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赛在即,他有可能带出今年“好声音”的冠军吗?

腾讯新闻《Star营业中》 作者:胡梦莹 责编:益达

由灿星制作和浙江卫视联合出品的《2021中国好声音》总决赛巅峰之夜明日就将举办。面对最后的冲刺,不止学员,导师席上的成熟音乐人们同样感到局促。日前,导师廖昌永接受《Star营业中》专访,他直言相对学员,自己的心情一点也不轻松。

相比节目中的其他导师,廖昌永的压力确实更大些。自录制中途接手“小二班”以来,外界便猜测,他的队伍里很难诞生出冠军学员。但廖昌永对此并不认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很多最开始看好的学员,可能一轮轮就被淘汰掉了。但现在的学员里也有很多惊喜,总冠军当然只有一个,落在谁家都有可能。”

至于教学风格被拿来和那英比较,他也直言没有可比性,“一个男性,一个女性;一个长期在学校里教学,一个长期在舞台上。我们阅历不同,对音乐的理解也不一样。”

对于当下的娱乐圈现状,他作为业内人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对于艺人的约束是双向的,大家都有责任,环境是由大家共同打造的,单靠某一方都不够。我们社会需要成熟,观众也要成熟。”他也称,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大家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艺人们对名利太看重,天天关注自己的排名高低,“我觉得这个是不好的。”不过他相信,不管眼下局面如何艰难,接下去一定会往好的方向走。

谈好声音:冠军只有一个,花落谁家都有可能

Star营业中:今年是你第一年当《中国好声音》的导师,节目赛制非常紧张,坐在导师席上是什么心情?

廖昌永:大家都认为做评审、做导师,相对于歌手来讲,可能会相对轻松。其实一点都不。在舞台上,这些歌手展现的都是我们的作品。他们在台上的表现,是这一段时间导师和歌手之间相互配合、相互信任的成果展现。

还是有紧张、欣喜、欣赏、欣慰等蛮多感悟的。特别我作为一个古典音乐家,参加这样一个节目录制,对于我也是学习成长的过程。虽说音乐不分界线,但从技术使命来说还是有一点点差别的。

我除了歌唱家,还有个身份是教师,以及学校管理的建设者。作为校长,在学校的学科建设上,我希望对不同专业都能有所了解及涉猎。你不了解,就没有发言权;当你深入了解它,就会对学科建设有帮助。

Star营业中:除了学习,还有什么其他原因?

廖昌永:还有就是,想通过这个舞台,大家共同努力去帮助年轻的音乐人,让他们在成长之路上有帮助。当然也希望通过这样一个舞台,为中国的华语乐坛选拔出更多好的歌手、音乐人出来。

Star营业中:节目录制中途受邀当导师,会有顾虑吗?比如有人质疑,可能你队伍里的学员和你气质不符,或者适合你的学员在其他组。

廖昌永:坦率地说,没有顾虑是不可能的。毕竟半程进入,是有一定的困难。我对选手并不太了解。相对来说,其他导师是全程跟过来的,对学员声音的特质、唱歌习惯等等,交流起来会更容易。

中间进来的时候,我也是两眼一抹黑,我的学员性格怎么样、唱歌习惯怎么样,就像拆盲盒一样,拆到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的。

但从另一方面讲,既是挑战也是机会。我们就像在一张白纸上,我该怎么画就怎么画,可能不受他之前一些其他印象的影响,所以新面孔对他们可能会有一个更强的刺激。

从我来说,和他们会有一定的新鲜度。我不受他以前的习惯干扰。我和他们一起进行艺术上的探讨,会保持一个新鲜度。

Star营业中:有信心在这届好声音里带出冠军吗?其实在你最初接手时,外界就有诸多不看好,有人认为你想要培养出冠军的可能性不大。

廖昌永: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发生,很难说。就像我们最开始看好的好多学员,可能一轮一轮就被淘汰掉了。但我们在这些学员里,也发现很多惊喜。

像今天我们战队淘汰出去的张露馨。在我接手之后,她的变化还是蛮大的。当然我的意思是,是整个导师团队大家的共同努力,让她在这个阶段得到很多专业指导。她过去可能凭兴趣、凭习惯唱,通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和竞赛后,她突然开窍了,突然找到适合她这样歌唱的方法和方向。这是很重要的。

像汪峰一直在说,他团队有几个最开始没有看好,但能一直走到现在,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总冠军当然只有一个,但落在谁家都有可能。

Star营业中:在指导“小二班”之后,外界有人拿你和那英比较,你会担心吗?

廖昌永:其实没什么好比较。我们在学校做老师的时候,对自己的学生经常也都会这样,我们会让我们的学生去听其他老师的课。其实在自己班上一直教他,相互可能都会有审美疲劳。有时候可能来了另一个老师,他讲的内容是一样的,但学生听了会觉得,原来是那样。有时老师会觉得,平时讲的都一样,其实有一个相对审美疲劳的过程。

我认为没比较可言。因为一个男性,一个女性;一个长期在学校里教学,一个长期在舞台上,或者当这样选拔节目的导师。我们本身的阅历不太一样,对音乐的理解也可能会不太一样。但对于我们的学员,这是一笔财富。不同的方向对他们的冲击,可能会让他们有新的化学反应。所以我觉得没啥好比的,没有可比性。

谈爆款:音乐人要坐得住冷板凳,不要随波逐流

Star营业中:相对来说,你会更青睐“学院派”的学员吗?

廖昌永:大家可能一直讲学院派、非学院派。这不是我们评判的唯一标准。音乐最能打动人的,是真诚。比如绘画,第一阶段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阶段,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我们追求的是什么?最高的境界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艺术学习过的过程就是不断经历轮回。

你看这次,很多都是素人,有些不太有学习经历的。比如王靖雯,她以前是咖啡拉花、冰激凌拉花的,后来因为疫情才开始创作。但这不影响她创作做得很好,而且她唱歌也唱得蛮好。

当然也有一些经过专业训练,确确实实声音会有很大张力。比如伍珂玥声音的爆发力、对音乐的理解,有很多可取的地方。又比如陈文非,虽然不是在音乐学院学习,她是师范学院毕业的,综合素养也比较高,对音乐有独特理解。

我觉得,作为歌手、作为音乐人,最最重要的不是追名逐利,而是追求你心中所爱。我们一直在说,这个舞台给我们的歌手有时会带来这样、那样的冲击,特别是名利上的冲击。我倒是希望我们的孩子们,通过这样的选拔出来之后,还能一直保持对音乐这份爱的初心、对华语乐坛进步的初心。

Star营业中:你在节目里提到,忘词可以容忍,但假唱不行。那么在舞台上,哪些你可以容忍,哪些你零容忍?

廖昌永:我觉得像音乐会,一旦站上舞台,你就要对舞台负责。但这和录制电视节目不完全一样。当你在音乐厅、在演唱会或者一个特别大的舞台上,大家买票来听你的音乐会,你假唱是无法容忍的,这个一定是零容忍的。

但在这个舞台上,演员但凡是个人,他都可能会出现忘词。比如我们俩现在聊天,我可能忽然(宕机),这是人的正常生理反应。这个时候如果和大家说:对不起,我刚才忘记了。就像国际上很多这样的情况。我曾经看过一个非常著名的国外歌剧演唱家的演出,他突然唱着唱着乐了,说“抱歉,我忘词了,我不知道下面该怎么接下去了。”大家也是哈哈一笑,觉得这很正常,大家会包容他。

但如果在这样一个场合下,你突然断电,完了之后,大家发现你是假唱。我相信所有观众都不会容忍的。这也是我们做演员最起码的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

Star营业中:怎么看待现在很多爆火神曲是流水线操作,但真正用心制作的高质量音乐却不火?

廖昌永:不同历史时期都会存在这样的现象。但真正好的作品百年之后,它积淀下来,它就改变了世界的音乐史。它在世界音乐历史中,留下非常辉煌的时间节点,影响后人。我是觉得,作为音乐人要能有匠人精神,要有坚守,有坐得住冷板凳的精神。

社会是这样的——这段时间流行这个,那段时间流行那个。我们说,有人突然抬头望,有很多人都抬头看天,究竟上面是啥,他们也不清楚。但这可能会是一种现象,真正当大家沉下来后,他会觉得这个歌有影响力。

就像我们在好声音舞台上唱的那些经典歌曲,我们回想起很多少年时代的记忆。那些最后留下来的就是经典的。我们作为职业音乐人,应该要静下心去做作品,而不要随波逐流。

谈行业:过去大家对名利太看重,天天关注自己排名高低

Star营业中:近几年音乐综艺依然内卷激烈,但已经很少有素人歌手爆火了。除了好声音还在坚持为乐坛输送新生力量,不少平台已经转而去做成熟歌手的节目。你怎么看待新人歌手的困境和突围?

廖昌永:我觉得是这样的。过去有段时间,节目的同质化比较厉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所有台都在挖。这个池子里就这么多鱼,就这么多水。每个人都在池子里舀这个水,其实是比较困难的。

舀到最后,大家发现,已经把小鱼全都一网打尽了。其实对于歌手的培养也并不太有利。而且在同质化过程中,因为各个平台都在使招,都在想出其不意、想博眼球。最开始可能不是刻意,因为各家都要保证自己的收视率,但最后可能慢慢扩大,越来越放大。令演员也造成很多困境,特别是我们的小孩子演员。

进来之后,他一下子找不着北了。其实演员选拔完再培养的过程非常重要。这个培养不止是技艺上的培养,还有职业道德上的培养。

我们为什么在学校里一直讲德艺双馨?我的老师曾对我说:“你只会唱歌是不够的,还要学会怎么去做一个好的艺术家。”这个“艺术家”不是说做古典乐就是艺术家,做流行音乐就不是艺术家。我们为祖国唱歌,为我们的文化唱歌,在世界上能让中国华语乐坛有一席之位,这都是值得大家尊重的。

我们去赢得这一席之位的时候,大家不止看你的音乐怎么样,还在看一个人的品格。这个人的品格代表国家的国格,所以我觉得这很重要。你对国家的文化推广、对民族在外形象的展示、你对喜爱你的观众的尊敬,都是靠我们每天严格要求自己、严格培育自己来达到的。我的老师周小燕就曾说过,她希望做的报纸上的“周小燕”是一样的,我觉得这样的艺术家值得我们尊重。我们平台选拔出这些好苗子之后,后续要给他们更多的培养。

Star营业中:怎么看待外界对艺人专业的讨论及要求?

廖昌永:对于艺人,关键要有很强的自我约束力,当然社会也需要约束。这是双向的。我们大家共同有责任,平台有责任,观众也有责任,投资方有责任,艺人也有责任。这样一个环境是大家共同来打造的,单靠某一方都不够,我们社会需要成熟——就是观众要成熟。

比如我们在节目制作中,台与台相互有竞争。良性竞争是非常好的,和我们办学校一样的,我们和中央音乐学院、和兄弟院校也会有竞争。但我们的竞争是什么?我们培养好的艺术家出来,创作好的作品出来。我觉得这需要大家共同来的,有时他不一定是歌唱演员,他也唱得很好。你说究竟让他唱还是不让他唱?

我觉得关键是艺人的自我约束、自己对自己的行为管控很重要。因为这不但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最观众、对艺术、对社会的尊重。

Star营业中:大家都觉得今年是娱乐圈非常特殊的一年,去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行业很惨,但没想到今年这个行业又发生很大的变动。你认为在未来的两三年,会往好的方向走吗?

廖昌永:我相信一定会往好的方向走。过去一段时间,大家可能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大家太对名利看重,特别是我们艺人,天天在关注自己的排名高了还是低了,对吧?我的关注度高了还是低了?为了博眼球,为了博得社会的关注度,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我觉得这个是不好的。

其实我觉得作为艺人也好,艺术家也好,能够赢得观众的尊重、赢得社会的喜爱,最重要就是有好的作品,有一个好的人格修养。为什么有那么多造诣深厚、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多年以后都还能被大家记住,被大家敬仰?除了艺术造诣高深之外,还有一个,就是他们的人格魅力、他们对自我的要求、对自我的约束。这个很重要,就是他会对社会产生非常重要的榜样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