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行唐上碑镇毁地400多亩为建光伏电站?村民称被迫签合同

河北行唐县上碑镇地处平原,粮食作物以小麦、玉米、薯类为主。5月13日,该镇四个村的村民向开屏新闻记者反映,当地为建光伏电站,强占了村民们家庭承包的责任田,当时已经毁掉了400多亩已经抽穗的小麦。部分村民按下红手印,向当地政府请求停止光伏电站施工,“我们要我们的土地,我们把钱还给他们”。

记者5月15日向村委会和相关部门求证,有两个村的村支书称,没有强迫村民签合同,系村民自愿,目前村委会尚未与建电站的行唐县行特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行特公司)签合同。上碑镇政府一工作人员则称,针对此事,政府已成立调查组,目前正在调查中,调查完后会给一个完整全面的通报。

百亩小麦被毁

“他们就是强行霸占土地,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上碑镇祈后村村民段某告诉记者,他们村东有200多亩地,土质好,小麦每年4、5月份长势良好,今年这个时候,小麦已经开始抽穗了。

去年4、5月时,村领导通知,村委会要租赁村里的部分土地,“建光伏电站,说是造福我们老百姓,我们也不懂是个啥,也没有人来告诉我们是干什么的”。村民张某丽说,村里大部分村民并不同意把土地租出去,因为“地是农民的命根”。张某丽还说,去年有一些村民签了协议,今年地被毁,现在后悔了。

段某说,村里大多数男人都去外地打工了,留下的很多是妇女、老人和孩子。怕自己的地被圈了,“我们就天天去守着,但是那天中午回家吃饭,他们开着机器进来,麦苗就被毁了”,段某说她家有6亩地被毁。

事发4月15日,“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戴着小红帽,二三十个年轻力壮的人,用铁丝网把地圈起来,不准我们进来,我们的地就眼睁睁被毁了”。

张某丽说,除了他们村,还有三个村的麦地被铲平。

刘家庄村与祈后村比邻,村民刘某娟家的3 亩地也在这次建光伏电站的过程中被毁了。 “去年5月村里就来人跟我们说,对我们老百姓有好处,但是我们的电一直都在用国家的,也交水电费,很方便。”刘某娟说,刘家庄村现有100多户600多人,“村南200多亩地也被圈了,现在已经开始施工了”。

村民反映,除了刘家庄村、祈后村,还有东北街村、南埌坝村的土地用于建设光伏电站。

图为施工现场

阻止占地起冲突

今年4月中旬,几村村民不同程度与施工方发生了冲突。

村民传给记者的视频显示:田地一部分只剩黄土,还有一些麦苗已经被轧倒,只剩下麦茬,一片杂乱;一些土地已经被完全铲平,打上了水泥桩,机器施工的声音清晰可闻;有一女性村民被人抬出杂乱的麦地,一男子俯躺在地,场面混乱;有身穿蓝色制服的人在录像和拍照,以及戴红色施工帽的施工人员。视频里有人说:“抢老百姓的地,还有法律没有,公安在录像,这是啥意思?”

众多村民说,这些戴施工帽的人身份不明,可能是行特公司的人。

刘家庄村村民张素霞告诉记者,她有一亩地,丈夫在外打工,两个小孩还在上学。“我得靠这些地生活,所以坚决不同意租地,也没有签合同。”二十多天前,她看到施工的人在自己地边打桩,上去阻拦时被打,她说:“十几个人都是30岁上下,打我一个50多岁的老人,打得我昏迷过去。”

同样被打的还有东北街村村民李某宾。据其父亲告诉记者,去年,村干部告诉村民,村委会要租地建电站,后来又说要流转。“如果流转,我们几辈子的地就没有了,我们坚决不同意。”在村民不同意的情况下,镇政府下来人,“一开始说是自愿,之后就变成了强迫,不租也得租”。

张父说,三四天前,儿子发现有人在地里打桩,“从我地里过机器,儿子不让过,便躺在地里,被他们拉起来打了一顿”。村民报警后,“公安说不管这事,不能影响施工”。

多位村民也作证说,事发时村民报警,但是警方没有管,即使“他们就在现场”。

图为施工现场

强制打钱给村民?

众村民说,行特公司建电站,土地租赁是一亩1200元/年,先跟村民签五年,租期二十年。青苗费只有一季,赔付1500元。

自称被打的张素霞告诉记者,五一假期前几天,“村委说租也得租,不租也得租,强行让我签了字,打了五年7500元钱在我卡上。我不要钱,我要我的地”。

祈后村69岁的连某岗告诉记者,他今年70岁了,他的2.56亩地是被迫签了合同。他说:“十几天前乡政府逼迫签的,地全部被割了,强制把17000元五年租赁的钱打进了卡里。村委都有我们村民的卡号。”

在连某岗所签订的合同中,记者看到,该合同为土地租赁合同,其显示:“为了提高土地利用价值,增加农民收入,经双方充分协商签订本合同。”但连某岗否认协商,“是强迫,不是自愿”。

祈后村民肖某贵说,他的地有3.5亩被占。“不告诉我们是哪个公司占地,都是不明身份的人来施工。后来我们去问村支书,他说不知道。”之后,在村民不同意的情况下,这些人便开始用铁丝网圈地,堵村口,“机器进地里开始犁田”。“我们后来知道是这镇上搞的项目,但问了镇上,也没有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肖某贵说,内联没有签合同,但是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对方在卡上打了钱,“不要钱都不行”。

基本农田被改成了一般农田?

东北街村村民代某某告诉记者,他们村约有1500人,人均土地不到一亩,基本农田位于村北连成一片,村集体没有厂矿企业,多年来,村民以种地为生,在第二轮家庭土地承包时,村集体土地均以家庭承包的方式给村民经营。近几年依据国家政策,村民均办理了土地承包证,村民依法确认了自己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最早的时候,大概是2018年,我们的土地证是基本农田证。到了2019年,村南的1000多亩地变更成一般农田。是谁变更的?我们去问过,政府说不知道。”代某某说,现在该村被光伏电站占用了五分之一的田地。

“任何人都无权侵犯村民的承包经营权。”祈后村段某说,他们村的基本农田是岗坡地,不能种植主要农作物,非基本农田的地是老百姓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口粮地,但在这次光伏电站建设过程中,被租赁占用了。她也曾就土地变更的问题问过镇政府,但也得不到答复。

祈后村村民连某岗出示的合同显示,甲方为连某岗,乙方为祈后村村委会。而土地是租赁给祈后村村委会的,村民委托村委会又将土地转租给承租方,用于行特公司建设200兆瓦光伏平价上网发电项目。

该合同约定,租期20年,租金分四阶段结算。每阶段5年,第一阶段为1200元/年,每阶段依次递增100元。值得注意的是,此合同的某些时间项内容为空白。

数位村民告诉记者,他们都不情愿签订合同。有人说:“但地被他们铲了,还强制把钱打进了我们的卡上。我也是被他们逼迫签的,村支书连合同都没有认真给我们解释。”还有村民称,自己并没有签合同,但是地还是被平了。

除了麦田以外,南埌坝村村民还告诉记者,坟地也要被租赁用于电站建设。

该村村民张某某说,她现在天天都守在自家的8分坟地里,怕自己不在的时候坟地被平了。与张某某类似的另一位村民称,他也天天来守着家里的6分坟地。

另一位村民刘某告诉记者,她家坟地在1亩多的麦地里,前几天疏忽,中午从家里出来,发现麦地没了,只剩了麦茬。“我不知道要建电站,村里也没有通知我,现在地没有了,但坟是去年才安葬的老人,不能平了。”

上述三位村民称,他们都没有签合同,也没有收到钱,但他们“只想保住自己的地,不要钱”。

据村民们说,南埌坝村范围内的100亩地已经被铲平打上了桩。

图为村民与村委会签下的土地租赁合同

村支书:未逼迫村民签合同

长势良好的麦地被村委会租赁,并用于建设光伏电站项目,是否经过了相关程序审批?在建电站之前是否征得了村民的同意,签协议有逼迫和强制情节吗?

5月15日,记者致电祈后村,村支书肖某五告诉记者,在租赁土地的事情上,村委会先与农户签合同,再与行特公司签合同。“我们和行特公司有一个意向协议,但没有合同,我追着他们拿合同,到现在也没有拿到。”他说,上碑镇一共有4个村的土地被租赁,是政府安排的,目前祈合村是没有和该公司签正式合同的。

“农户的钱给农户,不通过村委会。”肖某五说,未逼迫村民签合同,早在去年就有部分村民签过合同,是跟村委会签的,“农户签了协议以后,钱是由行特公司打入农户账户的”,他说,租赁费有一部分是给现金,也有一部分是打入农户银行卡上的,“去年冬天是公司这边发现金,今年是打了一部分在卡上,不可能给公司提供卡号”。

另外,他说,发电项目是政府的重点工程,镇政府、村委会都给农户做过工作,去年冬天有80%的农户签了协议,今年又签了少部分。

东北街村村支书高某告诉记者,东北街村一共有374户,其中162户自愿与村委会签了租赁合同,“签了的村民都是自愿的,都按了手印”。签订合同的时间有去年4、5月,此外还有今年刚签的20亩地。农户与村委会签完合同后,村委会整体与公司签署合同,只是公司没有跟村委会签,原因是“村里的地没有租下来,只租了一小部分,项目计划租地1002亩,目前总共租地403亩,包括东北街村的103亩”。至于农户领到钱的问题,高某说,是公司打的钱,分现金和卡,卡号“是本人提供的,是本人在合同上写的卡号,村委会不会强行让他签,只是做村民工作,同意就签,不同意可以不签。村委会肯定是不强迫的,我们要维护乡亲们的利益”。记者问及发生冲突的事,高某说他在开车,随即挂断了电话。

记者随后联系王家庄村书记王某某,他婉拒了记者了采访。

天眼查APP上的信息显示,行唐县行特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3日,其经营范围包括太阳能、风力发电项目开发、设计、建设及运营管理,新能源开发等。记者致电其公司负责人郑权,他说村民与施工人员发生冲突时,他不在现场,不了解情况,建议记者咨询当地政府,“政府肯定会客观评价”。对于该项目的情况,他表示他管的项目较多,不了解这个项目。

村民表示曾向政府反映情况,那么政府是否知情,事发后政府是如何处理的?记者5月15日下午致电上碑镇政府工作人员杜某某。他告诉记者,他不了解大致情况,目前政府已经介入,会有一个完整的官方报告出来,“现在派了一个工作组,成立了调查组,他们正在调查中,某个人说的也不一定是真实的”。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开屏新闻精选】所有,腾讯新闻享有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开屏新闻记者 邓建华

责编 胡巍

校对 程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