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炽热的金色闪光沙砾令人难忘!

这些天来,因为棉花,新疆受到了极大的关注,这勾起了俺对一位逝去长辈的思念。

1959年解放军开始建设核试验基地,总参把核试验基地命名为“马兰基地”,就因当地盛开一种名叫“马兰”的紫色小花,生命力忒强,风吹雨打都不怕。马兰基地也是国防科工委的21试验基地,就是今天的军委装备发展部第21试验训练基地。

马兰基地设在在新疆和硕县乃仁克尔乡,周边有6个自然村,不到一千个村民。2000年代初,从北京乘坐Z69列车,如果沿途不误点的话,30个小时可到达吐鲁番,然后驾车南下去马兰村需要三个小时,前几年有消息,吐鲁番到马兰的铁路修通了,旅行方便,时间也缩短了。

马兰是俺长辈的长眠之地,他因受核辐射伤害而逝去。1958年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代号7169部队,加上核武试验部队(原志愿军20兵团,代号8023部队)铁道兵第六师,空军运输机大队,各军兵种起码有5个,10万多人。俺长辈是原志愿军20兵团中的一个,军史说是从朝鲜西海岸被闷罐子车直接拉到这里的。

其实当时的闷罐子车火车只通到吐鲁番,从吐鲁番到马兰靠乘军车,穿过吐鲁番盆地的戈壁滩,不仅路况非常糟糕,沿途不时遇到胡子(特务)骚扰。

部队经过吐鲁番火焰山盆地时,不少卡车轮胎被炽热的沙砾戈壁滩烧焦融化,部队只能便改为昼伏夜行,每辆军车必须安排一名有经验的机枪手,在车头架上一挺轻机枪,严防胡子趁黑袭击。

对付胡子不算啥事儿,但每次核爆前他们的部队是距核爆中最近的人(距爆心约50公里)这就不简单了。核爆后他们配戴计量器进入爆心收集试验数据,对参试项目检测,测试受核辐射、放射、沾染剂量的大小,他们就是那些“宁要原子不要裤子”而去搏命的一群军人!也正是有这么一群不要命的人,才有了今天的新中国。

马兰基地附近是烟波浩淼水天一色的博斯腾大湖,看着这碧波粼粼博斯腾湖水美景,会想起曾经那艰苦奋斗的光辉岁月,今天的中国将会在自己的路上实现伟大的中国梦!

THE END

你点的每个在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