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抄袭恶性循环,整个小镇工厂都倒闭,辅警辞职拯救家族企业

△一座服装厂,三代“服装人”。

家族企业缺乏品牌经营理念,很容易丧失竞争力,这在服装品牌层见叠出的当下非常不讨巧。陈琰回到家族工厂后,开始了“救亡图存”的尝试,将工厂由代加工向品牌经营转型。但在这时,来自父辈祖辈的反对声却接踵而至。这座关乎三代人的老厂,应何去何从?

小时候,陈琰就在镇志上见过爷爷陈兰生的名字,他知道这座工厂曾拥有怎样羡煞旁人的“高光时刻”。

1984年,陈兰生与兄弟合办新颖服装厂(后命名为“海盐县敏之珠丝绸制衣厂”,以下简称“敏之珠制衣厂”),主营丝绸、工作服及西装制作等,成立仅一年,营业额就达122.68万,盈利17.07万元,陈兰生更是成为当年的纳税大户,被浙江省海盐县澉浦镇光荣地载入镇志。

父亲陈敏,也是这一“高光时刻”的缔造者之一。16岁时,他被陈兰生送至上海亲戚处学习缝纫技术,其间,仅靠着一辆脚踏车,走街串巷为人做婚纱和旗袍谋生。四年后,陈敏回来协助办厂,在沪期间,他与几家丝绸厂结了缘,敏之珠制衣厂便瞄准丝绸市场,乘上了我国贸易出口的“东风”,在当地拿了个国内外“通吃”的“大满贯”。

父亲陈敏在服装厂工作的老照片。

“那时候不是你去‘找’钱,而是钱来‘找’你”,生意最好的时候,一有新款推出许多人便争先恐后上门订货,不订到就不肯走,甚至直接把钱塞进陈家人的衣兜里。

然而,这样一个传奇故事,却因陷入恶性竞争,走向了陈琰不曾想过的另一个结局。以服装、鞋帽为主的家庭作坊型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爆款神话”层出不穷的敏之珠制衣厂成为了一些商家的首要抄袭目标。

“我父亲款式刚设计出来,还没开始制作,别人就打着跳楼价出去卖了,比我们原创的还便宜,可我们用的都是好面料,价格再低就保不了盈余,根本打不了价格战。”

父亲回忆当年生产的爆款小衫。

陈琰第一次意识到保护个人知识产权的重要性。“我家人几乎没有版权意识,遭遇这种事也只能闷声吃亏”,从势如破竹到功败垂成,作为从小在厂里长大的孩子,陈琰即心疼又懊恼。

失去了“爆款”支撑,接下来的几年里,敏之珠制衣厂的营业状况极为平淡。曾见证过这家老厂“高光时刻”的陈琰,为父母打抱不平的心情也渐渐归于平静。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家族企业在他刚步入社会不久后又遭遇了一次意外。而这一次,他选择回乡帮助父母,转型旧工厂,进行品牌经营。

2008年,在恶性竞争里元气大伤的敏之珠制衣厂,决定通过向代加工转型以“自救”。但不到半年,敏之珠制衣厂却因一座上游“派单大厂”的倒闭再度陷入危机,40万资金就此打水漂。彼时的陈琰刚从一家广告公司离职,辅警做了还不到4个月,却又要面临一次抉择——是否回去帮助父母周转厂务事宜?

人生的前20年,陈琰并没有想过回家做“厂三代”。他生于1988年,敏之珠制衣厂比他还要“大”四岁。虽然从小在厂里长大,但这座老厂就像一本撰有家族企业荣光史的书,被他放在精致的书柜里,但永远不会去打开。

直到这次危机,陈琰才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细细思索起自己和工厂以及父母的关系。

陈琰和爷爷聊天,回忆服装厂的过去。

陈琰想起这么多年父母忙碌在外日夜操劳的样子,心里愈发心疼,最终还是选择辞去工作回家帮忙。因怕父母反对,还采用了先斩后奏的方式。然而,父母却非常平静,“可能他们早就希望我回来帮忙,所以没有太大反应。”陈琰说服自己不要多想,殊不知父母心里早已乐开了花,“高兴啊,儿子回来了怎么会不高兴。”

陈琰回访过去工作的警局。

可没高兴几天,陈敏就和儿子在经营上产生了分歧。陈琰觉得,为其他品牌做代工过于被动,且工人的平均工资正逐年上涨,自家的代工利润却在下滑,薪水保障不到位,工人容易没了干劲,亟需转型品牌经营;此外,厂子运营20多年来,从未设立过厂规,常年管理混乱,应该进行标准、规范、系统的“现代企业”式管理。

这两点,每一点都打在了陈敏的心尖上,但全都被他回绝了。他一是不愿冒险转型,不愿经营数十年的老厂“葬送”在自己的手上,在陈兰生以及多年来见证厂子兴衰的街坊邻居前丢面子;二是担心厂里老员工的不满——在工资已经不到位的情况下,再用规章制度约束他们,怕是会雪上加霜,直接把人逼走。

陈琰查看工人裁制的布料情况。

在两个男人争执不下期间,敏之珠制衣厂却意外迎来“第二春”。我国轻工业的极速发展,使得工厂也得到了时代的润泽。2010年初,我国遭受几十年一遇的极端寒冷天气,羽绒服需求暴涨,制衣厂的订单量直线攀升,工厂规模顷刻间从四十人发展到百余人。

订单量大时,有时需要工人连夜赶工。

但正如陈琰预想的那样,暴涨的订单消化完后,敏之珠制衣厂很快又回归到萎靡不振的状态。“事实证明,我们要赶紧摆跳脱代加工这一劣势方位”,在陈琰看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正在从低端制造、投资拉动向国民消费转变,这恰好为国内服装企业的品牌经营转型提供了机遇,“传统经营模式已经行不通了,我们一定要走品牌经营道路,生产消费者喜闻乐见、具有品牌特色且不会被抄袭的中高端产品。”

经过此番洞察,陈琰暗暗决定——自主创业,以掌握商品选择和经营方式的主动权。

陈敏并不看好儿子自主创业,“让他自己出去闯,碰一鼻子灰再回来。”

陈琰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而是迅速地投入到各项准备工作中。陈琰把首发产品设定为毛绒玩具——生产毛绒玩具与制衣行业基本相通,他自行设计款式并前往义乌选购面料,还学习了如何使用缝纫机,自己打样放到网上去卖,没有向爷爷和父亲寻求一丝帮助。但很快,他就碰到了第一次灰,“当时没有什么经验,面料选得不对,客户都反应掉毛掉得厉害,还给了我差评。”

创业后,陈琰常常自己上手设计制作。

陈琰不服输地进行第二次尝试。生活中经常见到的马口铁饼干盒给了他一丝灵感,他决定生产一些需要客户动手拼装的金属手办。这些手办的外观多以战舰、船坞为主,主要材料为铝合金。为了省去了开模、冲压、焊接等环节,陈琰还研发出一种金属折弯成型技术,在技术加持下,金属手办的表面线条非常流畅,整体视觉效果也更精致。

经营一段时间后,陈琰眼见销量渐有起色,心中倍感欣喜,但很快又遭遇到了打击——因技术不够完善,卖出去的产品很少有拼装出来的。

两次碰壁后,陈琰决定关停网店,“我觉得我还没想好,太仓促了。”

两次尝试失败后,陈琰意识到自己需要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

经过复盘反思后,陈琰决定先为这条创业之路按下暂停键,先成家、后立业。两年后的2019年,他开启了第三次尝试——创办中高端户外服装品牌。户外服装讲究防护性和功能性,需要上等面料,这与陈琰放弃低廉走中高端品质的定位高度契合,且目前市面上的户外服装款式略显单一,如果能够在创意设计上再下点功夫,可能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亲眼目睹过家族企业陷入抄袭风波的陈琰,提前做好了申请专利保护的功课。

陈琰从小就对绘画情有独钟,大学所学的专业也是平面设计。执笔设计的衣物正式制作出来后,陈琰心里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一想到别人将会穿上这些衣服,我就非常开心,这比绘画更令我兴奋。”

不久后,陈琰把自主设计的户外服装挂在了厂子里。见惯了笔挺、整洁、大气的西装,陈敏一看到束腰收底,腑下满是皱褶,衣袖和裤腿满是口袋的“古怪”设计,立刻讽刺道“这是要卖给谁穿”。凑巧的是,陈琰的确在前期策划时,就选择了不太一般的消费主体——外国人,他想做的,是高品质、精做工的跨境电商。因为频频遭受到陈敏的质疑,所以陈琰并不打算把这个计划告诉父亲。

父亲陈敏帮助陈琰设计制作。

不过,陈敏还是忍不住上前帮忙,用专业的缝纫知识为儿子把尺寸校对了一遍又一遍。但他并不知道这些服装都是按照国际码设计的,眼见测量出来的尺寸比传统的大上许多,他不明所以地提醒儿子,是不是搞错了。陈琰只好用“客户比较胖,所以尺寸比较大”为由搪塞了过去。

母亲是家里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陈琰第一次把自己设计的衣服发货出去时,母亲显得比他还要忐忑,“她担心客户不满意,时不时就过来问我有没有收到什么反馈”。陈琰知道,母亲的忐忑,来自于他前几次碰的壁,她担心儿子会再一次创业失败。不过,度过了艰难的启动期后,陈琰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基本可以保持一定盈余。母亲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陈琰在管理跨境电商业务。

如今,海盐县95%的服装生产企业已不复存在,剩下的企业里,有的已经转型,有的与敏之珠制衣厂一样,仍处于何去何从的困境中。在客户愈发追求个性化的时代,服装款式也在极速迭代,生产成本高、特色设计弱、订单交易少的“三座大山”,压得敏之珠制衣厂透不过气。

接受拍摄前,陈琰才把自己正在做跨境电商的真相告诉父亲。陈敏依旧表现地很平静,但这次,他的脸上扬起了一丝骄傲的神情,“我儿子做的东西很有个性,这是一条新思路,只要人家满意就可以。”

他又补充了一句,“做生意是有规律的,都有巅峰期和低谷期,不要急,慢慢来。”

第3962期

导演 | 小碗 摄影 | 胡庆

剪辑 | zk 文字 | 兰晓凤

编辑 | 李铁林

承制 | 篝火故事

出品 | 腾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