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榻|大连君悦酒店——海岸之上,美妙入眠

去了大连很多次,我才终于爱上它,然而一旦爱上就是深爱。

最初的大连在我眼里只有光鲜亮丽的外表,我认为这就是个肤浅且物质的地方。

它就是个大商场,我想,规矩太多,个性不足。但后来,随着我不断回到那里,我有意摒除成见,开始注意到其他东西。

很快我就意识到自己错过了太多。

城海相连,生活的趣味隐藏其间。要了解这座城市的一些秘密大概需要三、四天的时间。这里有色彩柔和的临海店铺,整齐排列在闪闪发光的海岸线之间。

如果你发现了一家完美的午餐面馆,那意味着楼上可能还有十几个可选择的店,它们都挤在一座你原以为是写字楼的建筑里。

还有,那些著名景点的确名不虚传——比如星海广场,就是那个你在无数大连城市宣传片画面中见过的那个,然而随机选择一个地铁站下来四处走走,可以了解到更多。

我惊叹于这座城市的多样性,不同国家——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等等,在日常生活中的交集。

我愈发着迷于大连那著名的、有时过于简化的白手起家故事:一个渔村如何成为了国际都市。

而如今,就像任何对着一盘姜葱蟹埋头大快朵颐,或是在暖和的下午看着集装箱货船驶离口岸的人一样,我怀念那里的生活。

初 见

大连这个以“海”为主题的城市,今天已发展到了星海湾时代——基于先进硬件设施之上,但更为强调个人体验与群体分享的现代。

海鸥的飞翔、鸣叫在这儿都已成为故事不可或缺的某个部分,超越了动作本身的简单美感。

从机场进城区的路上,好心善谈的大连司机早已通过各种方式,帮我把大连近来的变迁梳理得清清楚楚。比如我即将抵达的目的地,大连星海广场!

大连素以“广场多”闻名。作为大连自1899年开埠建市以来最大的城市公用广场,星海广场的初衷是为热爱在海洋性气候中散步消夏的民众提供一个公共空间,而眼下这里最主要的功能则是承办大连的各项大型活动。

坐落在星海广场一个遗世独立的海角,百丈海水为大连君悦酒店隔绝了外界种种聒噪。

大连君悦酒店的体量变化遵循着并不复杂的原则,精美繁复的立面和近似工笔的细部,使它明显有别于其它简洁的现代建筑。

酒店设计师的此番勾画,一下子把星海广场的形象推进到了“现代”,直到今天它仍被认为是星海广场众多建筑中的美丽典范。

尺度上的推敲、雕塑的意向、海浪的再现、从大堂往下看的优美螺旋,巨大背景下的众多细节让每一个走进大连君悦酒店的人都惊艳不已。

宾客一进门,艺术佳作随处可见,内部弥漫一股深度内涵与海洋文化紧密相连的氛围,在这里,艺术成了构成酒店内涵的必不可少一环,它并非随意调换或者改变,与其说艺术品为了装饰酒店而存在,不如说酒店为了容纳艺术品而存在。

酒店大堂大量采用了海洋元素,大堂中央高十四米的巨型浪花装置,接待台后方的三十八条群鱼雕塑,大堂吧整幅的墙面玻璃装置,壁炉上巨幅的海洋纹理立体墙面,空间内飞翔的点点海鸥等等……

这里同时融入了金属镂空与暖色系灯光的强烈碰撞,完美诠释了大连这个海滨重工业城市的精神文脉,各种雕塑小品又起到画龙点睛之笔。

栖 居

回到客房,没有繁复装饰,每一处的细节彰显着君悦的质量与精致。

牛油果绿佐以浅色雪松木板,搭配麻质壁布,简约爽练。空间张弛有度,恍惚间光影流动,窗外自然勾勒室内美好画卷。

酒店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星海湾一线海景,星海湾大桥横贯东西更是气势如虹,四时不断变化的海景成为酒店的一部分,令日夜交替,时间演进。

在这里,客人们可以静静地待上一整天,感受在临海空间起居的分秒。

饕 餮

当人们对食物的需求不仅仅停留在饱腹层面时,富有灵魂的设计就自然而然的浮出了水面。一家餐厅,总是要餐点与空间相依相融,才能沉淀出不一样的底蕴。

“香汇”餐厅位于君悦酒店四层,270°落地窗全景还可以将星海湾的沙滩美景尽收眼底。

仿古的砖瓦墙壁与实木桌台相搭配,一气呵成。在这里,钢管与铜制灯管不再是冷冷的材质,而是堆砌成了一个充满故事的空间。

大连人喜欢烧烤,邀上亲朋好友一起,分享美食与快乐已经成为大连人生活的一部分。

这里提供多种烧烤方式,不仅有大连当地海鲜,还有泰式烧烤、韩式烤肉、日式铁板烧等各种亚洲美味。

后 记:

有一种生活,在海上之城,宁静的海,恬阔的城。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闲逸洒脱的生活不一定远涉林泉山野,在这繁华都市的喧嚣中有份静地,可以让旅人从车水马龙中挣脱,在喧嚣中体会意蕴悠然,找到一份宁静,放松身 心,重拾活力。

摩登、端庄,大连的魅力似乎在此地散发出蛊惑人心的力量,牢牢锁定这一区域的气质,就算不住酒店,你也绝对可以在这酒店里消磨掉不少时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诗和远方”静享生活之美,在大连君悦酒店中,顷刻间体会永恒美 好的生活方式的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