雨后打雷,冷、暖气团先有小规模接触,后有大规模战事。热雷,大多是先打雷后下雨、对流强,积云看起来声势很大,但一‘亮剑’,战事很快就平息了。”

“春分麦起身,一刻值千金”,对于麦子来说,正是青葱时光。小满麦秋至,它的秋天便匆匆来临,春分之后,各地便陆续进入农忙时节。在民间,有很多谚语都有着同一句式,例如:惊蛰早,清明迟,春分播种正当时。春分早,谷雨迟,清明播种正当时。这反映了不同地区的农事次第差异,也反映了不同作物的生长期差异。例如:春分瓜,清明麻,谷雨花春分麦,芒种糜,小满谷种齐。可见,无论如何,春分到来,各地都相继进入农事繁忙季节,而且白天忙活晚上也不清闲,“夜半饭牛呼妇起,明朝种树是春分。”

送春牛、春祭祖

牛是古代劳动人民最常用的工具,在科技和农具并不先进的古代社会,一头牛所代表的劳动力是非常巨大的,能够帮助农民获得丰收,省去许多麻烦。可以说牛便是我国农耕文明的代表符号,在我国古代有极为重要的地位,更有不少原始部落都曾以牛为图腾,十分珍爱牛这种动物。而春分是恰好播种的节令,自春分起耕牛便将派上作用,去地里干活。因此在春分节令中,就有许多关于牛的传统习俗,送春牛和犒劳耕牛便是最为经典的活动。

其中“送春牛”是指每逢此时,会有“春官”手持上面绘有耕作场景的“春牛图”敲开各家大门,说一些吉利讨喜的话,赢得主人家的嘉赏。而犒劳耕牛这一活动则是流行于江南地区,该地的人们会在这一天喂耕牛们吃糯米团,激励它们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努力劳作。这两种习俗都表达了人们对牛的感激之情,同时也寄托了农家对丰收的期盼。

此外,春分时节还有很多地方也开始扫墓祭祖,也叫春祭。扫墓前先要在祠堂举行隆重的祭祖仪式,杀猪、宰羊,请鼓手吹奏,由礼生念祭文,带引行三献礼。春分扫墓开始时,首先扫祭开基祖和远祖坟墓,全族和全村都要出动,规模很大,队伍往往达几百甚至上千人。开基祖和远祖墓扫完之后,然后分房扫祭各房祖先坟墓,最后各家扫祭家庭私墓。大部分客家地区春季祭祖扫墓,都从春分或更早一些时候开始,最迟清明要扫完。各地有一种说法,谓清明后墓门就关闭,祖先英灵就受用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