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丨“社交”电商黑洞:贝店拖欠货款过亿 疑似资金链断裂

来源:21Tech(News-21)

作者:陶力 易佳颖 实习生李强

编辑:李清宇

“我们从外地来的,已经等了四天,感觉有点耗不起了。”

8月10日晚,深圳市的一名经营内衣和家居服的商家舒先生,和数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商家还在杭州市贝贝集团总部,焦急地等待着,贝店创始人张良伦关闭了手机,客服也无人接听。

眼下,相关部门给出的答复是,下周五再统一进行信息登记。这意味着,他还要继续等待四天,且很可能是一个没有结果的方案。

与他有着相同经历的人并不在少数。21Tech记者获得的一份实名登记信息表显示,被贝店拖欠货款账单的商家一共有940多家,加上现场手写登记的名单,合计起来超过上千家,保证金加上货款总额超过1亿元。

“这是我们正经经营的货款,是辛辛苦苦的血汗钱,一笔一笔卖出来的。我们不是做高风险投资亏本的钱,是做实业的钱!”来自湖州的李艳在接受21Tech记者采访时对此深感愤恨,贝店迄今为止无人站出来对此事表态,自己被平台拖欠了近23万货款。

这一幕并不陌生,2019年10月,同样有来自全国的商家聚集在上海市淘集集办公所在地讨要货款,直到后者破产重组也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这些年来,从花生日记、蜜芽、环球捕手、环球好货到现在的贝店,社交电商倒下一个又兴起另一个。

其本身的商业逻辑是可以说通的,但在市场竞争中,平台试图以灰色的传销模式牟利,在一开始便失去了诚信。如同一个个黑洞,真正受损的是商家对于互联网平台的信任。更重要的是,这一行为亟需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并依据法律对违法违规行为加大惩罚力度。

“庆幸销量不好”

一家男装供应商工作人员晓溪告诉21Tech记者,本该在6月初支付的5月款项,拖了一周还没付款时公司就觉察不对,当机立断下架了店铺所有链接。但目前在平台尚未提现的货款就有50万元,还有尚未结账的货款。据财务统计,贝店所欠账款在90万元左右。

甚至庆幸最近销量不好,不然损失更大。从发现问题的6月到8月,两个月里一直在线上催款,得到的答复是信息系统搬迁,数据有误差,要求等待。在7月的时候,我们还来过一次贝贝集团,当时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直到7月中下旬,大批量的供应商开始集中反映这一问题。”晓溪表示,2017年,公司也曾遭遇社交电商平台倒闭,当时被欠货款200余万元。

他进一步解释道,社交电商行业一直以来是不太稳定的,但贝店突然出事也是始料未及。“近几年,贝店势头不错,我们店铺在上面的月销也挺好的。而且入驻贝店平台的费用并不低,总体收费在营收的20-25%,贝店不可能亏钱的,现在就怕贝店把资金转移给了其他业务线,并与母公司做了拆分,即便打官司告赢了也拿不回钱。”

而就在昨天,贝店突然发布转型公告,转型为淘宝、拼多多等外部电商的导流平台。如此突如其来的转型,晓溪表示之前没有听到任何的风声。而从这一转型举动中,让人忍不住猜测,贝店是否已成为被放弃的业务。“或许有大家都把链接下架了的原因,但大家入驻店家多年累积的声誉、评价都随着这次转型而不见了,这不就是想做了嘛。”

目前,晓溪所在公司已在内部启动司法程序,进行财务统计,收集证据。“现在我们也在考虑是否要将云集、爱库存等平台上的店铺链接也下架了。”晓溪的担忧溢于言表。

据晓溪介绍,贝店是供应商入驻平台,采用类似团长分销的模式,男装品类给到团长的抽成大概在5-15%,具体也要看团长的号召。而这一抽成比例相较于贝店的宣传少了不少。

贝店失联

“平台自始自终对我们供应商都不见人不发声。”来自杭州的供应商刘蕴面对贝贝集团躲避的做法很糟心无奈。

刘蕴告诉21Tech记者,目前有两个维权群,都接近满员,意味着有近千人,据维权群不完全统计,目前三天内登记涉事金额一亿元,且数额和商家数都在不断攀升,被拖欠货款最多的达到540多万元。

据了解,目前,贝店的拖欠情况有三个类型:

一、最近一个月平台违约不按时出账单;

二、三个月前已经确认的账单,逾期一直未打款;

三、申请退店的商家,最后一步等平台在30个工作日内退还保证金,但是很多商家半年还没收到款项。

“本来四月份的交易,5月3号就应该出账单,在15个工作日内打款。但是,连同后面的货款一直拖欠到现在也还没打,累计已经超过了20万。”由于和贝店合作了好多年,本着长久建立起来的信任,每次得到平台回复最近就会打款,刘蕴也相信了贝店的说法。直到上周五维权事件出来以后,刘蕴才开始重视起来。

据其他供应商介绍,贝店给的回复是8月6日,也就是上周五打款,但是由于当天仍然没有打款,于是上周五便出现个别供应商在贝贝集团总部拉横幅维权的情况。更多的供应商约在8月9号,这周一早上来总部维权,到下午供应商人数已经过百,而贝贝方面在发现大批商家和供应商进入总部维权后,所有员工临时转移了办公地点。

刘蕴注意到,贝店许多商家还在维持正常的经营,流量和销量也很正常,虽然照前几年有所下降,但是平台有良性入账却坚持不付货款,因此刘蕴推测是贝贝集团在资金使用上出现了问题。

“我们去总部,是希望跟对方沟通一下,是不是真的运营上面有出现问题,”刘蕴说,但是让她很失望,贝贝集团人去楼空,平台在多方压力下,依旧不见一个高层,即使在管委会,派出所等多方联系下,依旧不出面不出声,甚至关闭旗下相关品牌/高层视频号、抖音号等各大社交自媒体的评论功能。

争议“会员制”

就在不久前的3月,贝店还隆重举行了“贝店×希美2021品牌春季发布会”。张良伦在会上宣布,2021年贝店将 All in 希美,押注自有新品牌。目前,希美App也已在各大应用商店上线。

但是,此番爆出的欠款事件,在近年的互联网圈并不少见。社交电商这种“自己买省钱,别人买赚钱”的模式,最早来自淘宝客,虽然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但是广阔之下却野蛮无序,未来集市、斑马会员、达令家、贝店等平台屡陷传销风波。

贝店是贝贝集团在2017年推出的社交电商平台,一度被认为是其旗下贝贝网的转型之作。贝店以“自用省钱,分享赚钱”为运营模式,宣传称开贝店不用囤货,由贝店统一采购、统一发货、统一服务,用户只需运营即可。但想要入驻平台,需要经过原贝店店主邀约。

此前,不少媒体报道消费者开店还需要购买不低于398元的指定产品,随后贝店宣布了“全民免费开店”计划。但“免费成为店主”仅为普通店主,仍需购买指定的商品才能晋升为VIP店主,页面内商品最低价格为299元。

21Tech记者了解到,在一份贝店的奖励制度中,店主卖出或自购商品可获得10-40%的佣金。但实际上并不然,记者在贝店首页随机挑选的一款19.8元的石榴为例,页面显示“分享赚1.02元”,佣金比例仅为售价的5.15%。而在随机搜索中,无论是售价标为3968元的iPhone11手机,页面显示“分享赚5.15元”,还是售价标为4099元的飞利浦平板电视,页面显示“分享赚5.32元”,可见店主所赚佣金之低。

而邀请新人开店,则可以直接获得百元奖励,并在升级金牌店主后,拉新奖励更是翻倍至200元每店,不仅能获得旗下所拉的新用户再拉新每店百元的奖励抽成,还能从旗下所拉新店主的销售利润中提成20%,而自购卖出产品的佣金比例不变。

不难看出,贝店这一奖励制度,明显针对拉新的鼓励更多,实际上店主也难以通过分享购买获得足够的酬金,拉人头也就成为了其获利来源。

这种模式与传统传销模式有异曲同工之处,只是由线下转为线上。因此,贝店也频频陷入“传销”争议。早在2018年,就有媒体报道了贝店被指传销运营,贝店则回应称社交电商还未被深刻了解。

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明确指出,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均属传销行为。

失利的独角兽

在2019年,和贝店商业模式极为相似的花生日记,就因为传销违法行为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罚没了7456万人民币。

业内人士指出,贝店如此名义上取消了人头费,直接靠开店奖励和提成倒转滚活资金盘,在执法识别和法律适用上就有了难度。值得关注的是,希美也仍采用推荐制注册。

从曾经备受瞩目的独角兽,到如今人去楼空的局面,贝贝集团走得并不顺。

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在成立前三年,贝贝网也算是资本“宠儿”,连续三年拿到融资。分别在2014年获得互秀电商、高榕资本和IDG等1.5亿元人民币共同注资。2015年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由今日资本、新天域资本领投,高榕资本、IDG资本等跟投。2016年贝贝网完成了1亿美金的D轮融资,投资方为新天域、北极光、高榕资本、今日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泰合资本担任财务顾问。

此后沉寂三年,直到2019年5月,贝店对外宣布完成8.6亿元融资,高瓴资本、襄禾资本、红杉资本、创新工场、高榕资本、IDG资本、今日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均有参与投资。当时,贝店曾表示,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贝店的供应链体验升级,深耕源头供应链,打造社交驱动的柔性供应链基础设施,全面提升KOL社交零售体验。

仅在两年不到的时间里,贝店又再次转型。

事实上,在头部电商格局之外,小电商的处境已经日益艰难。号称会员电商第一股云集在上市之后,如今总市值仅剩3.88亿美元。与上市首日30.87亿美元的总市值相比,市值缩水近九成。

2016年到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云集税前利润分别亏损0.45亿元、1.09亿元、0.44亿元、1.41亿元和1.12亿元。即意味着,云集已经连亏了5年,亏损额合计高达4.51亿元。

财报数据反映的是小电商平台的生存艰难,而股价则反映了资本市场和投资人的看法。对于贝贝集团来说,眼下上市无望且得不到投资人持续输血的话,其目前的处境似已一览无余。

编辑:刘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