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中原水患,薛孔宽:城市生态修复和恢复刻不容缓

反思中原水患,薛孔宽:城市生态修复和恢复刻不容缓

李叶良 文

薛孔宽教授(网络图片)

7月20日以来,郑州和豫北水灾牵动全国人民的心,除了抗灾救人纾困外,城乡建设中的一些“隐忧”和“风险”的话题也开始在业界展开,诸如海绵城市的讨论,城乡未来发展的方向探索……记者就这些问题,电话采访了生态人居专家薛孔宽教授,他一语中的:这次郑州和豫北水灾再一次给我们敲响警钟:各类城市的生态修复和恢复已刻不容缓!

“海绵城市”

薛教授四十余年如一日地探究和践行生态人居的理论和建设,系统提出了“生态人居”工程的基本理论和技术方法,对城乡人居环境中的任何“病患”的认知和诊断都非常敏感和专业。目前,他还担任中国建筑学会生态人居学术委员会主任、“绿色北京绿色行动”宣讲团成员等多个社会重要职务,也是生态人居领域著名“实干家”,主持完成数十项中小城镇、风景旅游区、居住区、工业区的生态建设规划与设计。

海绵城市

这几天,他和全国人民一样关心郑州和豫北水灾,同时也在反思这次水灾带来的“教训”和未来城乡发展面临的新问题,但近日网上开始出现的一些反思类文章却让他着急,“我甚至觉得有些无奈!”比如,有些文章却在围绕“海绵城市”的定义打圈圈,还有的质疑郑州水灾的降水量是不是107个杭州西湖……核心问题是,这次水灾再一次敲响城市生态失衡的警钟,各类城市的生态修复和恢复已经刻不容缓!

薛教授认为,人们要正确认识“海绵城市”。“海绵城市”首先就应该有足够的蓄排水能力,即无论面对何种自然天气,均能够将降水安全蓄排且不形成內涝,这是“海绵城市”应该实现的基本目标。

从常识上讲,自然界具有土壤渗透、沟壑、河流、湿地、湖泊、海洋等一套适应地域特征的完善的蓄排水系统,这套系统适应自然界的任何天气(包括所谓的极端天气),自然界本身固有的应对自然降水的能力是改善和修复城市蓄排水能力的基础。这也是我们人类必须予以尊重、顺应并加以保护的。自然界也有经常内涝的洼地,其实就是间歇性的湿地,是极端天气时的蓄水池,城市的內涝则与其完全不同。

他分析称,如果仅按20年、50年或100年一遇的最大降雨量标准考虑,简单的按既有城市建设指标增加点湿地、绿地、扩大点排水能力就是“海绵城市”,这就扭曲了“海绵城市”的基本初衷。其实,能不能达到原来该区域自然界固有的蓄排能力再加上人为增加的蓄排量,才能评估这个城市或区域的蓄排能力是否是真正意义上的“海绵城市”,不会产生任何环境下的城市内涝只是检验城市蓄排水安全的最基本标准之一。

生态化转型

结合自己多年研究与践行城乡生态人居建设的经验和认知,薛教授指出,人类的城市建设或任何人为的对原始地貌及地下空间的改变,都必须要有足够的弥补条件和顺应能力,这样才能实施人类的建设方案、计划和战略目标等,否则必将产生灾难性后果。

“若干年来,我们的城市建设和工程设施建设所犯的错误不能让所谓的自然界极端天气(大自然的生态平衡过程)来承担。如果没有基本的常识性认知,没有生态平衡的理念,我们迎来的将会是更为频繁的‘极端天气’!”教授的这句话听起来极为严厉和尖锐。

城市水患

他尽量减低自己的语速,继续用平和的语调说,要用生态文明观重新审视既有城市和在建城市。郑州水灾既要看到我们国家和人民在灾害面前众志成城的伟大精神和强大能力,更要反思我们自己在建设中存在的错误和问题。数十年的高速城市化建设和发展隐藏了诸多城市弊端和隐患,进行各类城市的生态修复和恢复已刻不容缓。

2012年,我国就开始实施生态文明战略,不可否认的是,时至今日仍存在理念和执行能力的误差。他建议国家战略决策和各级主管部门应将各相关领域生态建设的各项举措和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完善并贯彻落实,发挥社会主义国家的制度决策优势,尽快纠正工业文明时期城市发展的错误,按照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生态化城市转型建设。只有这样才能使人民的财产和人身安全得到保障,国家的利益少受损失,城乡的安全快速发展具有可持续性。

两个案例

中原水患带来的教训是深刻的,薛教授由此提及他多年研究的环境承载力理论。他说,自然环境的承载力是有限的,无法满足人类无限的欲望,只有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与自然和谐共生,人类才有可持续发展的未来。现在绝大多数城市都已严重的超出了该区域的自然环境承载能力,我们有些决策机构和决策者一方面对自然环境承载力理论不理解甚至不知道,另一方面不计长远,只唯眼前的经济利益和政绩考量,较少关注影响未来发展的重大隐患,这是极其可怕的。

经过长期的探索和实践,薛教授的生态人居理论目前已形成一个丰富的体系,它包括承载力、动态发展、循环再生、因地制宜和生态工程五大理论版块。技术方法涉及规划设计、技术指标、技术应用等多个环节。

据薛教授介绍,我国城市生态尤其是大城市的生态规划和建设,近年已开始出现可喜变化,他举出两个案例,一是新一版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根据规划要求,北京将成为我国第一个“减量发展”的城市,城乡建设用地规模从2017年的2945平方公里,2020年减少到2860平方公里左右,平均每年30平方公里。确定了人口总量上限、生态控制线、城市开发边界三条红线。还将通过“留白建绿”,为城市未来可持续发展预留空间。

森林城市

雄安新区规划和建设也是个很好的案例,根据规划,雄安新区将坚持以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为刚性约束条件,科学确定新区开发边界、人口规模、用地规模、开发强度。雄安新区蓝绿空间占比稳定在70%,远景开发强度控制在30%。森林覆盖率达到40%,起步区绿化覆盖率达到50%。统筹生产、生活、生态三大空间,构建蓝绿交织、疏密有度、水城共融的空间格局。

除了大城市的生态化建设和转型发展,薛教授眼下又在耕耘一个新领域——“未来,我国城乡一体化的生态发展也是一个重要命题和主要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