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这一年:我没有一刻放弃过训练

孙杨还要独自等待。

在重审结果公布前几周,孙杨更换了他的微信头像——悠然的秋日山谷中,升起了一轮朝阳。

这个头像的寓意不言自明,在经历了长达近3年的误读、挣扎和绝望后,孙杨似乎看到了曙光。

但在6月22日深夜,一纸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书,让孙杨刚刚燃起的希望破灭——8年禁赛减为4年3个月(即51个月),从2020年2月28日开始计算,这也确定了孙杨无缘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在自己家乡举办的杭州亚运会……

上诉的这一年多对孙杨来说是痛苦的一年,也是艰辛的一年,但他从未放弃自己的训练计划,放弃对一潭碧波的期待。

他拼尽全力,他只是想回来。

【关注孙杨案更多内容】

孙杨微博。

愤怒,然后沉默

故事的开头还要从三年前讲起。

“暴力抗检”事件发生在2018年9月4日晚,受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委托实施兴奋剂检查的IDTM公司三名工作人员至孙杨住处对其进行赛外反兴奋剂检查,随后IDTM给国际泳联报告说“孙杨暴力抗检”。

孙杨的代表律师则发出声明:“他全力配合检查,但检查过程中检查人员存在多项违规操作。”

随后,中国游泳协会也在官网做出正面回应,表示孙杨没违规,并强调协会一贯坚持反兴奋剂的坚定立场。

今年过年,孙杨在微博晒出和爸爸的合影。

2018年11月19日,国际泳联就此事在瑞士洛桑举行听证会;2019年1月3日,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做出裁决:IDTM此次执行的兴奋剂检查无效,孙杨没有兴奋剂违规行为。

2019年3月12日,WADA就孙杨暴力抗检一事正式上诉至CAS。孙杨及其律师团队于7月19日发表声明:“要求CAS举行听证会时向公众开放,以求公开透明,证明自己的清白。”

2020年2月28日,CAS宣布——孙杨未能遵守WADA的规定,决定对孙杨禁赛8年。

孙杨随后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孙杨尝试射箭。

彼时,孙杨在社交媒体发文称,“ 我一直坚信自己的清白。收到国际体育仲裁院的裁决结果,我感到震惊,愤怒,不能理解!”

“我明明按照兴奋剂检查的各项规定,积极配合,只是因为检查人员不具备资质,他们当时自己也承认了这一点,所以同意不带走血样,怎么就成了我的错误?!”

“考虑到国际体育仲裁院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我已经委托律师依法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让更多的人知道事实真相。”

“我坚信自己的清白!坚信事实必定战胜谎言!”

但随着外界各种信息的喧嚣,孙杨整整沉默了一年——他仅仅在农历2021年大年初一,发布了自己射箭和打高尔夫的照片。

当时孙杨写道,“用运动开启牛年新气象!好山好景好心情。”

此外就是给自己的牙医和澳大利亚队药检不合格的新闻点赞……

孙杨微博截图。

好在,孙杨的上诉取得了理想的结果,去年12月24日,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判决结果撤销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此前涉及孙杨禁赛8年的裁决,理由是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仲裁小组中的一名仲裁员存在偏见和歧视。

在更换了仲裁小组成员后和本方律师团队后,孙杨案重审听证会于今年5月25日以不公开的方式举行。

2011年上海世游赛,孙杨震惊世界。

哭了很久,一夜没合眼

这一路走来,孙杨心中的痛苦和挣扎,只有他自己最能体会。

此前在和澎湃新闻记者交流时,孙杨就曾透露过这一事件给自己带来的巨大打击。

他说,在得知禁赛8年的处罚结果时,他正在训练,然后脑子嗡的一下……当他从泳池爬出离开训练场,他又哭了很久,几乎一夜没合眼,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一种“不真实”的状态。

那段日子,他的眼前一直闪过关于这次事件的一幕幕画面——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长达8年的禁赛处罚几乎等同于职业生涯的终结。

事实上,对于孙杨来说,原本就没有抗拒药检的必要。据澎湃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那段时间,孙杨原本就已经接受过密度极高的药检——比如在事件前不久的雅加达亚运会上,6天的比赛时间里孙杨有5天都接受了药检,回到杭州之后第二天又接受了药检。

因此对于孙杨来说,没有害怕和逃避药检的理由。

针对外界的某些传言,知情人士还透露,按照反兴奋剂相关规定,12个月内漏检3次就会判定违规,但孙杨职业生涯至今从来没有漏掉过任何一次药检。

甚至在2月底禁赛8年的处罚决定出炉之后,孙杨还在持续接受和配合药检……

其实,早在2019年11月,孙杨在参加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公开审理时,就曾还原过2018年的“暴力抗检”风波的真实经过:

孙杨要求尿检官出示相关证件,结果发现尿检官没有任何兴奋剂检查资质,他立即致电主管领导和队医报告此事。请尿检官离开后,血检官对孙杨出示了护士证,于是他让血检官抽了血。

但队医赶到后,发现血检官的证件也不符合兴奋剂检查资质要求——由于血检官具备兴奋剂检查资质才能采集血样,因此队医表示血检官之前采集的血样不能带走。

随后主检官告知血瓶可以留下,但血瓶外包装他们要带走,为此孙杨母亲找来小区保安将血瓶外包装“分离”,血瓶根本没有损坏。

孙杨说,当晚自己不仅配合抽血,还提议可以等检查人员拿来有效证件,或者更换有资质的人员后再进行检查,但主检官拒绝了这一提议,检查最终未能完成……

队友体能测试,他很羡慕

虽然遭受到巨大的打击,但孙杨不想放弃,也没有放弃。

他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就算不能回到职业赛场,也不会离开自己深爱的游泳事业——“未来我也一定会坚守体育,做一些青训工作,给国家培养后备游泳人才。”

而在此前无法正常训练的日子里,他也没有降低对自己的要求。

在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孙杨自己也在以个人的方式坚持科学训练,同时也依然在饮食方面特别注意,保持自己良好的身体状态。

不过,还是有些瞬间,戳中了孙杨胸中的酸楚。

当他看到外界都在参与和讨论体能测试,孙杨就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如果是他自己去测,肯定不会有问题。但很遗憾,自己连测试的机会也没有……

“困难会使我成长,变得更加强大。”这也是他在和澎湃新闻记者交流中所说过的一句话……

对于孙杨来说,心心念念的碧波泳池或许还在巴黎等他,而他能做的只是独自上路,坚持自己心中对游泳的热爱……

人总要学着长大,蚀骨之痛,再起之时。

2021-06-22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正式宣布二审结果:孙杨禁赛期从8年减至4年零3个月,禁赛期从2020年2月28日开始计起,这也确定了孙杨将无缘今年夏天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在自己家乡举办的杭州亚运会。

2021-5-25

瑞士法院决定并不代表孙杨“翻案”成功,重审听证会5月25日不公开举行,时间可能为期三天,在此之前,孙杨可以继续参加训练和比赛。

2020-12-24

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已经撤销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今年2月针对孙杨禁赛8年的裁决。

2020-04-28

孙杨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交上诉申请。

2020-02-28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孙杨被禁赛8年。

2019-11-15

孙杨听证会在瑞士举行,整个过程将近10小时,全程公开网络直播,孙杨本人、孙杨母亲以及其他证人出席。

2019-10-13

孙杨听证会确定于11月15日在瑞士蒙特勒举行。

2019-07-21

孙杨参加游泳世锦赛,澳大利亚选手霍顿与英国选手斯科特先后拒绝在领奖台与孙杨合影,引爆舆论。

2019-01-27

中国游泳协会与孙杨律师张起淮先后发布声明,称国际泳联已认定孙杨没有违规。

2019-01-27

英国媒体《星期日泰晤士报》曝出孙杨“拒绝药检”一事,称其或面临终身禁赛。

2019-01-03

国际泳联做出裁决,孙杨没有兴奋剂违规行为。WADA不认可,上报给CAS要求举行听证会。(当时未公开)

2018-11-19

国际泳联在瑞士洛桑举行长达近14个小时的听证会,孙杨代理律师刘驰出席,孙杨本人、IDTM公司的证人均接受了询问。(当时未公开)

2018-09-04

IDTM公司三名工作人员到孙杨住处对其进行赛外反兴奋剂检查,IDTM给国际泳联报告说“孙杨暴力抗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