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老铁!他们这种人怎么好意思喊冤卖惨?

【存照第777期】

(文/Flora)惊呆了老铁,这又是什么表演?

看到歌手宋冬野的最新发文,想说他怕不是脑子有点那个大病吧?

11日深夜,宋冬野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篇小作文,内容不短。

总结一下,这是一篇“卖惨文”,起因是最近宋冬野的一次演出因为举报被取消了。

至于为啥举报,相信很多人心里都有数吧,他是个劣迹艺人啊,2016年被北京警方通报吸食d品,人证物证俱在。

劣迹艺人被封杀没啥毛病吧,但宋冬野似乎可不是这么认为的,觉得自己冤死了。

来看小作文,他先称,自己五年前吸d被抓后已经悔改了,也没有复吸了,为什么不给机会?

强调“自己当初属于违法行为,而贩d才是犯罪行为,他自己是受害者,不是加害者。”

甚至最后又在拿“艺人”这份工作卖惨,说这个行业是抑郁症和精神疾病的重灾区,

“有人骗你说,只要一口,你就可以开心起来,可以睡个好觉,绝不上瘾,只要50块钱的时候,又有谁能扛得住这个被伪装成糖的d药呢。”

读完之后,脑中就是一整个大大的问号?

吸d还想公开活动?还想复出赚钱?还在这里发长文喊冤?喊NM啊?

不是我说,现在明星们是不是多少有点子不正常,歌手,演员,主持人...都是公众人物吧,先不说道德标准了,已经犯法了,监狱也去过了,怎么好意思舔着个大脸委屈啊。

另外,说整个行业是精神疾病的重灾区,没错,这个行业确实真的很容易产生自大且极端地以自我为中心无法与这个世界共情的巨婴!

再来摆一下事实,宋冬野惨兮兮说自己只是想要混口饭吃,但自打他吸d被抓之后,也就消停了半年,新歌演唱会也没少整吧。

2017年就已经发新歌复出,2019年起更是办起了个人巡回演唱会,参加各大音乐节……除了没有主流媒体报道以外,宋冬野作为民谣歌手的三大来钱渠道“歌曲、livehouse、音乐节”从来就没被堵死过,而且这次被取消的演出也是主办方在审时度势之后主动取消的。

反观现在他本人,倒像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还在粉丝群说有坏人再害他?

这脑子不送进精神病医院真是可惜了!

做明星时日入208w,落魄了瞬间没工作,这种打击搁谁身上都是大事,但当不了公众人物,可以找个厂子打工嘛,都被打上劣迹的标签,还想通过喊冤洗白的方式复出,那就是痴人说梦了。

和宋冬野一样喊过冤的满文军也曾是“劣迹艺人”的一员。

2009年5月19日,满文军夫妇与其他10多人因吸d被捕,在此之前他也算是家喻户晓的歌手了,等于一夜之间成了众矢之的。

2018年满文军曾发文质疑封杀劣迹艺人的做法,内容为“把罪不至s的人用封闭、封锁的方式杀s,比真杀更加惨无人道。”

“浪子回头金不换,一失足成千古恨,到底应该信哪句话”

内容不多,但也能看出他的满腹牢骚,在他看来自己是“罪不至s”,而圈内却“用封闭、封锁的方式封杀了他”,整的好像自己沉冤不得昭雪似的。

但还是那句老话,明星是公众人物,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咋?不当明星还不如去死,他不是还在好好活着发微博呢吗?

要自由,在法律层面上,他早就恢复自由了,可以做各种想做的事啊,说白了,不还是迷恋歌手带来高收入和好待遇。

类似这种,特爱给自己身上按上“不容易”标签的还有翟天临,

几年前的“知网事件”不仅让他的博士生人设崩塌,还直接影响之后所有的学子毕业论文标准。

当时很多学校都把毕业论文的查重率降到了10%,本来毕业论文就不是个简单的作业,现在连别人的论文都不可以引用过多,可想而知这对毕业生们增加了多大的负担。

也就过了3年,翟天临就已经按耐不住了,开启喊冤卖惨模式。

发文希望网友们能够文明宣泄,而且回复了几十条网友的留言。

在这些留言当中,他竟然好意思说自己很委屈,还说自己也承受了很多,都不容易,也忍了。

哈?简直离了个大谱。

难道学术造假、抄袭论文不是事实吗!

还说自己憋了好几年,最惨难道不是被他连累,以及比你还要辛苦努力的学子吗?

古话说,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但不可否认的是明星作为公众人物,一旦犯错,下场往往比普通人要惨得多。

试图通过卖惨为自己洗白,说到底不还是想要轻轻松松挣钱,不愿意舍弃日薪208w。

真想要复出,建议考虑下辈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