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博:我的青春在监区升华

按照全国和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部署,为在全省各级政法机关扎实开展政法英模学习教育,弘扬英模精神,凝聚奋进力量,努力建设一支党和人民信得过、靠得住、能放心的政法队伍,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办公室首批遴选10名政法英模代表,即日起,开展“安徽政法英模先进事迹报告网络展播”活动。

我的青春在监区升华

报告人:张文博(白湖监狱管理分局皇姑监区监区长)

大家好!我是张文博,现任安徽省白湖监狱管理分局皇姑监区监区长,一名普通的80后监狱人民警察。今天,有幸站在这里,我想用我的故事告诉您,是坚守和担当,让我的青春在监狱事业中得到升华。

入职之初,是责任让我选择了坚守

2013年4月18日上午,我休假在家,忽然接到了监区的电话,通知我马上回单位,到结核病分监区担任政治指导员,负责全面工作。面对组织的安排,我没有丝毫犹豫。

当时,妻子就在我身旁,她知道这个消息后十分震惊,眼神里充满了担忧,好在还没有哭闹,只是静静地站在旁边,一言不发,我只好不停安慰她:“现在条件好了,只要防护措施到位,应该不会有事的,先不要告诉爸妈,他们会担心的。”临出家门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妻子挂在眼角的泪滴。

当时,结核病康复分监区关押着近140名结核病犯,其中95%以上是肺结核。肺结核号称白色瘟疫,主要通过空气飞沫传播,传染性强,只要呼吸就有被传染的可能,一旦传染将终生携带。然而,我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却不止是被传染的风险。结核病犯中有的长期患病,心态扭曲,容易暴躁、敏感,在民警日常管理中极易产生对抗情绪;有的由于缺乏家庭关心,性情孤僻,容易产生悲观厌世思想,是防自杀和自伤自残的重点对象。加之结核病犯们常常以病人自居,他们同病相怜,在思想上也相互交叉感染,群体意识强,有时甚至在民警巡查时,将带血的痰吐在民警面前,以此抵制民警管理。可想而知,分监区民警日常管理难度和精神压力之大。

病犯常说“我都病成这样,能不能活着出去都不知道,你们还管我干嘛?”这些话一次次点燃了我内心的倔强,他们越是自暴自弃,我越要把他们扭转过来,将他们引入正道!

于是,我们从基本行为养成抓起,从基础教育做起,从基础制度落实做起,对违规违纪现象坚决查处,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对少数不配合治疗的病犯坚持“发药到手,服药到口,咽下再走”。经过一系列持续的整顿之后,分监区的改造秩序有所好转。

倾情治病,不放弃任何一个哪怕犯下过错的生命

服刑人员王某曾是分监区里人见人烦的“刺头儿”。2013年7月的一天,天空中正下着倾盆大雨。我在巡查时,有服刑人员跑来报告说,王某咯血了。我急忙赶过去,只见王某躺在床上,剧烈的咳嗽已让他浑身颤抖,嘴里大口大口呕着鲜血,床上、地上到处都是。病痛让他变得非常暴躁和恐惧,手舞足蹈般地挣扎。

情况危急,必须马上抢救。我走上前扶着他,帮他侧过身来,这时王某又开始呕吐,呕吐物正好喷在了我的衣袖和双手上。我来不及清洗,简单擦拭了一下,当即背起王某,与同事一起送他上了警车。

在狭窄的车厢内,王某依然咳血不止,手上的毛巾很快又变成红色。我一直坐在他的身边,让他不要害怕。由于恐惧,王某开始发抖。于是我紧紧握住了他的一只手,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出了对生的渴望,就像在对我说:“指导员,救救我!”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一定不能让他出事!

途中有一块洼地,积水已深,汽车无法通行。绕道必然耗费时间,我卷起裤腿,再次背起王某,深一脚浅一脚向前跑,到医院时浑身已经湿透。

庆幸的是,由于送医及时,赢得了抢救时间,王某被救了回来。也许是受这件事情触动,他康复后的改造态度彻底发生变化,就这样,分监区又少了一个顽危犯,多了一个积极改造的典型,改造风气得到很大转变。

我们分监区的改造秩序持续好转,各项工作走在监区前列,监管安全持续稳定,多年来,没有发生1起在押病犯死亡事件,3名重点顽危犯获得成功转化,罪犯年违纪率平均不足1%,197名罪犯病愈后回归社会,累计有238人次获得呈报减刑。

难言愧疚,何时兑现对女儿的约定

2015年4月16日下午,同事火急火燎地把我拉进了值班室,电话那头的妻子哭得令我揪心。女儿咳嗽高烧住院,医生怀疑是肺部有问题。一听到肺部有问题,我的脑袋瞬间电闪雷鸣。多年来内心深处的担忧瞬间爆发,“会不会感染了肺结核?”“是我传染给女儿的,是我传染给女儿的”,这种念头就像千把利刃在我心头猛扎。

我恨不得立马赶到妻子和女儿身边,可理智告诉我春夏交季是肺结核复发的高危季节,分监区已经有三名服刑人员因吐血而住院,警力已经捉襟见肘。然而我更难面对的,是妻子哽咽的质问:“女儿都这样了,你还不能回来?”

说实话,那几天里我坐立不安,心神不灵。女儿最终被确诊为大叶型肺炎,消息传来,再也抑制不住的泪水在我的眼眶中崩塌。

说句心里话,有时候困了、累了,我会很想父母、想妻女,想家,在梦里梦见女儿撇着小嘴埋怨我:“爸爸最爱撒谎,说好的陪我去游乐园呢?”然而,在这肺结核高发的季节里,我和女儿的约定只有延期了。

因组织对我的信任,2016年7月,我被调入串河监区青年示范监区担任政治教导员,成为“第一”、成为“标兵”的重任便压到自己的肩上。我以青年示范监区为“试验田”,创新教育改造手段方法,制定服刑人员矛盾调处“四步工作法”。短短三年时间,我所在的示范监区成为分局基层监区的“样板”。

2018年7月,根据组织安排,我又重新回到沐集监区,担任党总支委员。回到熟悉的地方,现在,一走进分监区的大门,映入眼帘的就是灰墙、红窗、整齐划一的监舍,一尘不染的操场,墙边摆放着修剪精致的盆栽和绿植,在微风中倍显生机勃勃。每当此时,我的心就欢快舒畅起来,这是我一天热情工作的开始。不过空气中弥散的消毒水气味,仍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我,战斗仍在继续,未曾完结。

来源:安徽新闻网

编辑:石头

主编:深蓝

审核:甲甲

点分享

点点赞

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