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成熟、稳重,知世故而不世故,这就是长大后的米莱

腾讯娱乐《Star营业中》 作者:三禾 责编:斯强

《北辙南辕》正在热播,冯小刚执导网剧、女性友谊、北京生存境况等话题热议不断。其中,王珞丹饰演的尤珊珊是话题的中心,这个角色身上集中了人们对“大女人”的想象:与“妈宝男”离婚、创业成为“女总裁”、生意场上吃得开、对闺蜜仗义……但观众也禁不住发问:这样的女性,在现实中真的存在吗?

王珞丹对《Star营业中》坦陈,自己最开始其实也有同样的疑惑,但编剧陈枰告诉她,尤珊珊的原型就是自己身边一个“完完全全全一模一样的女性”,“这样的人很少见,但不代表没有。就是因为这样的女性非常少,所以我们才期待遇到她或者成为她。”

事实上,早年王珞丹最具代表性的两个角色“米莱”和“钱小样”,就具备“成为尤珊珊”的特质:飒,真诚,敢爱敢恨,只不过没有尤珊珊身上的成熟。

王珞丹觉得,成熟代表着“知世故而不世故”,这是从米莱、钱小样到尤珊珊的银幕形象转变,也是她自己这么多年“用生活洗牌洗了很久才能得到的理解”。剧中,尤珊珊在生意场上如鱼得水、酒桌上推杯换盏十分老练,对于生活中有“社交恐惧”、聚会上只愿意坐在角落里的她来说是最难演绎的部分。在片场,冯小刚也时常指出,你得收起自己傻乎乎的可爱的笑容,“得像个姐姐一样,能稳住。”

王珞丹很庆幸自己能“在这个年纪接到我认可的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样子的角色”。她拒绝了很多跟米莱、钱小样类似的角色,才从当初的“小妞代言人”变成了如今的“大女人”形象。她甚至期待自己有一天演一个“老女人”,“到老还很精致,是另外一种人生境界。”

我问冯小刚:您亲自导吗?如果是尤珊珊就不会这么问

Star营业中:看到《北辙南辕》剧本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王珞丹:一开始是导演大概给我口述了一下,说这个角色是比较飒、比较仗义,带着几个小妹妹开餐厅的这么一个事。然后看到剧本的时候我说,嗯,这个角色形象还挺特别的,我觉得这可能是很多女孩子想要成为的样子。

Star营业中:您以前演的米莱、钱小样都是很飒的小女生,您觉得尤珊珊是她们长大后会成为的样子吗?

王珞丹:我看好多网友是这么说的,觉得好像米莱长大了,依旧其保留着她原来的勇敢,但是她已然变得比较成熟,比较稳重,知世故而不世故。

Star营业中:您觉得世故是好事还是坏事?

王珞丹:我觉得世故是一件坏事,是一个贬义词。我觉得“知世故”没有问题,你首先要知道什么是世故,然后你才能知道哪些世故是你不要去做的,这可能是成长必须要经历的。一开始我们不知道在这样的场面上说什么样的话,慢慢知道了,然后又怎么有自己的骨气、不卑不亢,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这个只有经历了你才知道如何去处理。

Star营业中:您觉得这种平衡是可以达到的吗?

王珞丹:我觉得很难,但是是可以的。包括我自己也说我有社交障碍、我有社交恐惧,其实如果不面对面的话我没有什么恐惧,我依旧可以在社交软件上跟很多人非常默契地沟通。所以其实我们所谓的“社恐”是伪社恐,我只是不愿意去那样的场合打开社交的雷达。

Star营业中:作为一个生活中回避面对面交流的人,在剧里演一个八面玲珑的人是不是很难?

王珞丹:我觉得难点在于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她在控场。这个能力我有,但是我平时很不愿意去使用这种方式,我基本跟朋友聚会都是坐在那里傻乐的人,我在他们的眼里是相对比较安静、文静的,偶尔可能跳起来说两句话,立马淹下去、沉下去的那种角色。好在像尤珊珊这种很幽默、很机智、大方得体的女性我也见过,所以也不是特别难。

Star营业中:冯导、徐帆老师有没有给一些指导?

王珞丹:帆姐还好,更多的是鼓励,小刚导演一直在现场。其实刚开始他找我说要拍一个网剧,我就只问了他一个问题:您亲自导吗?我担心不是他自己导,我就学不到东西了。他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我当然是自己导啊!不导我干吗呢?我就属于当时在我这个年纪下没有特别大城府的人,如果是尤珊珊就不应该这么问。我是在小刚导演的帮助下一点点靠近这个角色的,比如我有时候有一点孩子气,笑起来傻乎乎的,他就说你作为你自己的样子是可爱的,但是放在尤珊珊身上是不合适的,她一定要在这些女孩面前像个姐姐一样,能稳住。我说好的,我知道了。

Star营业中:能现场表演一下尤珊珊的笑容是什么样的吗?

王珞丹:这个不太合适,没有给片酬(笑)。

Star营业中:跟小刚导演合作是什么感受?

王珞丹:就是拍着拍着,我们女孩现场就算他的星盘,他是双鱼上升双鱼,是一个浪漫到骨子里的人。他在现场会注意到很多细节,而且他拍女孩子的角度还挺刁钻的,会尽量发现我们每个人最美的一面,我自己会觉得很好看。

朱雨辰说我长大了,期待有一天演“老女人”

Star营业中:这部戏是聚焦女性困境,您对剧中几个角色面临的困境有共鸣吗?

王珞丹:没有。

Star营业中:这么直白吗?

王珞丹:那几个女孩身上的困境我确实是没有,所以我为什么说我很喜欢尤姍姍,我也只能演这个角色。我不觉得这个戏是在表达女性的困境,我觉得它是表达一种浪漫主义,几个女生的一种状态。因为那些困境对现在来说都不是多大的一件事情,在我看来,没有经历生死都不值得被说成痛苦。

Star营业中:网上对于尤珊珊也有一些争议,觉得这么仗义的闺密现实中很难遇到。

王珞丹:我觉得文艺作品是这样子的,我们不是拍一个纪录片,影视作品是造梦,让你进入到一个梦境里。其实这个疑问我在拍的时候也有,但是我的这个人物是编剧老师身边的一个朋友,是完完全全全一模一样的一个女性。尤珊珊这样的人很少见,但不代表没有。就是因为这样的女性非常少,所以我们才期待遇到她或者成为她,就跟当年米莱是一样的,她为了爱不顾一切,大家会觉得她很傻,但还是会有很多人希望是她。

Star营业中:大家都很好奇尤珊珊和黑哥到底是什么关系,您怎么看?

王珞丹:我觉得是非常难得的灵魂非常契合,有一个人那么懂你,完全不需要用一种世俗的情感关系去束缚彼此。我觉得那个境界有点望尘莫及,但确实是一种很舒服的状态。

Star营业中:除了黑哥之外,大家还给您和朱雨辰组了“三生三世cp”。

王珞丹:没有,是四生,还有一次。他其实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人生的第一部戏《蝴蝶飞飞》就是跟他拍的;后来《奋斗》一起合作,不是演情侣;《我的青春谁做主》我们俩演情侣;到现在《北辙南辕》我去帮他解决情感障碍。我跟他,坦白讲不是每天或者经常联络,但是每次见到就会觉得像亲人一样,什么话都跟他讲。我们俩演戏,默契也不需要再培养,这个挺难得的。

Star营业中:他有说这次看到你的表演跟以往不一样吗?

王珞丹:拍的时候他感慨了一下,说长大了。但是私下里大家喝酒的时候还是说,唉,你就有这种能力把所有的男人都变成了哥们儿。

Star营业中:他有催你赶紧变一个男朋友出来吗?

王珞丹:没有,他没有那么婆妈(笑)。

Star营业中:从当初的“小妞代言人”到的“大女人”形象,对自己的演艺道路有没有新的规划?

王珞丹:我很庆幸在这个年纪接到我认可的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样子的角色,这确实是我用生活洗牌洗了很久才能得到的。我拒绝了很多类似的角色,可爱的、跳脱的、不着四六的那种,才能遇到她。我期待自己有一天演一个“老女人”,到老还很精致,是另外一种人生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