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真丨女子称被卖香水男子迷晕,一闻就倒的迷药真的存在吗?

较真要点:

根据深圳警方的通报:男子所推销香水未含致幻剂兴奋剂等常见毒品及常见安眠药成分;报警人毛发血液样本、尿液及所喝奶茶也未见麻醉成分。其实,临床上用七氟烷进行吸入性麻醉需要一分钟或更久,一闻就倒的麻醉药并不存在,大家也不要因为好奇心而胡乱尝试。对于普通人来说,比起吸入的“迷药”,口服的药物更值得警惕。

查证者:张玮丨麻醉科医生

前几天,一则“一名女子被卖香水男下迷药”的帖子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帖子的大意是,一名女子先是闻到了特殊的香水味,随后有男子询问其要不要香水化妆品,男子走后女子“突然全身发麻,心跳加快,身体开始软了,意识到被下迷魂药”,遂向警方报案。

根据深圳警方的通报,案件结果是这样的:男子所推销香水未含致幻剂兴奋剂等常见毒品及常见安眠药成分;报警人毛发血液样本、尿液及所喝奶茶也未见麻醉成分。

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发布的情况通报 图源:@平安宝安

案件至此告一段落,但有不少网友针对网帖中的“香水味”展开了讨论,有人说,香水里面确实有可能掺迷药;有人说,乙醚不是能让人闻了就晕倒吗?甚至有网友提到了前几个月引发广泛关注的“网红医生用七氟烷麻晕自己”事件,称香水中掺七氟烷也不是不可能。

那么到底有没有让人一闻就倒的迷药?七氟烷、乙醚是否能达到这种效果呢?

一、使用七氟烷让人一闻就晕倒并不可行

七氟烷,也叫七氟醚,是一种无色液体,常温常压下极易挥发,挥发后形成的气体气味小,刺激性较低,可用于全麻吸入诱导及麻醉维持。相比于其他吸入麻醉药来说,七氟烷起效较快,也可迅速被清除,患者苏醒快,是目前临床运用最广泛的强效挥发性麻醉药物。

麻醉医师如何使用七氟烷?真的可以让人“一闻就晕”吗?

麻醉药物要起作用,需要有足够浓度的麻醉药物,以及足够长的麻醉时间。临床上,为保证准确控制浓度,七氟烷需要通过特殊的挥发罐来使用。一般来说,成年人吸入4%-8%高浓度七氟烷,意识丧失的时间大约需要60秒,在吸入浓度5%时,可在2分钟左右达到外科手术条件,儿童则需要吸入7%的浓度,才能在2分钟左右达到麻醉效果。

简单来说,手术室内麻醉医师用七氟烷来进行麻醉诱导需要的条件有:密闭的呼吸环路、高流量的新鲜气流(氧气或氧气一氧化二氮的混合气体)、高浓度的七氟烷。即使所有条件都成立,通常患者意识消失的时间也需要一分钟或者更久,如若那么容易一吸就晕,手术室早已倒成一片了。

使用七氟烷进行麻醉诱导 图源:Pharmacovigilence Applied to the Use of Sevoflurane and Desflurane: Nearly 30 years of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除部分特殊人群需谨慎使用外,七氟烷是比较安全的全麻药物。停止吸入后,七氟烷可以迅速通过呼吸排泄出去,一些短小手术的患者可在数分钟内苏醒。

总结一下,脱离专业的设备,用七氟烷进行麻醉的操作难度大,再加上其易挥发性,吸入的量和浓度都可能大幅降低,在开阔空间吸入几口香水内混入的七氟烷后立即全身发麻、丧失意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况且,催眠只是麻醉过程的第一步,需要更大的剂量才能使人制动,难度就更高了。

二、七氟烷只能由专业麻醉医师使用,使用不当可能致死

以上的分析,都是针对临床使用过程中规范使用七氟烷得出的结论,麻醉医师会以患者的安全作为用药的前提。如果不法分子将其大量倾倒在棉织物之类的物品上,捂住受害人口鼻,受害人在应激且憋气的情况下会下意识加快呼吸,这时由于没有新鲜气流稀释,局部药物浓度大且难以精确估计,他有一定几率在短时间内丧失意识,但这时就不仅是“晕”这么简单了,使用不慎甚至会直接致人死亡。

临床诱导吸入七氟烷的过程中,随着麻醉深度的增加,患者呼吸抑制也随之增加,可能需要通气设备辅助或控制呼吸来保持患者的通气量,同时可能出现血压降低等心血管抑制的表现。所以在没有任何抢救设备和专业麻醉医师在场的情况下,持续吸入七氟烷是存在致死风险的。

七氟烷的说明书上也都明确给出了警示——药品只能由接受过专业训练的麻醉医师使用。

三、乙醚诱导速度比七氟烷慢,可能性更小

提到七氟烷,顺便聊一聊它的老前辈乙醚。

七氟烷诞生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和乙醚相比,着实是太年轻了。早在1842年就有一位美国的乡村医师就将乙醚作为麻醉剂用于外科手术,但鲜为人知,直到1846年Moton在麻省总医院为一例手术患者成功实施了乙醚麻醉,乙醚惊艳亮相麻醉舞台。

乙醚是一种吸入性麻醉药物,无色、易燃,气味比七氟烷刺激性大,随着多种新型吸入麻醉药的诞生,乙醚作为麻醉药早已被摒弃,不再用于医疗用途。乙醚诱导及苏醒速度都比七氟烷慢得多,使用乙醚麻醉时需用到图中这样的口罩,用乙醚滴在口罩上,分次滴定,直到患者达到麻醉状态。

通过特殊制作的“口罩”进行乙醚麻醉 图源: https://wellcomecollection.org/works/xe9csvw8

可以想象这样的半开放甚至全开放式麻醉方式,麻醉医师也会不可避免地吸入乙醚,“一捂就晕”难度极大,“一闻就倒”更不可能。

除了吸入麻醉药,如今有许多新型毒品,可通过口服的方式使服用者产生幻觉或意识丧失,可能比吸入麻醉药的危害来得更大,比起把人捂晕,在饮料中加入药物显然简单易行许多。一捂就晕的剧本虽然显得有些玄幻,但是加强自身安全意识还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一闻就倒的麻醉药并不存在,大家也不要因为好奇心而胡乱尝试,这样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铁窗泪”。

本文编辑:ambergchen

点击腾讯新闻APP搜索框,查看【较真榜】,每日最热辟谣科普一网打尽。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较真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媒体转载。欢迎个人转发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