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综艺当导演,拍杂志发新曲,星二代富二代们入侵娱乐圈的花样真多

【存照第784期】

(文/丹丹)如今,娱乐圈里星二代和富二代的含量未免有点太多了吧!

上周,华为公主刚发完新歌,被大家评价为

“这是调音器在唱歌吧”

“以人类的姿态成功地模拟人工智能,听不到人味的演绎” 。

如今,又等来一个华谊公主王文也参加综艺的消息。

还是以导演身份参加节目《导演请指教》!

就what the FXXK?敢情内娱未来是要被富二代包圆了吧。

既然说到王文也,也来给大家小小介绍一下吧。

她的老爸是电影资本圈大鳄华谊兄弟的老板之一王中磊,华谊兄弟自成立之后就先后出品了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电影,例如《手机》、《天下无贼》、《宝贝计划》、《集结号》,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算是国内民营影视公司最成功的了。

2018 年,华谊兄弟开始出现危机,曾经被曝出3年巨亏62亿的负面新闻,甚至还出现老板王中军出售豪宅,变卖资产套现的消息。

说回到王文也身上,最初有网友认识她是因为2011年她曾手撕霍思燕。

当时华谊兄弟的事业如日中天,霍思燕作为华谊的艺人,时常和老板王中磊一起出席活动,久而久之,两人就传出绯闻。

要说公主不愧是公主,脾气也很彪悍,等到了霍思燕过生日的时候,好友李晨给她发生日祝福。

年仅13岁的王文也便跑到李晨的评论区好一顿冷嘲热讽,直言“先别过生日了,赶紧先学会怎么做人” 。

这...也真是一点面子没给霍思燕留啊。

之后王文也身上的争议点也不少,她曾一度和另一白富美綦美合交好。

綦美合为耀莱集团董事长綦建虹的女儿,而耀莱集团一度曾是中国内地最大的奢侈品代理集团。

可如今綦建虹已成了老赖,名下房产也被拍卖,綦美合也许久没有更新过社交账号。

在前几年他们各自家世还很显赫的时候,这两位白富美一度被称作追星界的扛把子。

綦美合最初因为和韩国组合EXO合影被粉丝网曝成名。

而王文也,自家公司就签约了不少艺人,她本人拍摄个作业都能找来井柏然主演。

家世摆在那里,和不少顶流爱豆都有过同框合影,当然让她们引来不少粉丝的猜忌和妒忌。

2017年,网上曝出王文也、綦美合和另外一个女生的三人群聊小组截图,截图显示"现在的女人试图想要帅哥微信,简直就是妄想,因为帅哥是我们的啊,这些农民。"其中一人附和道:"笑死我了"

讲真,这本来是小姐妹打趣开玩笑的话,可网友却不这么认为,有人看过之后认定这些话极具“侮辱性”,也侮辱了农民,是对农民群体的一种蔑视。

尽管之后王文也綦美合发文道歉,但“农民论”却成了她们身上挥之不去的负面。

甚至事情都过去了4年,如今王文也以导演身份出道,仍有不少网友评论反讽:“本农民不配看公主的戏”。

由此可见,综艺还没播出呢,王文也就已经遭到了不少人的抵制。

想来也是,自从某爽日薪208w曝光以来,谁都意识到娱乐圈的薪酬能有多离谱,星二代富二代本身就已经含着金汤匙出生,如今还有来霸占资源,实在很难不产生抵触心理。

且从最近几年来,娱乐圈里的富二代星二代的比例早已严重过高,甚至入圈的方式也上演了不同招数。

重金打造的类型当属太子陈飞宇和“破格公主”姚安娜。

陈飞宇2017年通过主演电影《秘果》出道,片子改编自饶雪漫同名小说,在那个时候饶的作品绝对称得上是大IP了,而且出道即男一,要说不靠家里关系那根本不可能。

一年后,陈飞宇主演的第一部电视剧《将夜》更是一众大咖当绿叶,一代男神郑少秋,影帝黎明,老戏骨倪大红,实力演员胡军还有安志杰等等,这资源,不红就没天理了。

同样还有华为公主姚安娜,出道就有纪录片,算是内娱爱豆头一份的待遇了。

单曲的制作团队更是了不得,“由知名音乐人Daryl K作曲并担当制作人,作为曾经签约过美国环球的制作人,Daryl K在归国后曾为多名当红歌手制作音乐。而词作人则是Tia D’Ajee Rice以及辰羽鸣,国际化班底强强联手,打造了姚安娜的首个单曲。”

出道不到一年就连出4首歌,是要质量有质量,要数量有数量。

最新的三首《信望ART》,还包括了填词人姚谦、音乐制作人陈伟、MV导演黄中平这三位大师,要知道他们曾被誉为是华语乐坛“最会塑造女性歌手”、“最懂得贩卖音乐情绪”的铁三角。

重金打造的出道方式一方面要考验家族实力,一方面多少还是要考验这些富二代星二代的能力。

而对于想要稍微轻松一点“滑进”娱乐圈发展的二代们来说,拍摄杂志封面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小s的女儿们,最一开始是妈妈带着三个女儿合体拍杂志先试试水!

接着,三姐妹

再到老大和老二合拍,

老大单独解锁封面

最后,14岁的老大接到代言,算是成功出道。

家人们,咱细品一下,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润物细无声高级入圈方式。

还有邱淑贞的大女儿沈月,家里正好还是做服装生意的,拍杂志的机会更是手到擒来。

以拍摄杂志封面试水,反正拍个照片也不需要任何才艺,轻轻松松。

另外还有不少参加综艺出道的,不及陈飞宇,姚安娜这种高调入圈,但终究也是一出场就拿到了很多人可望不可即的资源。

黄日华和秦沛各自带着他们的女儿们曾一起参加《女儿们的恋爱》。

内地知名演员张凯丽,宝贝女儿张可盈16岁就在她的提携下参演话剧。

之后2016参加选秀节目《夏日甜心》,

2017年录制《一年级·毕业季》,

2018年又以芒果新声班学员身份参加《声临其境》。

焦恩俊的女儿焦曼婷虽然没有借着《创造101》的这档网络综艺出道成功,但是人气和社交平台关注粉丝数量也是有了明显的上升。

还有洪欣儿子张镐濂,也参加了《以团之名》。

无论星二代,还是富二代,毫无疑问因为他们的加入都让娱乐圈的普通小艺人更难有出头的机会。

现实就是公平是不可能公平的,这些人的起点很可能就是一些小艺人历尽千辛才达到的终点。

但幸而艺人这个行当最后还是要靠实力和一些些路人缘的。

最后,只能说一句,当心捧得越高摔得越惨,你我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