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销湖北|重磅!湖北13地市母婴市场概况一览

2021年的春节假期,一部分湖北的母婴门店在光景最好的2月,生意竟却得惨淡;而另一个同样颇具反差的现象发生在2020年,正值湖北的疫情处于全面爆发期,经济停摆效应蔓延至母婴行业,被迫歇业的母婴店不计其数,不过也有一些母婴门店凭着绿色通行证的加持,昼伏夜出,坚持营业,使得门店的生意创造了2020年全年的最高峰,甚至出现了个别门店“一个月销量抵全年”的例子。

细究之下,原因绕不开疫情。2021年的年初,疫情在个别区域的反弹再次将人们的精神紧绷,逢春节所实施的“就地过年”政策,让湖北失去了往日节假的繁荣,母婴店的生意惨淡之况也在预料之中。

而2020年发生的那场席卷全球的疫情,让疫情重灾区的湖北遭遇最严重的打击,不过母婴店的一片萧条中,也出现了个别母婴门店冒险开店,服务更广泛消费者,进而致使门店生意、会员几倍于日常的情况。其中,也不乏一些渠道商借着疫情的契机,周转了库存,让压力变为盈利。

但这样的情况终究是个例,疫情重压下,母婴行业的生态变得糟糕,人口出生情况的持续低迷,让依赖新生儿红利的母婴行业面临“源头没水”的终极困境,多重压力叠加,母婴从业者的信心受到严重侵蚀,甚至我们身边已经出现了一批“黯然离场者”。

湖北的母婴市场同样遭遇着行业普遍的困扰,困扰之下,从品牌、渠道、消费者等各个维度都呈现出显著特点。

从品牌端而言,品牌力强的通货品牌,巨大的引流效应让终端动销愈发艰难、消费者品牌认知度日益提升的当前,对渠道商更具吸引力;相反的,具有高毛利的二线品牌,与“难卖”画上了等号。

在品牌的属性上,国产奶粉的强势崛起成为2020年乃至2021年全国奶粉市场的一大趋势,不过进口奶粉品牌在湖北大部分的区域市场,始终葆有一片“自留地”,渠道的信赖与消费者的认可度依然难以撼动。

从渠道端而言,湖北的母婴门店数量在5000多家左右,街边店、社区店、医院店、商超店、进口店或精品店等门店类型多样,单体店及小店数量众多,大连锁占少数,也不乏区域性的大连锁如孩子王、贝贝熊、乐友等知名连锁的扩张。

历经2020年疫情的冲击,在“要规模or利润”的抉择上,湖北母婴人几乎都毫不迟疑的选择了后者——保生存,在这样一种心态的趋势下,一些母婴店老板不再沉溺于“一年开店50家甚至100家”的野心与幻想中,反而是加快门店的优化,关掉效益不好的门店。

从消费者端而言,消费降级的情况以各种各样的形式上演,主动的如降低产品的预期,被动的如奶粉成交价的下滑,使得消费者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产品。

在性价比消费抬头的同时,我们依旧看到了消费者对于品质、品味的固守,保持消费的规格不降级。

#湖北城市概况

向上滑动阅览

武汉

新冠疫情在2020年的肆虐,让武汉成为世界的焦点,病毒侵袭、经济停摆,使得这座城市经历一段不堪回首又难以忘却的岁月;而如今,疫情消散,关于武汉这座城市的复苏情势同样牵动人心,后疫情时期的武汉,逐渐恢复了往日的活力,经济回升、文化复苏,城市又复往日繁盛之境,但疫情留给它的应季依旧能够被清晰辨认,从街道、社区、商场、车站...疫情期的防疫措施若隐若现,从人们的心理、情感、记忆...疫情给人内心留下深刻而久远的影响。

武汉有着湖北“心脏”的美誉,在疫情期间遭遇的打击也是极为沉重的,2020年所统计的武汉的GDP数值为15616.1亿,相较于前一年衰减了600多亿。疫情对经济的重创,影响同样渗透到母婴行业,母婴门店的关店数量在武汉去年达到峰值,“仍有一些店铺因无人租住而闲置”,规模性连锁闭店成为常态,精品店、进口店的崛起同样亮眼,国产奶粉品牌在武汉的异军突起之势难挡,但也不乏这里的消费者依旧对进口品牌葆有喜爱,“口袋易瘪,消费降级很难!”

向上滑动阅览

孝感

从地理位置而言,孝感是距离中部地区中心—武汉,最近的城市,是武汉城市圈成员城市之一,也是中部地区最具潜力和竞争力的城市之一,综合竞争力很强,孝感现辖孝南区、汉川、应城、安陆三个县级市,云梦、大悟、孝昌三县,及一个国家级高新区和七个省级开发区。

值得一提的是,孝感是中国唯一一座以孝命名的地级城市,因东汉孝子董永卖身葬父,行孝感天动地而得名,被誉为中国的孝文化之乡。独特的文化特性彰显了孝感这座城市的独特之处,在2020年疫情蔓延的艰难时期,孝感涌现了许多不顾个人安危,保障口粮供应的母婴人,他们坚持开店营业,费心拿到政府的绿色通行证明,昼伏夜出,奔波于“最后一公里。”

疫情大环境的影响之下,门店关门、性价比消费者抬头、母婴从业者信心的低迷,国产粉的强势崛起,奶粉市场的乱象丛生,同样在这座城市的母婴市场发生。

向上滑动阅览

宜昌

宜昌,古称夷陵,位于湖北省西南部、长江上中游分界处,建制历史逾两千年,宜昌全市现辖五区、三市、五县,常住人口414万,2020年GDP生产总值为4261亿元,人均10.3万元,同时,宜昌也是湖北省域副中心城市,综合实力仅次于武汉,位居湖北省第二位,是中国中部重要的交通枢纽,也是是三峡大坝、葛洲坝等国家重要战略设施所在地,被誉为“世界水电之都”。

疫情的影响对于宜昌母婴市场的影响同样深刻而久远,在疫情停摆效应,直接导致消费者口粮断供的影响出现时,宜昌出现了许多大型连锁,联合政府相关组织,展开母婴门店的“自救”行动。2020年,对于宜昌母婴市场是跌宕起伏的一年,一方面是母婴店经营的艰难,信心的低迷,另一方面则是积极的展开自救,自信乐观面对恶劣的环境。

向上滑动阅览

荆门

荆门位于湖北省中部,全境以山地为主,辖境南部接江汉平原,北通京豫,南达湖广,东瞰吴越,西带川秦,历代都在此设州置县,屯兵积粮,为兵家必争之地。同时,荆门农业生态环境优越、综合优势突出,是全国现代农业示范区,有“中国农谷”金字招牌。

荆门市下辖2个市辖区(东宝区、掇刀区)、1个县(沙洋县),代管2个县级市(钟祥市、京山市), 荆门东、西、北三面高,中、南部低。荆门经济发展水平数湖北中列,母婴市场的发展与经济状况相符,疫情的影响下,大连锁的收紧政策在上演,门店关门的不在少数,与此同时,奶粉市场在疫情的助推之下,同样展现乱象,市场秩序的稳定仍需各方协同作为。

向上滑动阅览

咸宁

咸宁,位于湖北省东南部,长江中游南岸,湘鄂赣三省交界处,是南下北上的主要通道,有“湖北南大门”之称,地处长沙与武汉之间,交通便利。咸宁市辖嘉鱼县、通城县、崇阳县、通山县4县,赤壁市1市,咸安区1区及一个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原咸宁经济开发区),地域面积10033平方公里,2019年末全市常住人口254.84万人,比上年末增加0.51万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54.4%。

据不完全统计,咸宁当地约有100多家店,多为中小连锁。2021年一季度生意整体下滑,下滑幅度在10%左右。用当地母婴连锁老板的话来说,“惨不忍睹”,预计接下来还会更惨。因为市场不断向头部品牌集中的同时,各路窜货迭起,“感觉主推什么品牌都很难。”

向上滑动阅览

荆州

荆州,地处长江中游、湖北省中南部,位于美丽富饶的江汉平原腹地,素有“文化之邦、鱼米之乡”的美誉,是一座古老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的滨江城市。

全市国土面积1.41万平方公里,下辖荆州区、沙市区、江陵县、松滋市、公安县、石首市、监利市、洪湖市8个县市区和荆州开发区、纪南文旅区、荆州高新区3个功能区。总人口660万,庞大的人口基数为当地母婴提供了较好的发展环境,几个主要区县都有TOP1至2的两家连锁平分秋色。

受疫情影响,窜货为当地母婴渠道所诟病,尤其是“垂直受益者”乡镇店,窜到以前接不到的大品牌,加价卖出,对连锁的影响比较大。

向上滑动阅览

随州

随州,地处湖北与河南的交界处,自古便被誉为”鄂北明珠“、”汉襄咽喉“之称。浓厚的历史积淀、宜人的慢生活环境,都为这一片土壤带来了无限的商业生机。

据官方数据显示,截止至2019年末,全市常住人口为222.1万人,城镇人口占比高达52.9%。活跃的消费人群以及巨大的下沉市场,也使得随州在过去备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里,展现出顽强的生命力。

在GDP方面,1110亿元与2019年的1162.2亿元仅下降4.50%,同时自2020年6月起,零售消费整体水平已经开始回暖,208.47亿的总额,与2019年同期283.03亿相比,总体差异不大。

而在去年8月份,随州整体的零售总额则突破300亿大关。事实上,零售消费的逐步回暖,也给母婴行业鼓足了信心与勇气,如不少社区母婴门店像育婴房、贝贝爱、皇家宝贝已经开始深挖用户的生命周期和全方位的体验服务。

向上滑动阅览

襄阳

襄阳,作为楚汉、三国文化的发源地,同为重要的经济军事要地,从古至今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如今,襄阳已拥有568万的常住人口,优势凸显的高新技术产业、定位清晰准确的唐朝影视文化旅游打造、发展迅猛的第三产业,都让襄阳每年实现人口的净流入。

同时,作为国内GDP前50、冲向5千亿大关的排头兵,襄阳的经济实力和增长活力一直不容小觑。因此,雄厚的经济体量让襄阳在过去的2020年,仍能稳步前进。在母婴行业内,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消费者线上消费习惯的培养愈加浓厚,线上线下融合之势已迫在眉睫,特别是襄阳这类特大城市,能否提供全渠道的消费服务,成为消费者首选的因素。

目前,襄阳市内已拥有上千家母婴门店,而像育婴房这类既已深耕多年本地市场,又能快速响应、积极布局线上电商社群、勇于探索新零售的母婴门店,则优先成为疫情后时代的佼佼者。而在品类的挑选上,年轻宝妈则更为大胆前沿,具有潮流网红属性、颜值与品质集于一身的婴幼儿日用品则更为抢手。

向上滑动阅览

十堰

十堰,一座地处“C位”,同时与河南、陕西、重庆多个省份交界的地级城市。独特的地理位置、多元融合的文化交流,也使十堰孕育出与众不同的商业生态,如消费者对新渠道、社区团购、新零售都展现灵敏快速的嗅觉,小程序、电商直播的使用则尤为高频。

事实上,拥有330万的城市人口,十堰市即使在人均工资水平不高的情况下,却仍然爆发出惊人的活力、可观的新增商业体量,以及旺盛的消费需求。如在本土化市场中,不乏爱婴贝美这类通过不断优化延伸服务的优质母婴门店的持续发力,都让母婴行业在十堰市这片独特的市场氛围中,占得重要的一席位。

特别是在品类的选择上,两极分化的趋势尤为明显。一方面,消费者丝毫不吝啬于对奶粉、零辅食的投入和关注,像近年来迅速崛起羊奶粉,逐年攀升的儿童奶粉、成人奶粉和老年奶粉在过去的一年里,均有不错的表现。另外一方面,在纸尿裤、童装上,性价比、便宜好用才是王道。

向上滑动阅览

恩施

恩施,作为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区的首府,位于湖北省西南部,是一座被誉为仙境般的城市,幽静奇特的峡谷风光每年都吸引着上百数千万游客到此打卡体验。在今年“十四五规划”中,恩施将全力推进生态文化旅游,大力推动食品产业深加工、多层次、宽领域合作。

据最新数据显示,恩施市户籍总人口为80.92万人。而随着产业的现代化布局,恩施的城镇化率也在逐年提升。具体在零售消费领域上的体现则为,城镇消费仍占主导地位。为此,近年来,在母婴品类的选择上,消费者追潮流、爱颜值的时尚之风也在开始蔓延起来。

如在童装上,一些装修风格简约独特、陈列富有个性化、善于打造场景化消费体验的门店更能吸引年轻宝妈。而在款式挑选上,简单百搭而不失设计细节的童装,则更受95后的宝妈所青睐。

向上滑动阅览

黄冈

黄冈地处湖北省东部、大别山南麓、长江中游北岸,京九铁路中段。现辖七县(红安、罗田、英山、浠水、蕲春、黄梅、团风)、二市(武穴、麻城),黄州区、龙感湖管理区和黄冈经济开发区,版图面积1.74万平方公里,总人口750万。

从湖北全省来看,黄冈经济较弱,系湖北大别山片区脱贫攻坚主战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0826元,恢复到2019年96.9%的水平,比上年减少986元,下降3.1%。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4693元,比上年增加203元,由一季度的下降6.7%转为比上年增长1.4%。

由于较好的人口基础和消费力较弱的双重因素影响,当地母婴主要几个县市都各自为据,有绝对的第一,或者TOP2平分秋色。当地的母婴水平也相对落后于武汉等经济力强的城市两年左右,后台系统运作不甚完善,且多以性价比为主导。黄冈有个代表的现象,2019年年底,一波母婴人千平大店开业,适逢疫情,如今正在艰难转型。

向上滑动阅览

鄂州

鄂州市位于湖北省东部,长江中游南岸。西邻武汉,东接黄石,北望黄冈,总面积1594平方公里,现辖鄂城区、华容区、梁子湖区、葛店经济技术开发区、临空经济区。鄂州资源丰富,物产富饶,素有“鄂东聚宝盆”的美称。境内铁矿石探明储量居湖北省第二位,膨润土、珍珠岩等31种非金属矿探明储量居全省之首。

2019年末,全市常住人口105.97万人,其中城镇70.26万人、乡村35.71万人。城镇化率达66.3%。全年出生人口10221人,出生率9.65‰。人口少,市场容量较小,据了解鄂州当地约有200家母婴店,其中,婴达喜自成体系,直营、加盟与服务门店共计60多家,影响当地近1/3市场。

向上滑动阅览

黄石

黄石,位于湖北省东南部,长江中游南岸,东北临长江,与黄冈市隔江相望,北接鄂州市鄂城区,西靠武汉市江夏区、鄂州市梁子湖区,西南与咸宁市咸安区、通山县为邻,东南与江西省九江市武宁县、瑞昌市接壤。

黄石是新中国成立后湖北省最早设立的两个省辖市之一,也是武汉城市圈副中心城市,华中地区重要的原材料工业基地,全国资源枯竭转型试点城市,也是国务院批准的沿江开放城市。

黄石市国土总面积4583平方公里,截至2018年末,下辖4个市辖区、1个县,代管1个县级市,设有1个国家级开发区,全市常住人口247.07万人。2018年,全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1587.33亿元。

黄石当地以宝宝康最为代表,当地中、小连锁,单店数量较多。据当地门店老板反馈,黄石市区面积较小,租金高昂,市区店较少,郊区店、乡镇店较多,由于租金压力小,老板亲力亲为,总的来说乡镇店过得还是比较滋润。

点个在看,2021发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