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回到过去”?这个国家依然生活在2016年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6月16日文章,原题:这个国家依然生活在2016年 9月11日,埃塞俄比亚人将庆祝上一年的结束和新一年的开始。然而,根据埃塞俄比亚的历法,这个东非国家在几个月后迎来新年的时候,严格来说应该是2017年。为什么这个非洲第二人口大国比全球大多数国家“落后”了7年零8个月?对于生活在一个日益相互联系的星球上的埃塞俄比亚人来说,这为何讲得通呢?答案在于几个世纪前的传统以及坚定的民族认同感。
在埃塞俄比亚,人们认为耶稣基督的出生年份比格里高利历法或“西方”公历晚七八年。据专家介绍,罗马教会在公元500年调整了其计算方法,而埃塞俄比亚东正教选择坚持古代的日期。
埃塞俄比亚旋转旅行社的首席执行官埃舍图·格塔丘说,“我们是独一无二的,从未被殖民过,有自己的日历,有自己的字母表,也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埃塞俄比亚日历被认为至少可以追溯到1500年前,与亚历山大科普特正教会的科普特历有很多相似之处。它有13个月长,其中12个月有30天,最后一个月只有5天,闰年则有6天。
去埃塞俄比亚旅游的游客经常惊讶地发现自己“回到了过去”,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他们的困惑。
由于在该国的国际企业和学校倾向于遵循公历,许多埃塞俄比亚人别无选择,只能同时使用传统的埃塞俄比亚日历和西方日历。目前在德国的埃塞俄比亚考古学家特克勒说,一些机构在与埃塞俄比亚人(特别是那些在农村地区的人)和那些在国外的埃塞俄比亚通信时,必须不断在两种日历之间切换,兼顾不同日期和时间。
当试图将埃塞俄比亚历法与西方历法融合时,即使是像申请出生证明这样简单的事情,也会带来问题。专门研究中世纪欧洲和非洲历史的德国历史学家克雷布斯举例说,“假设一个婴儿3岁,你向当地政府部门申请了出生证明。你根据埃塞俄比亚的时间系统陈述时,可能会导致生日增加一倍或三倍。”
克雷布斯表示:“你只需要适应这个系统,从一个切换到另一个。所以你甚至不再主动意识到这是一件人们可能会感到震惊的事情,因为它变得如此正常。”古埃及历法就是一个例子,她说,“这显然是一种非常不同的计算时间的方式。”
克雷布斯认为,近年来,人们对埃塞俄比亚历法的兴趣有所增加,这可能与埃塞俄比亚历法与公历“非常接近”,但又有所不同有关。摄影师加绍是许多埃塞俄比亚人中的一员,他们已经适应了在两种日历之间相对松弛地移动。然而,他承认他更喜欢埃塞俄比亚的历法,认为它“更有逻辑”,特别是在指称一年的开始时。新年在雨季结束时到来。埃塞俄比亚本土的花“亚的斯亚贝巴”就在这段时间盛放,并已成为该国新年的象征。
加绍说,“这就像一个新的开始,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此后降雨量渐渐变少,到处都是绿色。”他接着指出,在1月1日庆祝新年在埃塞俄比亚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一天正值旱季,而9月11日(闰年9月12日)也标志着埃及新年的开始,因此,此时庆祝新年是合理的。同时,克雷布斯强调,“除了基督教从罗马帝国挪用异教节日之外,没有任何理由建议新年应该开始于12月和1月之间的门槛。所以我认为这更有意义,因为它经常与雨季的尾声相吻合。雨季还没有结束,但正在消失。”
特克勒说,许多埃塞俄比亚人对西方世界的做事方式不感兴趣或不关心。(作者塔玛拉·哈丁汉·吉尔,陈欣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