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价暴涨,金店老板却说生意太难做了,都不敢去进货

全文3469字,阅读约需10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近两年金价暴涨,金店老板却表示生意太难做,不敢大量进货。

02金价高企导致消费者更青睐按克重计价的足金饰品,金店利润率大幅下滑。

03由于金价波动幅度远超往年,经销商们不敢大量进货,以免承担成本风险。

04然而,消费者在金价高企时选择观望等待,金饰销售受到影响。

05另一方面,金矿企业迎来泼天富贵,营收和净利润大幅增长。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今年4月,重庆市民在挑选黄金饰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 肖望
编辑 | 王伟凯
出品 | 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金价高不可攀,我已经好久没敢去逛金店了。”家住深圳水贝市场附近的于航(化名)对作者表示。
近两年,90后姑娘于航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黄金血脉”在觉醒,以前觉得老土的黄金首饰,现在越来越爱不释手,而且黄金还在不断增值。她趁着前年置办婚礼“三金”时买的金饰才380元/克,如今已增值上万元。近水楼台,平时逛水贝展厅也成为她最爱的日常休闲活动。但今年3月后,于航就没再踏入水贝市场的大门。
3月以来,金价开始罕见地急涨急落。上海黄金交易所信息显示,国内金价先是在一个半月间从480元/克飙升至577元/克,涨幅达20%超越去年全年涨幅。随后,又快速跌落至540元/克,在5月20日再度站上574元/克后,5月23日又暴跌至557元/克,这一价格仍处于历史高位水平。零售市场上,周大福、周生生等门店挂牌金价一度突破740元/克。
金价暴涨,金店老板们却高兴不起来。在四川地区经营黄金珠宝门店超过二十年的老板周洋(化名)对作者表示,生意太差,想把金店关了。
谁接住了金价暴涨的泼天富贵?
金店老板们也不敢进货了
看着金价冲上新高,周洋内心却十分复杂。一方面,门店的货品有所增值;但另一方面,来买珠宝首饰的顾客更少了。
周洋家的黄金珠宝店开了超过20年,但他却从没觉得生意像今年这般艰难。尤其是才过去不久的五一假期,周洋告诉作者,门店营业额和去年差不多,但利润却只有往年的1/5左右。
主要原因在于产品销售结构的大调整。镶嵌类、一口价类产品的毛利较高,这也是金店的主要利润来源。但当前顾客更青睐按克重计价的足金饰品,而门店的租金、员工成本等支出相对固定,导致利润率大幅下滑。
周洋表示,当前信息渠道发达,消费者不愿再为高溢价的“一口价”类产品、钻石类产品买单。此外,金价高企,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了观望等待。
“货品是有所增值,但金店主要还是要把货品卖掉获取利润。”周洋强调,现在销售差了,货品就流通不起来。
金价的震荡幅度远超往年。上海黄金交易所数据显示,国内金价在4月15日一度创下577元/克高点后快速下跌,在4月23日一度跌至544元/克。五一假期过后,金价在5月20日攀升至578元/克的高位,5月23日又猛烈下跌。
图片
今年以来国内金价走势;截图自上海黄金交易所
周洋颇有些后悔没有在4月下旬补货,但他更怕当时金价还会进一步下跌。周洋表示,当前经销商们根本不敢大量进货,只愿意拿回收的旧料“以旧换新”,这样可以避免金价剧烈波动带来损失,目前店内销售的基本是春节前的存货。而通常情况下,经销商们过一段时间就会拿现金补货,每次补货在一公斤左右,价值40多万元。
作为全国最大的黄金珠宝批发市场,深圳水贝对市场变化敏感入微。
“大家都躺平了。”有熟悉水贝市场的业内人士对作者表示。
金价暴涨暴跌带来的交易摩擦更胜以往。该人士介绍,金饰加工厂一般不备原材料,而是根据市场需求向上游料商借料,同时支付一定的利息。假设工厂和客户已经确定好结算价为500元/克,结果到了第二天金价跳涨到510元/克,工厂根本无法承担如此大幅的成本上涨,只能暂停接单,眼睁睁看着金价越涨越高。“到底谁来承担金价快速上涨带来的成本?这笔账怎么算都不划算。”
水贝商户们也备受煎熬。来买金饰的客户们不见了,而铺面的租金分文不少。“珠宝行业都是重资产,产品要卖的出去,资金才能周转起来,否则就会出问题。”该人士表示。
一家金店品牌负责人对作者表示,当前行业特别难,特别卷。金饰属于非必须消费品,在当前高位下,消费者宁愿推迟消费。此外,一些消费者的收入预期变弱,消费支出整体都有所压缩。
金店利润率大幅压缩,叠加消费者当前观望情绪浓厚,销售额下滑,一些品牌门店干脆关门退出。周洋介绍,某品牌门店在当地的6家店铺,如今只剩下一家,也不乏一些金店趁金价高企,清仓退出。
中国黄金协会在4月末也指出,金价高企及巨幅波动使得黄金加工销售企业生产经营风险增大,批发零售企业进货变得谨慎,首饰加工企业原料成本上升、出货量下降,部分中小型加工企业甚至停工放假。
金饰卖不动,消费者涌向金条
暴涨的金价面前,消费者越来越锱铢必较,或推迟购金,或寻找更具有性价比的购金途径。
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金饰需求总量为184吨,同比下降6%。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区CEO王立新指出,从价值角度,一季度国内金饰需求仍同比上涨9%,达到约900亿元,是有统计以来以价值计的最高的一季度。
王立新介绍,市场调研显示,今年一月份(春节前)的需求量是近几年最高,从业者原本满怀信心。但没想到,金价在3月份飙升,抑制了金饰的消费需求,消费者和零售商都对购金持谨慎态度。3月需求的走低部分抵消了年初的强势开局,导致一季度金饰消费总量并不突出。
与金饰相反,国内金条和金币需求达110吨,同比激增68%,这是自2013年以来最强劲的一季度表现。
相较于金饰,金条产品溢价较低,更保值。以5月27日周大福挂牌金价为例,其足金饰品金价为715元/克,而金条类产品为631元/克,同一时间工行如意金条产品价格则为565元/克。
山东招金金银精炼有限公司(下称“招金精炼”)是国内多家银行的贵金属产品定点委托加工企业。招金精炼副总经理王伟介绍,“今年金价高,激发了老百姓金条消费的热情,我们今年特别忙。”截至目前,招金精炼为银行加工的金条已近60吨。
社交媒体上,一些年轻网友支招如何买到性价比更高的金饰:从银行购买金条,在去打金店加工成戒指、手镯等首饰,工费可以低至10元/克,一只手镯轻松省下大几千块。
周洋还告诉作者,过往针对经销商的黄金批发市场如今也面向散客销售,价格只比卖给金店的价格贵3元/克。随着短视频快速传播,本地大量消费者都来这里采买。这种业内称为“水贝模式”的销售方式,对金店冲击巨大。
黄金成为过去两年来国内最好的投资品种,国内投资者对黄金ETF(以黄金为基础资产、跟踪现货黄金价格波动并能在证券市场交易的基金产品)的热情也不断升温。
截至一季度末,中国市场黄金ETF总持仓达到67吨,资产管理总规模达350亿元,再创历史新高。
4月末时,王立新介绍,截至当时统计,4月份中国黄金ETF大幅增长24吨,创下月度持仓增长的历史纪录,总持仓量已突破90吨。不过,随着金价上涨势头放缓,国内黄金ETF有所降温。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数据显示,4月中国黄金ETF最终增加17吨至84吨。
金店增收不增利,金矿迎来泼天富贵
2023年黄金大卖,让多家黄金零售企业收获上市以来最好业绩。但随之而来的2024年一季报却喜忧参半。
周大福(01929.HK)披露的今年前三个月经营数据显示,中国内地零售值增长12.4%。但具体到门店看,同店销售同比下降2.7%,其中黄金首饰同比增长3.4%,而珠宝镶嵌、K金首饰同比下降19.5%。
周大福2024财年中报(2023年4月初至9月末)指出,其由于黄金首饰产品营收占比从上年的76.5%提升至80.4%,导致毛利率下降150个点。另一方面,金价飙升以及优化定价策略,使得其调整后的毛利率增长330个点。
周大福并未披露其具体营业额相关数据。但对于黄金珠宝门店来说,这种消费结构的转变意味着利润率的大幅下滑。
周大生(002867.SZ)一季报呈现的趋势更为明显。一季度其营业收入达到50.70亿元,同比增长23.01%;但其净利润同比下降6.61%,为3.41亿元。
对此,周大生解释称,受外部经济环境因素影响,春节后黄金市场价格快速上涨,叠加节后效应,黄金消费及下游客户补货热情受到抑制,黄金品类的销售在节后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消费预期更加谨慎,可选消费品市场进一步承压。
黄金首饰的毛利率远低于镶嵌类首饰。以周大生为例,其黄金首饰毛利率为8.66%,镶嵌首饰毛利率为31.65%。
在周洋看来,金店品牌方较为强势,会要求经销商在进货时必须搭配一定比例的钻石镶嵌类产品。这些产品当前严重滞销,终端的销售状况反映在上市公司的报表上存在一定的滞后性。此外,周大福在市场上的认可度较好,其他品牌很难享受到较高的溢价。
在老凤祥(600612.SH)于5月10日举行的交流会上,有投资者提问:商务部监测数据显示,春节期间金银珠宝销售额同比增长20%左右,但老凤祥一季度销售额增加4.36%,是否略低?
对此,老凤祥董秘邱建敏解释,今年春节的订货会销售同比实现增长,但因为后期黄金价格的涨幅较大,尤其是整个3月上海黄金交易所金价涨幅约10%,期间金价每克涨幅超50元。金价的急速上涨对终端的消费有较大的影响,进而对公司一季度的销售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图片
而在黄金产业链的上游,作者在近期走访时了解到,金矿企业们正马不停蹄加快生产。
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金矿产量同比增长4%至893吨。王立新介绍,在当前高金价吸引下,金矿公司加紧生产,但矿产金的供应量很难有大幅度的变化,变化幅度往往在1%-2%的平均值。4%是有史以来最高的一季度供应量。
不同于煤炭、钢铁等商品,其价格受供给直接影响,存在波动明显的周期。金价与金矿产量的关系并不直接相关。有业内人士对作者表示,金矿的开采成本相对平稳。随着金价上涨,金矿企业迎来泼天富贵。
以国内矿产金产量最高的山东黄金(600547.SH)为例,其2023年矿产金产量41.78吨,营收592.75亿元,同比增长17.83%,净利润23.28亿元,增幅86.57%。今年一季报显示,其营收达到189.57亿元,同比增长44.73%,净利润7亿元,同比增长59.48%。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