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论文再次被“举报”?这次不是综述而是正文主体!

前段时间,一则“张文宏博士论文综述部分抄袭”的消息在互联网上不胫而走。有网友宣称已向复旦大学提交了相关举报材料一时间全国哗然,张文宏和复旦大学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还好,张文宏博士论文被指抄袭事件,官方调查很快就出炉了。

8月23日,复旦大学术规范委员会认定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附录综述部分存在写作不规范,不影响博士学位论文的科研成果和学术水平,不构成学术不端或学术不当行为。

关于我校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问题的调查结果

校学术规范委员会依据2017年《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实施条例(试行)》的有关程序开展调查核实工作,根据原上海医科大学1999年1月修订的《科研型博士研究生培养工作细则》,认定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符合当年博士学位论文的要求,附录综述部分存在写作不规范,不影响博士学位论文的科研成果和学术水平,不构成学术不端或学术不当行为。

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

2021年8月23日

这是一个让人欣慰的结果,也是在大多数人意料之中 。

此前有很多人都指出,张文宏博士论文长达七万多字,所谓“抄袭”的3000多字,并非正文内容,只是引用时未写明出处,至多算个瑕疵而已。

但是,有些别有用心的人非要恶意揣测,无限上纲,企图浑水摸鱼,误导舆论,把这个事情当作抹黑和攻击张文宏的绝佳机会。对此,在文章《举报张文宏者,原来“大有来头”》进行了介绍。

但公众不是傻子,不仅没有上当,反而整个舆论场犹如排山倒海,掀起了“保卫张文宏”的滔天声浪,挫败了那些别有用心者的企图。

复旦大学的调查结果,通过学术背书,还张文宏一个清白。不过,对于那些一心要抹黑和污蔑张文宏的人而言,他们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失败。

这不,网络上已经出现了一些质疑复旦调查结论的声音,有人甚至危言耸听,称“这是复旦大学建校以来最耻辱的一天”,“有些人将钉在历史的耻辱架上。”

与此同时,对于张文宏论文抄袭的举报,并未偃旗息鼓,而是变本加厉,迅速上演了第二波。

这次领头举报的是号称“打假斗士”的方舟子,他发文称,张文宏的博士论文不仅在综述部分全盘抄袭,而且论文主体部分也是剽窃国外的研究。

8月20日,自称科普作家的方舟子在发布了一条推文,表示要再次举报张文宏博士论文。只不过这次的重点从综述改到了正文主体。

提起方舟子,大部分人对他的第一印象应该是“逢华必反”。疫情期间,他曾经多次在外网上发布对中国抗疫充满恶意的内容。

在疫情最早期,他奚落中国医护人员穿防护服是在制造焦虑,造谣方舱医院是不顾病人死活的做法,除此之外他多次阴阳怪气地暗指武汉是新冠发源地。

在复旦大学给出明确结论后,方舟子并没有偃旗息鼓,反而愈发兴奋,继续在外网上大肆宣扬张文宏抄袭,不过现在他的“输出对象”里又加上了复旦大学,并将复旦大学称为“复制大学”。

2011年,方舟子的妻子刘菊花被扒出硕士论文涉嫌抄袭。彼时方舟子的表现与今天截然不同,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十年前,大家对学术规范很模糊,除非是在世界范围发表的论文,其他的根本没有必要去追究是否抄袭”。

此番言论在张文宏事件中“大义凛然”、“铁面无私”的形象完全不同,由此可见“科学打假斗士”方舟子竟是个帮“亲”不帮“理”的人。

这种能把“双标”玩到如此明目张胆的人,其言论的公信力可见一斑。

曾经的“打架斗士”方舟子流亡美国后,为了取得美国国籍,依旧对国内的事情指指点点,大肆污蔑。他的言论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在网上更是人人喊打。

当然了,加入美国国籍并不是一种罪过,而且很多虽然已经加入了美籍,但却依旧热爱祖国的大有人在。方舟子之所以会被人人喊打,当然不是因为他加入美国国籍,而是因为他推广转基因和反对中医。

所以,我对方舟子早就彻底失望了,凡是方舟子说的事情,现在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我更不相信,就凭他那沽名钓誉,不分是非的举报,就可以把张文宏批臭打倒。

但是,方舟子及其背后的“反张文宏”势力,他们的能量是不可小觑的,只要张文宏一天不倒,他们就会处心积虑地搜罗张文宏的黑材料,躲在阴暗处给张文宏“捅刀子”。

所以,对于张文宏的抹黑和污蔑,不仅会有第二波,还有会第三波,第四波……

方舟子的情况比较特殊,想要理解他的脑回路非常人可为。但是通过上文提到的他妻子论文抄袭事件我们可以确定一件事儿——肯定不是为了科学。

至于其他人则比较容易分析,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毁神”带来的快感以及对于自己判断的坚决捍卫。

张文宏医生在疫情期间敢言善言,收获了无数拥趸的同时也招来了嫉恨,当这些心存嫉妒的人发现有机会可以毁掉张文宏时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随着互联网的广泛应用,就事论事变得越来越难。质疑是需要证据和逻辑的,但在互联网中它们通通要给情绪让位。每个人都可以藏在键盘背后表演高尚,借社会事件释放自己“戾气”。

在匿名的保护下,举报这个行为对于举报者的代价几乎为零,但对于被举报人的伤害却是毁灭性的。长此以往,人人自危,专家和学者都不再愿意为民发声,这样的结果一定不是我们想要的。

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有一个插曲,某社交平台上有一位大学教授总是坚持不懈的批判张文宏,姿态很高,忧国忧民之心溢于言表。在一条他批判张医生的微博下我戏谑地留了个言:“我突然有点想查查你的论文了”。评论完了之后我去喝了口水,回来之后该教授最近几条的相关微博已经全部删除。

人性是很复杂的,嫉贤妒能是常态。

来源:医脉通、复旦大学研究生院、 回归常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