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来了”!这位北大博士创始人却“出局”了

全文2464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北大博士创始人邵凌霜创立的元光科技向港交所主板递交上市申请,中金公司担任独家保荐人。

02公司毛利率高达76%,但过于依赖单一产品“车来了”。

03由于创始人涉案,邵凌霜家族仅能享受元光科技上市资本盛宴的一部分。

04然而,滴滴和阿里巴巴分别持股18.11%和10.46%,高于邵凌霜家族。

05元光科技募资将主要用于增强技术能力、销售和营销、招聘及营运资金等。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日前,“车来了”所在的公司MetaLight Inc.(下称“元光科技”)向港交所主板递交了上市申请,中金公司是独家保荐人。
IPO日报注意到,这家阿里巴巴和滴滴都看好的公司毛利率高达76%,但过于依赖单一产品。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创始人因涉案而遗憾“出局”,难以因IPO资本盛宴而狂欢。
图片
来源:张力
年收入1.75亿
元光科技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数据智能公司,由北大博士邵凌霜创立。
元光科技专注于利用时序数据(按时间顺序排列的数据点)来发现及预测分析对象随时间变化的趋势、模式及波动特徵。通过利用大数据分析及人工智能技术,在各种应用场景中为个人、企业及政府提供精确预测并支持智能决策。
2013年,元光科技推出“车来了”移动APP。通过分析交通机构授权的GPS数据、用户查询记录和搜索历史以及公交和用户的数据汇总,提供即时的公交时刻表及准确预计的车辆到达时间。该应用程序通过降低等待时间的不确定性和降低乘客错过公交的可能性来提升出行体验。
“车来了”培养了庞大而活跃的用户群。截至2023年12月31日,用户数超过263.7百万,2023年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约25.3百万。截至2023年12月31日,“车来了”的地域范围已扩展至全中国近450个城市及乡镇。根据灼识咨询资料,截至2023年12月31日,按城市覆盖范围计,“车来了”成为中国最大的实时公交信息平台,业务遍及264个城市。
以“车来了”获得的数据洞察为基础进行拓展,元光科技还提供面向交通机构(如地方交通部门及公交公司)需求的数据分析产品及服务。通过对公交运营的实时监控、对公交数据准确性的提高、对公交路线的优化及对新路线的规划,元光科技帮助该等机构提高运营及管理效率。2023年,根据灼识咨询资料,按收入计,元光科技在中国公交行业时序数据服务提供商中排名第三,录得收入1.745亿元。2021年、2022年,元光科技的收入分别为1.63亿元、1.35亿元。
2021年-2023年(下称“报告期”),元光科技的毛利分别为1.23亿元、0.99亿元及1.33亿元,稳定增长。报告期内,元光科技的经调整净利润(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约为0.44亿元、0.1亿元、0.47亿元;经调整净利率(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为27%、7.2%及26.6%。
需要指出的是,报告期内,元光科技的毛利率保持在较高水平,分别为75.1%、73%和76.3%。
于往绩记录期间,元光科技通过提供移动广告服务及数据技术服务产生收入。其中移动广告服务占比在85%到97%之间,为主要收入来源。
这些广告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车来了”,并按每千次广告收费,广告主为其广告收到的每千次观看或展示付费。
公司在“车来了”销售广告库存,是通过与广告商的程序化广告平台合作,或直接与品牌广告主合作。元光科技作为媒体发布商,通过拍卖机制将“车来了”上的广告库存出售给合作的程序化广告平台上的广告商。平台收取的广告费乃根据“车来了”广告的曝光量决定。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1年、2022年及2023年12月31日,元光科技分别录得负债净额2.1亿元、2.62亿元及2.66亿元。元光科技称,主要是由于公司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损益的金融负债结余为3.29亿元、3.9亿元及4.03亿元,该数值增长主要是由于公司的估值增加。
此外,元光科技还表示,随着公司在竞争加剧的情况下继续发展业务,公司无法保证日后将能够继续实现盈利。公司实现盈利及维持财务表现的能力将取决于影响中国公交行业的一般因素,以及公司扩大用户群及提高用户参与度的能力、公司扩大地理覆盖范围的能力、公司提供有效广告服务的能力、使变现渠道多样化的能力、公司对技术基础设施的有效投资以及公司提高运营效率的能力等具体因素。
本次港交所主板IPO,公司募资将主要用于增强技术能力;销售和营销工作以增强的市场占有率及品牌知名度;招聘;以及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元光科技表示,公司可能会投资开发新计划,以实现变现渠道的多元化并确保可持续发展,这可能会对公司的短期财务表现产生负面影响。
创始人“出局”
2010年,从北大计算机系博士毕业的邵凌霜创立了元光科技集团的主要运营公司武汉元光,并于2015年5月21日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为豁免有限责任公司,作为本集团的最终控股公司
武汉元光初始注册资本为50万元。成立时,邵凌霜及父母Zhao Huaying女士及Shao Baijin先生分别持有武汉元光当时注册资本的80%、10%及10%。也就是邵凌霜家族全权持股。
2010年2月至2016年12月,邵凌霜担任武汉元光的首席执行官、董事及法定代表人。
令人意外的是,邵凌霜及当时的武汉元光若干员工(统称“被告”)涉及刑事诉讼,且被起诉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法院认为,被告利用数据抓取软件从第三方服务器获取包含公交车运行情况及预计到达时间信息的原始数据集,以提高“车来了”显示信息的准确性,并对被告判处缓刑。缓期执行完毕后,法院宣布不再对被告执行原先的监禁判决。
邵凌霜于案件后辞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及董事职位及集团所有主要实体的首席执行官及董事职务,退出了元光科技的运营工作。
2017年4月18日,邵凌霜本人及代表Bus Dream签署了投票协议,将其持有的WeBus Ltd.全部58.63%股权的投票权授予孙熙(“2017年投票协议”)。孙熙也是公司目前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
孙熙也是一位北大博士,其于2003年7月获得中国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系学士学位,于2009年1月获得中国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博士学位。
案件后,通过股份交换,邵凌霜持有58.63%股权的WeBus Ltd. (元光科技曾经的最大股东)不再持有元光科技股权。此外,元光科技亦向Bus Dream回购股份。截至本文件日期,邵凌霜(通过Bus Dream)拥有元光科技约4.46%权益,低于5%。
此外,孙熙与陈晓、肖平原及彼等各自的控制实体(即Meta Hope、Bus Hope及Bus Cherish)为一致行动方,合计持股约20.75%;股份激励平台WeBus Light Ltd.、WeBus Data Ltd.合计持股约11.99%。公司CFO吕露持股为3.67% ,Meta Shine持股为4.33%。
辛苦创立公司,邵凌霜家族却因涉案“出局”,只能享受元光科技上市这场“资本盛宴”的一部分,而投资了公司的滴滴和阿里巴巴却持股更高。
凭借“车来了”APP,元光科技进行了A轮、A-1轮、B轮、B-1轮、C轮融资,其中,阿里巴巴参与了公司A轮、A-1轮、B轮融资。
目前,滴滴旗下Cheering Venture持股18.11%,阿里巴巴持股10.46%, CBC宽带资本持股10.51%,红河创投持股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