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影像丨从80度高温火场救人到爬树逮猫,消防员男友力无处不在

他不能退

烈焰在高处喷涌而出,奔逃下楼的居民和急匆匆赶来的家属们哭作一团,有人急得昏倒,有的急得跺脚。

2021年5月20日,21:30,重庆渝中区较场口消防救援站接到火警,解放碑附近高层居民楼失火。

指导员李佰特带着42名队员立即赶赴现场。这是重庆典型的坡地建筑,共有33层。起火位置是13层的小商品市场,卖的多是内衣纸巾等易燃物品。起火时正值晚间,还有600多户居民困在里面。

队伍分成两个组,李佰特带第一组内攻灭火,剩下20多个队员组成搜救组,上楼疏散。

“温度最高的地方就是火点了。”这是消防员们的经验,穿好装备进到火场,他们就只能靠自己的肉身去感知。

1617有个80多岁的老人,电话打不通,家人急得直喊:“是个老头在屋子里。”

16楼离着火楼层太近了,战斗员陈春雨所在的搜救小组立刻上楼。但浓烟滚滚,队员们根本看不到楼内的情况,只能摸着前方队友的腰带,串成一串,一户一户地敲门。22:47,老人终于被救出。

灭火,必须断电,电梯停运,消防员只能一层一层往上爬,一个消防员只有一个他救面罩,一次仅能带一名居民下来。烟气已经上扬至大楼中部,楼下的居民愈加焦急。

另一边,李佰特知道,燃烧的物体很容易倒塌形成堆垛,如果只在外部浇水,只能扑灭表面的火灾,不能真正把火势扑灭。他扯着喉咙指挥:“把火往那边赶,刨快点。”商铺一户挨着一户,空间密闭,温度超过80度。水滴滴在李佰特身上,“感觉跟开水滴在皮肤上差不多。”

这场火比他们想象中要难很多很多。打完这个火点,李佰特和队员们才发现,前面还有很多火没打完。

正常情况下,消防员们背的空呼能坚持30分钟。但33层的高楼,他们背着15公斤的装备,反复上下,耗氧量直线上升。此时空呼能坚持的时间几乎要减半了。到楼下换气瓶的时候,李佰特把头盔摘下来,脸红得发紫,汗不停往外渗,“我有点脱水了。”他极速补水,肚子里很快被水填满,但那种痛苦的饥渴感无论如何都无法驱除。他不能退。就差对13层的起火点发起总攻了。

一个穿着黑短袖的男人,拿块小毛巾捂着口鼻就往楼里冲。被人叫住才说了实情:他丈母娘瘫痪在床,还困在楼里。

搜救小组立刻出发,很快找到了人,可身上背了空呼,彭新一组三人,只能轮流抱着老奶奶下楼。00:30,瘫痪老奶奶成功救出。

内攻组终于传来好消息。凌晨2点,清理余火的同时,李佰特拿起对讲机:“我们这边在清理余火了,不需要疏散了。”

6个消防救援站,上百名消防员,历时8个小时,全楼居民无一受伤。李佰特脸上终于有了轻松的笑意。

消防员不是不知道危险,但他们不会退缩,也不能退缩。“一到现场,想的都是怎么把人救出来。”李佰特说。

鸡毛蒜皮也重要

较场口消防队,阮洋洋拿着一把巨大的断电剪问姚润:“断电剪在什么场合使用最多?”姚润纳闷:“不都是拿来剪铁链子那些吗?”

“错了。”阮洋洋告诉姚润,去年他用这个大家伙,剪了4把戒指。姚润这才明白,为什么人家都管阮洋洋叫“较场口阮大夫”。

新队员姚润渴望出征。他的第一次救助献给了一只蓝猫。

猫咪被发现的时候,正在26楼两个单元间的横梁上,距离地面70米。姚润往下看看,心里发憷。还没等他迈出去,猫咪一跃,就跑了。

后来他们在楼顶迷宫一样的夹层里发现了它,姚润试了两次。本来都抓到了,但因为没有经验,抱了猫咪的肚子,受惊猫咪狠狠咬了他一口,又跑了。

除了猫咪,跟动物有关的求助还有:屋子里出现蝙蝠,女孩子吓得躲在卫生间瑟瑟发抖;可能致人死亡的马蜂窝,较场口队员李洪3年大概摘了两三百个。

一位瘫痪的顾大爷,老伴儿上厕所,在蹲便器上摔倒后爬不起来。老两口只有一个独生子,在渝北靠近机场的地方上班。顾大爷打给居委会,居委会没人,打到巡防队,巡防队下班了。万不得已,只能打119。队员们上门,救起已经患癌十多年的老奶奶,看着老两口的情状,心里实在难过。

老人的手机被气球带上了天,热情的路人拨打119。孩子上课走神,无处安放的小手被课桌的小洞卡住,打119。阿姨的头发被按摩椅死死绞住,想脱身,还想保住一头秀发,打119。

如果说,赴汤蹈火是消防员们工作的A面,这些五花八门的社会救助就是日常的B面。

为了及时赶到现场,消防员们永远要捏把汗,怕吃饭、洗澡、上厕所的时候突然出警。他们戏称自己拥有“半半人生”—— “饭吃一半,梦做一半,训练一半。”

最不愿看到的情形是自杀。解放碑八一路,一个靠做网红谋生的女孩,因为整容失败,留了封遗书就去跳楼。较场口消防救援站战斗班班长姚骅刚冲上楼顶的时候,女孩完全失控了,用剪刀抵着自己的大动脉,声嘶力竭地控诉:“一个医生同时做两台手术,把脸毁了。”“女生的脸比命更重要你懂吗?”“我看到我这张脸就想死。我毁容了,活不下去了。”

姚骅刚敏锐地注意到,女孩谁也不搭理,唯独愿意认真听男朋友的话。后来,他们让女孩的男朋友来分散她的注意力,冲上去把女孩抱了下来。

也有很多无能为力的时刻,前不久,姚骅刚才目睹一个女孩纵身一跃。他已经接近她了,可女孩一心求死。她掉下去的那一刻,姚骅刚痛苦得整张脸绞在一起。

成为像爸爸这样的人

哈尔滨振江街消防救援站,驾驶员段瑞波很少跟人提起2015年1月2日,发生在北方南勋陶瓷市场的那场大火。

头一天是元旦,队里的兄弟们还一起聚餐一起闹。第二天,他们13:14接的警,说地下仓库着火了。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发现过火面积已近1万平方米。回字形商住两用楼,地下是仓库,上面三层全是商铺。

火势太大了,要压住火势,兄弟们只能拿着工具往里冲。突然间,段瑞波听到一声巨响,“下面出事了。”

房子塌了,队里最小的队员赵子龙被压在下面。他头一年才入伍,只有18岁,而他的父亲老来得子,那年已经60岁了。班长王志远离子龙近,听见子龙叫他:“班长班长救我。”火在半米之外的地方烧,他们就徒手抠那些石块,一点一点抠。那个时刻,王志远很绝望,“体会到啥叫无能为力。” 他们拼尽全力,最终还是没能把子龙救回来。

这场火烧了4天3夜,到了第二天中午,他们才找到化工中队的队友杨小伟、侯宝森。

当年的陶瓷市场如今翻修了,变样了。可当时见证了那场大难的商户都还记得。有个大娘说,每到1月2日就觉得特别冷,心里难受,希望指战员们都能平安,永世平安。

队友们每年都去那里祭奠。段瑞波每次出警,只要路过,都要看一眼兄弟牺牲的地方,楼变样了,可位置他一直记着。

为守一方平安,更多的消防员牺牲了小家。

家家团圆的除夕夜,消防员们可松懈不得。李佰特每到年夜都照例到外面执勤巡逻,妻子总是远远地守着,等他有空了,俩人在商场门前合张影,这个年,就算过了。

刘东升的妻子璐璐是消防员的真爱粉,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刘东升出警,一见钟情。过年的时候,璐璐开车去给刘东升送饺子,刚到一个地方他就出警走了,好不容易追上,他又出警又走了,那个晚上,她追了他3个多小时,才把饺子送到刘东升手里。“有他在,我觉得什么时候都感到骄傲。”

同样觉得骄傲的,还有崔耘菲的爸爸。每次看到儿子执行完救援任务回来后拍的照片,每个人烟熏火烤、面色漆黑、身心疲惫的样子,他总是很心疼,而他又从儿子的眼神里和笑脸上,看出来他们又打赢了一场胜仗。

消防员的娃娃最懂事。女儿出生时,宋晓亮没能陪在身边,十个月大了,也就短短陪伴过7天,然而,女儿好像已经对爸爸有了概念,隔着手机屏幕叫“爸爸爸爸”;陈庚女儿说,“爸爸很少有时间回来陪我,奶奶说爸爸特别的忙,我想跟爸爸说出警注意安全,别太辛苦了,我会心疼的”;段瑞波的儿子说他将来也想成为像爸爸这样了不起的人。

20万消防员是20万个家庭的儿子、丈夫,是数万小朋友的父亲。在除夕夜大家举杯畅谈来年的时候,经历过危急、直面过生死的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每个人都能平平安安生活。

工作了一年的姚润, 如今总觉得自己的技能不够用, 现在他只想学习更多的救援知识,也希望这些知识最好不要用上。(来源:腾讯新闻)

撰文|山月 编辑|迦沐梓 出品|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

出品人|杨瑞春 主编|赵涵漠 责编|李佳 运营|张箫 赵思雯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