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济阳、商河由德州划归济南,来探讨行政区划调整的根源

1989年12月初,经国务院批准,山东省多个县进行了行政区划归属调整,包括济南、德州、淄博、滨州、济宁、淄博六地市,在这次调整中,将原属于德州地区的济阳、商河两县划归济南市。

据相关说法,这次区划调整是由于当时位于济阳的邢家渡引水口归德州,出于引水方便,省里就计划将邢家渡引黄灌区划给济南,当时省里调整多个县,就是这个原因。

不过这一说法略显牵强,其他地市的县调整我们暂且不提,仅就原属于德州的济阳商河两县来讲,根本就不存在这一问题,因为在之前济南在黄河北岸没有土地,或者即使有也是很少的一部分,济阳商河隶属于德州,邢家渡引水口归德州,这不是名正言顺的事吗?到底是谁引水方便,这一借口看起来很不合理,即使黄河以北有一点点土地归济南,那么也应该将土地划归德州更合适,按常理也是大的兼并小的,所以说黄河引水这一借口对于济阳商河划归济南这一借口根本不成立。

这一点将原来隶属于惠民地区(滨州)划归淄博有着本质的不同,当时高青县没有划归淄博前,淄博与黄河不搭界,没有引水口,这是事实,因此当年把高青县划归淄博确实是为了引水方便,这个理由很充分,也很真实。

济阳、商河以这样的借口划归济南实在有点牵强,那么调整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呢?

我们来看看当时的济南行政区划范围,当时只有历下区、市中区、天桥区、槐荫区、历城区、章丘县、长清县、平阴县,看下面的地图,当年的济南辖区确实非常的小,面积仅仅5939平方公里。

而德州当时是什么情况呢,德州现面积为10356平方公里,济阳县1076.2平方公里,商河县1162平方公里,总计面积12594平方公里。

这么大的区域,确实令济南垂涎三尺,因此省里以黄河引水口问题,在调整确实需要引水城市,比如高青县划归淄博等以外,也顺便把济阳和商河县划归济南,这样以来不但济南行政区域迅速扩大,而且第一次实现了跨黄河发展的目的。因此这才是济阳商河二县划归济南的真正目的。

济阳商河二县划归济南,我想当时对于德州来讲肯定是很有抵触情绪的,这两个县面积不小,地理位置也不错,但省里发话,作为受其管辖的德州,纵然有意见,或者说也是据理力争,总归胳膊拧不过大腿,基本算是硬要过去的。

当时任济阳县委书记任荷舫后来讲,济阳商河划归济南,也是因为济南向北发展没有空间了,将两县划过去,也是给济南腾出发展空间,这才是调整的根本原因。

济阳商河在1990年算是彻底离开德州,成为了济南的一员,算是省城的人了,按道理讲两县人们也是充满希望,不过从划过去以后,由于当时济南的发展经历主要在中心城区,像黄河南岸的章丘,以及西南的长清县、平阴,济南就顾及不暇,经济相对落后,怎么能顾及得到济阳商河两县,这一时期的济阳商河基本自我发展,因此发展相对缓慢不少,和德州其他县市区比,没有感觉到明显优势,甚至比起相邻的齐河禹城临邑还有所差距,所以在民间有不少人对此还颇有微词,说实话那些年确实济南冷落了济阳商河。

到了2010年以后,尤其是近两年,省里大力发展省会城市,集全省之力把济南做大做强,提出了“大强美富通”口号,这口号表面的省里的态度,因此政策资金将会向济南倾斜,而济南中心城区发展空间有限,外延将是主要发展方向,北跨黄河更是其做大做强的非常重要的一步棋,那么作为省会的济阳商河,无疑将承接省会发展政策优势,发展在即,且势不可挡。

济阳

商河

古语说得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济阳商河两县受冷落的多年,发展滞后了多年,如今终于有了咸鱼翻身的机会,作为两县人民是不是乐开了花,慢慢来,幸福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