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数据|千万人涌入教资考试 教师铁饭碗到底香不香?

你周围有多少人在备考教师资格证?

原本是给专业从教的人设立的考试,这几年越来越火。

教育部数据,2019年的教资报考人数与2018年对比,激增了38.5%。

2020年的数据暂未公布,但综合各省份数据,已有千万人报考教资。

意味着,教师行业,逐渐升温——“反正都能考,先考一个试试”。

想当老师的人越来越多了

曾几何时,师范院校有点遭“嫌弃”的。

录取分数会被同档次院校拉开。即使被师范院校录取,诸多学子也不将师范专业作为首选。

仿佛在加速向上的经济环境下,“师范”与“老师”都不是一个利好的标签。

但情况在这几年有了变化。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的统计,2021年的高考录取,师范院校全面“飘红”。

在天津、浙江、云南等省份,主要师范院校的师范专业投档分数激增,带动全校整体录取门槛上升。

此前长期遇冷的公费师范生项目,也在许多省份改善了需要征集志愿的现状。

回顾近六年的院校录取分数排名会发现,以华中师大、南京师大、湖南师大等地区老牌高校为代表,主要师范院校的生源质量一直呈上升趋势。

北师大与华东师大,两大顶级师范院校的排名上升不算明显,但录取门槛一直都不低——分数线排名保持在国内二十名左右。

教育部的统计显示:高考成绩各省前30%的学生报考师范专业的比例,已由2018年的18.3%,提高到2019年的33.4%。

生源形势喜人。

这些学子进入大学后,教资报考相应提上议程。

每年的报考人数只增不减,仅从2019年下半年报考的数据来看,山东、河南、江苏等地的报考热度尤其突出。

山东人心中“好工作”中,公务员和老师是真的受欢迎。

作为结果,毕业选择教师职业的流向比例在上升。

当然,老师是个宽泛的概念,任何学习场合、培训项目都有老师存在。在这里,我们主要锁定在常规的中小学。

麦可思对2015届至2019届大学生的毕业跟踪调查显示,选择中小学教师作为职业的比例从2015届的7.5%上升到2019届的9.2%。

具体来看,从事小学教师的比例变化不大,而增长体现在初中与高中。

这其中,包括了原有的师范生,也有中途“上车”、考了教资的学子。其结果是,计划从事中小学教育的人越来越多。

体制内从教,才是许多人的孜孜以求

如果专注于人们最关心的中小学教育,考教资的火、当老师的热,其实有课外辅导的助力。

2021年之前,课外辅导野蛮生长。疫情出现,推波助澜。

一个主流的教育辅导品牌,可以解决成千上万的工作机会。重要的是,他们可能会为一个优质背景的年轻老师提供惊人的高薪。

2020年的秋招场上,能为名校毕业的准教师开出50-60万年薪的教育辅导品牌不止一家。

高薪之下,能人自然前赴后继。但今年的“双减”政策加码,调整了这一切。

课外辅导的教师需求大幅缩减,裁员现象不断。

不过,“双减”政策,表面上是为整体的教育业减负,为人们投身教育的热情降温,实则可能进一步放大人们对“体制内”从教的向往。

辅导班待遇不错,但仍有许多人耿耿于怀的是“体制外”身份。

一份2016年的调研对此有所印证:在心理落差方面,41%的受访辅导教师认为,没有正式的编制是他们最大的遗憾。

其次,缺乏工作认可、工作强度过大、没有行业标准,基本也引向了对体制内从教的期盼。

因此,当数百万的课外辅导教师面临职业困境,其结果可能进一步涌向教师编制报考,进一步增加教师队伍竞争。

人们对体制内的向往并非教师行业独有。疫情持续,观点喧嚣。经济环境不明晰的情况下,“有编”代表了青年就业心态的转向。

例如,对比2015年的调查,2020年后的青年受访者,在就业取向上更侧重于体制内就业。

选择体制外就业与自行创业的比例则大幅缩减。

因此,很多人心心念念的教资报考,其言下逻辑与人们考公务员、考其他事业单位一致——教师一词背后,还得带个“编”字,才能体现热度背后的诉求。

看上去很美,还是真的很美

想进教育业,尤其是拥有教师编,反映出“稳定”在这几年求职场上的重要性。

未来的就业形势不确定。眼下的热门专业,毕业后可能变成冷门。

而教育业此前不温不火的原因,是因为教师这个职业长期被视为钱少、事多、压力大。

放到今天来对比,教师的待遇其实“还不错”了。

以各行业城镇类非私营单位的数据作为参考,教育行业以97681元的平均年收入,处于全行业中上游,高于平均。

当然,相比计算机、金融业有较大差距。考虑到计算机与金融的竞争度和工作量是众所周知的大,教育业待遇的“中上游水平”,会抚慰到不少人。

尤其是分地区来看:东部沿海省份的体制内教育业的年收入位居前列,容易理解。

稍显惊讶的是西部地区,如西藏、重庆、青海、云南等地,收入排名也整体靠前。结合当地的购买力,这可能是一份可观的收入。

更不用说在深圳、珠海、厦门等沿海城市,中小学教师的高薪传说,闻名遐迩,吸引高材生们前赴后继。

如果有一个还成的待遇,又是“铁饭碗”,又有寒暑假,教师编看上去真的很美。

因此,越来越多的公办学校将应聘教师的门槛提高到211甚至985硕士的相关专业,因为不缺应聘者。

在深圳等城市,清北毕业生、博士乃至大学老师,登上了中小学的讲台。

当然,教师热的背后,是人们看上了成为教师、尤其是拥有编制后的好。

但要真说到爱上教书,身体力行,投入热情,诸多报考者未必已下定决心。

在知乎上,有许多问题在讨论选择教师职业到底意味着什么,“稳定”、“尊重”是高频词,暗示着成为教师的积极一面。

但与之伴随的,还是有不少吐槽。

“我感觉是因为信息不对称”。一位用户说道:“其实都是围城。”

有寒暑假,有固定上下班...这些教师行业的利好面,具体到每个人的情况,可能都会变化。

许多人吐槽了成为教师后的严重工作量和亚健康状态。正如一份针对2000多位中小学教师的调研结果:

工作日白天的每周时长为44.11小时,工作日晚上和周末可能也会加班——当然,很多人都过着这样的日子。

汇总起来,这些中小学教师的每周工时其实远超规定。

七成以上的人表达了对繁重授课压力的不满。疲于奔命的环境下,对教学的热情可能随之递减。

而这些,是踌躇满志的准教师们可能未考虑到的事。

因此,当人们兴奋地历数教师编的稳定、声誉等好处时,总是会忽略爱不爱的问题。

日复一日的授课,情绪管理,人情世故……能否从中找到动力和兴趣?又如何应对可能的变动和调整?

这些都是踏上三尺讲台前或背对四方桃李时,他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出品人丨杨瑞春 主编丨赵涵漠 责编丨郝昊 运营丨菜菜 杨曦霞 撰文&数据&设计丨鹿鸣 编辑丨菜菜 出品丨腾讯新闻 谷雨工作室

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