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国际社会发展的怪现象:经济越发达,政治越倒退

全文2475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当今国际社会发展呈现经济越发达,政治越倒退的现象,原因在于人性中的全球主义与民粹主义的矛盾。

02全球化经历了一个由健康飞速发展的好时代转向堕落倒退的坏时代,技术和伦理退步与经济发展相悖。

03由于政治保守和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猖獗,国际关系从向善发展转变为向恶发展。

04然而,严重的全球问题如地球变暖、恐怖主义、结构性失业等,促使先知国家共同防御,开启新的国际规范。

05只有向善发展、向好发展的意愿与努力,才能把人类、全球化推向良性发展的轨道。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怪诞、诡异的时代,既追求全球化,又追求逆全球化;本来资本追求的最大利益是经济利益,但各大国追求的政治利益却不惜牺牲巨大的经济利益;追求和政治安全匹配经济安全,不惜影响经济的飞速发展;技术在不断进步,政治伦理却在不断退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其背后的原因和根源是什么?
图片
我的答案很简单,那是基于人性中的全球主义与民粹主义的矛盾,基于人性中的技术进步与伦理退步的矛盾。
全球化经历了一个由健康飞速发展的好时代转向堕落倒退的坏时代。当全球主义战胜民粹主义、经济利益战胜政治利益、技术和伦理比翼齐飞的时代,全球化就会得到长足的发展,民粹主义就退居二线,不仅经济利益、技术进步成为人们追求的第一目标,而且伦理道德的水平也随之提升。因此就有了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全球化的飞速发展,也就有了健康的中美关系、互利共赢的中欧关系等,各大国之间的关系充满了一片祥和与友好的文化属性,为此营造出充满和平与发展的祥和景象。
图片
但是那个充满好日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近年来,也就是21世纪第二个十年之后,国际关系充斥着各种国际冲突,开启了新冷战态势,中美关系从合作共赢为主转化为对抗冲突为主,中美友好关系降到了冰点,美国带领北约西方国家开始围剿中国。因此出现了中美关系的贸易战、信息战、科技战、金融战等种种冲突与对抗,宁可付出巨大的经济损失也在所不辞。
也因此出现了动用战争手段,还美其名曰特别军事行动的俄乌战争。俄乌冲突表面上是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战争,实际上是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冲突,俄罗斯近年的衰退,根本上源于侵略乌克兰领土,由此引爆的美国领导北约与俄罗斯进行对抗,对俄罗斯的惩罚,加速了俄罗斯的衰落。
俄乌战争与中美冲突导致了全球化时代从积极的时代转化为消极的逆全球化的时代,全球化由良性发展转向恶性发展,成为这个时代最大的特征。为此才出现了恶性的台湾问题、恶化的中美关系和中印关系,出现了中国和菲律宾的对抗,如此等等。
可以说,全球化已经从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转向对抗与敌对为主题的时代。实践已经证明,当今时代再也不能说“和平与发展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必须要说“对抗与敌对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
时代主题这种由向善发展转变为向恶发展,究其根本在于国际关系的文化属性或者伦理趋向是由向善发展转变为向恶发展。
如果我们从国际关系伦理学、政治学角度解读上述现象,那就是因为,政治安全、经济安全问题源于政治的保守,源于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猖獗,并极度走向极端,以至于成为全球主义、全球化、经济技术发展的桎梏。以前在全球化向善发展的时代,互联网能够迅速恩惠于全人类,但现在是国际关系向恶发展的时代,芯片技术、AI、ChatGPT等高科技的发展充满了闭关锁国,西方拒绝把这种高科技的好处施惠于中俄等东方国家,逆全球化的现象甚嚣尘上。
图片
不难看出,这几年逆全球化、民粹主义等向恶发展的现象呈现上升态势,国际社会秩序遭到更多的破坏,民族国家的矛盾更加激化,国际社会更加动荡,国家间的敌对越来越汹涌。为此,互惠主义、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营造出来的和平与发展不再是国际社会发展的主流,相反却被民粹主义所取代,就像美国人和台湾人所说的那样,如果大陆武统台湾,那么他们就要炸毁台积电,绝不留给中国大陆。
我们也不难发现 ,历史的车轮滚滚先前,技术进步一直在向前发展,但不是每一次技术的进步都会导致国际政治的进步。历史事实已经证明,国际政治时而进步,时而倒退。上个世纪末的技术进步导致国际政治的巨大进步,这个世纪初,尤其是21世纪第二个10年以后,人类进入到一个技术越是进步,国际政治就越是退步的时代。
我们深知,只有国际社会受到的伤害足以让当事人撕心裂肺的时候,才会唤醒一些先知国家奋起努力建构新的国际规范或国际新秩序,才会抛弃愚蠢的逆全球化、民粹主义的糟粕。但那需要有一个过程。
从根本上来反思,在全球化向善发展的时代,如互联网等新技术会很快恩惠于去人类,不分阶级、不分性别、不分年龄、不分政治意识形态,却能最大限度地无差别地恩惠于地球上的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然而,在全球文明发展进程进入到向恶发展的时代,芯片技术、AI、ChatGPT等新技术发展的速度虽然是惊人的,但对地球人的恩惠不再在不分国家、不分政治意识形态无差别地恩惠于地球上的每一个人,而是最大限度地根据政治文化意识形态为准星地封锁高端技术,全球化开始碎片化、板块化,美国最新高端科技绝不把恩惠给中国人,更不会给予俄罗斯人,总之西方的最新最好的东西绝不再给予东方人。
我们这个时代,人工智能的发展极大地威胁着人类,冲击着人类的伦理,各种国际冲突把人类带向了死亡的深渊。那么人类会这样一直走向死亡吗?有出路吗,出路又在哪里?
出路当然有,事物的发展规律往往是否极泰来。很多普遍性的全球问题促使先知的觉醒。觉醒的先知包括知识精英和政治精英等。他们不单是“春江水暖鸭先知”,而是“问题严重鸭先知”。严重的全球问题让他们觉醒了。
全球问题有很多。全球问题是指当代国际社会面临的超国家、超地区界限的,却关系到整个人类生存与发展的严峻问题,如和平转向战争、发展转向了对抗,还有气候变暖、生态失衡、环境污染、人口爆炸、资源短缺、国际恐怖主义、跨国犯罪和信仰危机,等等,数不胜数。
最严重的就是地球变暖、恐怖主义、结构性失业、人工智能对人类伦理的挑战。这些共通性的全球问题需要全世界各国的共同防御。
世界各国,为了解决地球变暖问题,开启了低碳经济、绿色产业的发展;为了避免普遍的结构性失业,充分开发第三产业;为了避免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威胁,把控人工智能的发展渠道,充分利用人工智能有利于人类的方面,杜绝、防止、预防人工智能沿着不利于人类的发展,有些国家已经开始合作,希望的曙光已经出现。如近年来,在如此糟糕,对抗如此严重,数字化技术竞争如此激烈的年代,美国和中国居然已经开始协商,已经开启了成就人工智能问题的谈判。因为,中国和美国都害怕人工智能控制整个人类,为的都是避免全人类的毁灭,都在担心人工智能的不当使用,会给人类带来的灾难与毁灭。最重要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大国从开始讨论解决全球问题,走向构建新的国际规范。现在只是刚刚开始。
我的结论是,只有向善发展、向好发展的意愿与努力,才会把人类、把全球化推向良性发展的轨道,如果拘泥于狭隘的民粹主义、国家主义的发展,只能把人类推向恶发展、向坏发展的轨道。不要相信,前途是光明的、道路上曲折的,人类是曲折向前、螺旋向上发展的旧理念,如果一味地纵容、怂恿狭隘的民粹主义、国家主义的发展,人类必然走上灭亡的深渊。人类发展是有选择的。
您有什么看法,可以在评论区永远留下您的高见。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