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江门24小时猫咪大救援,揭开“食猫”黑市一角

有网民和志愿者怀疑,当日市场内有猫贩偷偷转移了猫只,部分猫仍未“救出”。

3月15日下午,木地板铺成的房间里,错落地放置着六个猫笼,毛色各异的猫在各自笼中熟睡——这是位于广东佛山的,从事流浪动物救助的“冰冰团队”基地。就在一周前,它们还是广东江门一家禽畜市场里的货物。如果志愿者的猜测没错,它们最后可能会成为食猫者的盘中餐。

刚从江门带到基地的猫。图片由受访者提供江门位于广东省中西部,属于五邑地区。一份2013年“江门本地宝”网站整理的美食情报中,赫然把“猫狗肉”称之为地方特色风味菜。本地人陈俊杰向全现在确认,江门老一辈确实会吃猫狗肉。被救出的这六只无疑是幸运儿。睡了一会儿后,兽医开始给它们做猫瘟检查。检查使猫恐惧,它们发出的阵阵叫声,让志愿者小张回想到一周前在江门市场救猫时听到的惨叫声。3月15日傍晚,广东江门市农业农村局和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出一则通报,全市共查获到12户商铺在经营未附有检疫证明的猫只。而触发这项排查的,是一场联动了全国范围内的爱猫人士,线上线下持续数天的救助大行动。在微博上,以“江门和猫”作为关键词,一度可以搜索到4个讨论量过万的热门话题,它们都与3月7日发生在江门的这次猫只救助行动有关。

SOS

“紧急SOS!上海地区猫贩子到小区抓猫,爱猫人士一路从上海驱车追赶,现发现猫咪在江门地区蓬江区工业路70号!!已发现有大量被抓的猫.....需要人手支援!”3月6日晚上10点左右,这段包含有11个感叹号的求助消息,在各个动物保护群(动保群)里快速传开。工业路70号,指向的是江门一个名为“远汇”的禽畜批发市场。求助信息认为,市场内有店铺正存放着数百只猫和几十条狗。由于江门地区素有食用猫狗的偏好,因此,动保人士最先担心的是这批猫狗会被宰杀。“开始看到视频时,真的好恐怖,说三点(凌晨)就要杀。”明仔看到求助信息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明仔是从事流浪动物救助的“冰冰团队”成员,他立刻联系已到现场的人,收到的是三点店家要杀猫的消息,以及一段视频——屋子里放着三四个大铁笼,每个里面都装了十多只猫。接近凌晨两点时,明仔从佛山的家中开车赶往江门,与之同行的,还有4名志愿者。“远汇”市场在工业路西端,开车进入时,要先经过一个写有海鲜美食街的牌坊,那是市场斜对面的一条“食街”。市场的墙上,醒目的红字写着"严禁销售国家禁止买卖的野生动物"。远汇市场内的平面地图显示,市场主要分为冻品区、水鱼龟区和家禽区。

“远汇”市场。图片由作者拍摄

他们在凌晨2点50分抵达。彼时的市场格外安静,疑似贩猫的店主没有出现,绝大部分店铺早已拉下了卷闸门。寂静的环境显得卷闸门另一侧杂乱的猫叫声愈发刺耳——凭借猫叫声,志愿者们锁定了4家疑似贩猫的店铺,它们招牌上的主营产品都是普通家禽。那天晚上下过小雨,地上湿漉漉的,志愿者们裹紧外套、撑着伞,在市场里守了整夜。明仔对全现在回忆,当晚他们一直在报警,但警方说,相关部门还未上班,这个问题也处理不了。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志愿者便紧盯着大门是否有“运猫车”进出,伴随着卷帘门另一侧猫的叫声、打架声,直到天亮。在网络上,事件同样在发酵。求助信息和现场视频在社交媒体平台迅速传开,微博上出现了诸如“江门猫狗贩子上海偷猫”、“江门海鲜市场有大量被盗猫狗待宰杀”的话题。凌晨一点至两点,仍然有网友打江门市市长热线,举报“贩猫黑点”。帖子的评论区,夹杂着如“我喂养的大橘也丢了,就在上海”、“我们家猫3.1号失踪”等内容,也有网友拿出今年2月初湖南永州市场“现宰活猫”的新闻来类比。凌晨三点之后,线上的关注者陆续聚集到线下。到3月7日早上8点时,市场已经聚集了约20人,市场内的店家也陆续开门营业。“远汇”市场的布局呈格子状,由三条纵向的干道和数条横向的通道组成,志愿者和关注者主要聚集在一条位于市场中部的横道上。附近店主开始觉得他们“碍事”,试图把他们赶走。现场视频可见,有店主不断追问志愿者“有没有证”,“没有证就不要在这里捣乱”,也有人反问志愿者举报的证据在哪里。

远汇市场当日早上的情景。图片截图自志愿者提供的视频

据明仔观察,早上9点左右,已经有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到达现场。市场所在的蓬江区区政府公告称,7日上午,有关部门对猫只进行了查扣。江门本地人陈俊杰对全现在估计,从中午到晚上,现场始终有四十人左右。而另一名志愿者小张透露,在现场创建的关注群里,有140多人,他估算大约有100人是去过现场的。傍晚开始,当地政府部门组织车辆把市场内一笼一笼的猫转运至安置点。公告显示,当日被转移的猫共有235只。转运车开出市场时,天色已经黑了,包括陈俊杰在内的部分志愿者跟着转运车去到安置点。235只猫离开市场,在安置点安顿下来时,相距“SOS信息”的传播,已经过了将近24个小时。

“失主”

叶慧到达江门时,是3月7日晚上10点。四十多岁的叶慧是上海人,当天早上,她也在网络上看到了“江门救猫”的新闻。她瞬间联想到的,是几天没有回家的“白儿”——她那只两岁大的白猫。在上海,叶慧独自居住在郊区的院子里。“白儿”失踪后,她在社区贴上寻猫启事,但一直没有任何消息。现在,她更相信“白儿”是被猫贩抓到了广东。尽管在官方通报中,并无“远汇”市场猫只的流入来源和路径等信息,但包括叶慧在内的相当一部分上海猫主怀疑,自家的失猫被运到了这里——最初求助信息上,直接提到有上海猫被猫贩运至江门。

上海猫主在现场视频中看到与自家失猫相似的猫。图片截图自微博

在叶慧的手机屏幕上,每隔几分钟,“失主群”的微信提示都要弹出一次,群友们都是上海和周边城市正在寻猫的猫主。叶慧出示的照片中,“白儿”蹲坐着,全身纯白,双眼眯成一条线。叶慧说,它的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3月7日看到江门的消息后,叶慧决定去广东寻猫。她在屋里搁下一大盘猫粮和水——家里还养着5只猫——便前往机场。上海没有直飞江门的航班,她要先到广州,下飞机时,她甚至还不知道该怎么去江门。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到广东。到达江门时已经太晚,叶慧直到第二天才在安置点见到这批猫。猫被装在大铁笼里,像“白儿”那样全身纯白的有不少,有的猫毛已经染了土,两眼的分泌物积聚成一小块污迹。叶慧把一只只白猫的头托起,仔细地看猫的眼睛。在安置点里留了大半天,她没有找到眼睛颜色和“白儿”一样的猫。

尚未分笼时,铁笼里装了很多猫。视频由受访者提供

这天晚上,她回到了上海,但接下来的一周,生活“全乱套了”。一想到“白儿”可能是被人偷走的,叶慧就格外难过。“白儿”出生没多久就到了她家,是一只自小受人宠爱、乖巧的猫,它几乎没有反抗和攻击的能力,“它以为所有人都是好人”。到了周六(3月13日),叶慧决定再次去广东找猫。她没有带行李箱,只用一个大的超市购物袋,装起一件羽绒服,一些必需的日用品。这次,叶慧先去了佛山,那是与江门相邻的城市,从广州到江门的“中途站”。到达佛山已是深夜,酒店都已满房。一家酒店的老板看她实在没办法,便让她在前台的沙发上过夜。“我想找到它,吃点苦也无所谓”,叶慧说。在佛山,她在手机上搜索“禽类市场”,然后挑出规模较大的去找。这个过程很费时,叶慧用不惯网约车,“地方我不熟悉,市场很大,兜一圈,去另外的又要再百度,很难”。在佛山的两天,她还是没找到“白儿”。3月15日,江门市市场监督局和市农业局的一则联合声明给了她新的希望,声明称,除了此前已经查处的3家商铺外,又发现了9家违法贩猫的商铺。叶慧推测,既然有新查处的商铺,那么可能有发现新的一批猫。16日早上,她打车从佛山去到江门,想找上述两个部门问问“新一批”猫的情况。这天,江门的午间气温已有28度,比上海高出十度,而她还是穿着一件厚卫衣。市农业局的工作人员表示,并没有查扣到另一批猫,至于此前安置的远汇市场的猫只,是从江苏省无锡市运至江门的。“你的猫很贵吗?”工作人员听说她从上海来的,好奇地问她。“无价之宝。”叶慧答道。这个问题让她有些恼火,“可能在吃猫的人那里,猫可以说多少钱一斤。但在我们这里,它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无价之宝。”离开市农业局办公室,已经是下午4点多。叶慧站在马路边,一时没想好该去哪儿。她手上装衣服和日用品的塑料袋破了小口,盘起的头发中,明显夹着不少白发。这趟找猫,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老了。叶慧犹豫了一下,想到家里还有五只猫,而她离家已经三天了,晚上必须回到上海。去往机场的路上,她几次提起,估计还得再来广东找找看。“我养猫,要不就不养,养就要把它养到老。”叶慧说。

市场

在广东寻猫的路上,叶慧还“救下”了四只猫——在佛山一个批发市场里,她以700元买下它们,把它们送到了当地的流动动物基地。全现在在基地见到了叶慧“救下”的猫,它们都是成年的田园猫,一只大约有5斤重。基地志愿者表示,猫还很凶,由此判断可能是被猫贩抓来卖的流浪猫。这类不算“名种”的猫,大多是作为肉类来卖的。

叶慧在市场里“救出”的猫。图片由作者拍摄

志愿者小张认为,如果这些猫没有被发现,继续留在市场里,它们很可能被杀死,破开肚皮,成为别人盘中的食物。江门有关部门的通报中,并没有涉及到猫只用途,但小张的担心也有缘由。距离本次贩猫窝点远汇市场1.2公里远,同在工业路上的一家餐馆,招牌被打上了补丁,原本跟在“主营”二字后面的两种肉类,都被封上,剩下“开平X肉”和“X肉”的字样。3月13日,全现在在江门市各区走访时注意到,有一部分餐馆招牌被打了补丁,从一块带灯饰的招牌可见,补丁背后有一个正在发光的“猫”字——它是该店的招牌菜。

一家饭馆的招牌上原本写有“猫肉”,现在猫字被贴上“补丁”。图片由作者拍摄

此外,全现在留意到,在部分餐馆的菜单上,确实有猫肉菜式,更有猫肉火锅的宣传。但在3月13日当天,有顾客问起时,店主表示“没有猫肉”了。事发市场所在的蓬江区,其区政府则在两天前的3月11日发通报称,已对全区的农贸市场、禽畜交易市场和餐饮店等场所进行排查,暂未发现有猫狗销售。“我一直都很痛心,但是凭个人能力什么也做不了。所以3月7号当看到‘事情搞大了’的时候,我其实是有一丝开心的,大家终于看到了这个现象,终于有机会曝光猫狗肉市场了。”在江门生活的黄雅莉说,她家楼下就有一个卖狗肉的馆子,门口笼子里关着狗,等客人“点菜”。她也遇到过招牌上写着“猫肉”的饭馆,看过菜牌上写着“猫肉35元/斤”。黄雅莉希望,这次事件能使得当地猫狗肉市场得以整顿,“最好以后政府能提供专门的举报电话”。在动保群体的圈子里,“市场救猫、救狗”的求助信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江门的救助刚刚结束,3月11日网络上就曝光出广西桂林某市场在出售猫狗肉;而2月时,湖南永州一菜市场“现宰活猫”也成为新闻热点。然而,这类消息更多时候只是在动保群体中传播。但也有动保人士认为,舆论关注度高了,就要协调市场、政府等多方,反而会耽误“救命”。此次被江门市有关部门查处的贩猫商家,受到处罚的原因是“经营未附有检疫证明的猫只”,而远汇市场猫贩向公安部门供述的猫只来源是“流浪猫及小区无主猫”。前述有问题的猫贩及所属市场均受到行政处罚,其中猫贩因涉嫌运输、经营的动物未附有检疫证明被立案查处。在法律和行政部门处理的层面上,市场贩猫问题主要从检疫证明、流程规范的角度处理。如果将猫宰杀和作为食品流向市面,则涉及到食品安全的相关法规,但对于“宰杀、食用猫”行为本身的定性,尚有模糊性。去年农业农村部公布的《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中,猫狗并不在畜禽养殖的清单上;广东省深圳市则在去年实行了《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猫狗均不在可食用的范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更明确指出,猫狗作为宠物,与人类建立起比其他动物更为亲近的关系,禁止食用猫狗等宠物是现代人类文明的要求和体现。在小张看来,想要解决这类猫肉市场的问题,一是需要法律上明确禁食猫狗;二是动物保护相关的教育进入学校,从小培养学生的爱心。

疑有猫只被偷偷转移

尽管有了政府通报,猫只也被送到了安置点,但这场救助远未结束。接下来的两天,相关人员要给猫做分笼和治疗。此外,安置场地也一波三折——猫只曾经被运至佛山,后因场地协调出了问题,又被转运回江门。直至3月10日,才被送至由江门市有关部门安排的宠物诊所安置和治疗,现时还没有公布下一步的安排。

小黑是志愿者直接从猫贩手里救回的猫,还戴着颈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也有网民和志愿者怀疑,当日市场内有猫贩偷偷转移了猫只,部分猫仍未“救出”。截至发稿,仍然有人在微博上追问,“未救出”的猫在哪里?有动保组织向江门市政府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公开的内容包括全市场猫狗交易数量和处理方案、江门全市餐饮业猫狗肉食用情况、进货渠道等信息。根据蓬江区政府的公告,整个远汇市场内,共有12家店在贩售猫只,而3月7日查处的仅为其中3家。公告并未透露其余9家店铺是否还存有猫只,以及它们的去向。志愿者们均有此怀疑。3月7日傍晚,转移车载着猫离开市场时,守在门口的小张察就觉到异样——有小型货车,以不寻常的方式驶出市场。“出门时,都是踩尽油门冲出来的,一般运货不可能这样。”小张怀疑,这些车是猫贩在转移猫只。其后,明仔通过市场旁边店铺的监控摄像,记下了三辆可疑车辆的车牌、颜色、型号等信息,并将监控视频在抖音上公开,呼吁志愿者和热心人士追踪车辆线索。自3月8日开始,明仔就在江门找这三辆车,“睏了就停车睡一下,牙都不刷”,醒来就继续找线索,饿了啃囤在车上的面包、干粮。两天后的3月9日早上,明仔收到好消息——在远汇市场旁边的汽配城停车场,有志愿者拦下了其中一辆可疑车辆,该车辆司机放下一笼子猫便离开。随后,明仔把这一笼猫带回冰冰团队位于佛山的救助基地。

“冰冰团队”志愿者拦截下的一笼猫。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铁笼呈长方体,长约1米,底下铺着一层防鼠网,已有多处生锈。明仔回忆,刚接到这笼猫时,笼子里很挤,有的猫手脚被压着动不了;它们见到人就害怕,挤在角落里,根本数不了有多少只。视频可见,笼里还有尚未睁开眼的幼猫,个别幼猫已经夹在笼子边缘死去。明仔推断,有的小猫是一天前才出生的。“11只大猫,3只小猫,小猫是我一路上捧着送过去的。”当日帮忙把这笼猫送回佛山基地的志愿者黄雅莉说。接下来的几天,把猫抢救回来的喜悦渐渐消退。“到江门之后才出生的小猫,根本没有时间去喝第一口奶,一笼十几只猫,你压我、我压你。”小张说,救回来的小猫身体太虚弱,已经全部死了。19岁的湖南人易兴是“冰冰团队”的医疗助理。他从3月7日开始,一直在追看江门救助的消息,还把两万元的积蓄全部捐给一个在江门当地做救助的朋友。看了两天视频后,他辞掉了原本在广州兽医院的工作,行李都没拿就打车到佛山帮忙。“把衣服卷起来,包着它。”易兴把T恤稍稍卷起,示意给小猫取暖的办法——把小猫裹起来,放在肚子上,用人体体温给它保暖。那天,小猫尿坏了电热毯,夜里实在没有办法,他只能用体温和电吹风给小猫保暖。然而最终,他抱着的这只小猫还是去世了。小黑是明仔一行人从江门带回来的猫,它全身纯黑,脖子上有个粉红色的颈圈,志愿者推测,它可能是有主人的家猫。然而,小黑的寻主启事发布不到一天,它的白细胞已经下降到0.5,最后因猫瘟死亡。小黑的最后一张照片,是它躺在医院的笼子里,粉红色的毛毯垫在身下,两只前爪叠在一起,微微弯曲,下半身用毛巾盖着。

医生告知志愿者小黑去世。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易兴向全现在解释,猫瘟是一种传染性疾病,会出现严重脱水等症状。一般来说,由于猫贩会把大量猫关到一个大笼子里,如果猫没有打过疫苗,那么猫瘟很容易传播开去。更何况,猫关在不通风的车上长距离运输,这样的环境本身就容易滋生细菌。此外,从猫贩处救回来的猫大多是流浪猫,不亲人,甚至有攻击性。这样一来,帮它们做检查、治病就格外困难,有的兽医院也无法接收。“在野外,(攻击性)可以保护自己,但现在就可能害了自己。”易兴伸出手,展示手背上的多个红点——就算戴好护具,也难免会被猫抓咬到。小张表示,目前这11只从江门带回基地的成猫中,有2只已经死亡,其余的情况也不太乐观。有6只情况特别差的仍在住院,其余两台怀疑转移猫只的车辆也未能追踪到。据江门市政府在3月14日发布的消息,安置到宠物诊所的235只猫中,大多患都有伤病,临床诊断后确认染病的有215只。“时间久了,慢慢就习惯了。救不了的,自己也是尽力了。不能太伤心难过,还有很多猫等着要去救。”小张这样安慰自己。有时,实在太难过的时候,他就回家抱起自己的猫,使劲亲它们。

(文中叶慧、黄雅莉、陈俊杰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