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Living | 雕刻匠人沈浩:加点创意,让老手艺焕发新活力

3把刻刀,1张长桌,半个多月的精雕细琢,108粒只有拇指大小且神态、服饰各异的弥勒便从橄榄核里、朱砂矿石中“走”了出来。这一系列作品在第二十届文博会上一经亮相,就被抢购一空。当人们还在回味绽放于作品上的传统工艺时,施展“魔法”的雕刻匠人沈浩,已经沉下心来,在位于福田区新闻路的一间工作室内,醉心创作新的作品。
图片
沈浩是深圳市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首批乡土人才高级乡村振兴技艺师。他深耕手工艺术行业30余年,致力于发扬和传承传统雕刻技艺。在不断提升雕刻技艺的同时,沈浩也在不断追求创新,其作品形式多样,不拘泥于某一种材质和手法,在他的巧手下,看似老派的文玩产品,也焕发出新的活力和光彩。
图片
由兴趣出发,锤炼技艺
经常会有人问沈浩,师从哪里?沈浩坦言,其实他并没有师门,也没经过系统的美术学习,主要靠自学。
沈浩1969年出生于文化古都苏州蠡墅镇。他家周围有很多从事木雕、石刻、刺绣等行业的传统手艺人,耳濡目染之中,他对雕刻产生了兴趣,经常跑去看周围的工匠干活。就这样边看边学,慢慢摸出了门道。“我小时候还算是比较有天赋吧,基本的技法都是一学就会,一些比较复杂的技艺,只需周围的老师傅稍加指点,就能融会贯通。”沈浩说。
选择专业时,沈浩虽然在家人的要求下念了机械专业,但他从没有荒废雕刻手艺。在日常的积累和练习中就将相关的技法学了个七七八八,这也为他日后叩响雕刻艺术的大门奠定了基础。
图片
沈浩记得,他人生的第一件雕刻作品,是一个玉雕的小老鼠。“老鼠是十二生肖之首,我很喜欢这个形象,当时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就在桌子下悄悄雕。”沈浩说。那一年,他才刚上小学三年级。那个玉雕小老鼠,用如今的眼光来看,可能线条还稍显生硬,样式也过于简单,但作为见证他艺术生涯起点的作品,依然被他的母亲珍藏了很多年。
毕业后,沈浩毅然决然地选择投身到感兴趣的雕刻事业中去。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他不断锤炼技艺,熟练掌握了圆雕、浮雕、薄意雕等多种技法,审美和技法都得以提升,也深刻感受到坚守传统手工技艺的艰辛和不易。
“雕刻是一个精细活儿,要坐得住,有耐心,手要稳,下刀要准。”沈浩常常是刻刀不离手,日以继夜地雕刻各种器物,他的双手在年轻时便已布满了厚厚的老茧,每个手指的关节也因为常年抓握和固定器物而变形了。
图片
除了主观因素之外,很多外部的客观因素也会直接影响作品的完成度。比如,温度和湿度。空气太干燥不行,木头容易开裂,温差太大也不行,玉石容易热胀冷缩而崩碎,导致前功尽弃,甚至戳伤手。
沈浩介绍,刚入行时做玉雕最是辛苦,要一边刻一边冲水。苏州的冬天温度低,湿度大,又无暖气,做玉雕时,双手要在刺骨的冷水里来回冲刷,还要保持稳定性,一笔一划都不能刻错,需高度集中精力,对精神和肉体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经年累月地干下来,雕刻匠人的手,哪有不带伤痕的呢?”沈浩苦笑着说。
图片
雕刻工作无疑是枯燥的,但沈浩也有自己的乐趣,他很享受亲眼看到一件作品在手里成形的过程。“我们拿到手的只是一个形状模糊的原料,要慢慢构思、雕刻、打磨,最后出来一件精美的艺术品,那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对于沈浩而言,手工雕刻的每一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他甚至能记得雕刻同一个款式的两个作品时,对应的天气和心境。“好的作品,不仅是匠人的自我表达,也是时间共同参与的杰作。”他说。
图片
凭闯劲鼓帆,下海创业
沈浩和深圳的结缘,要从他的父辈讲起。改革开放后,深圳的快速发展举世瞩目,他的爸爸常常来深圳出差,他也在上世纪80年代跟随父亲到过深圳,对深圳的发展惊叹不已,也对这里温暖的气候念念不忘,心中萌生了对深圳的向往。
1992年,在雕刻上已经学有所成的沈浩,偶然得知深圳工艺服装工业公司正在招打版师,他一合计,觉得这活儿他也能干,便收拾行李前往深圳应聘,最终也凭借着自己的工艺美术基础和技能,过关斩将顺利拿下这份工作,加入了深圳热火朝天的建设浪潮。
在完成打版师的工作之余,沈浩也在坚持做着雕刻相关的副业,成为上世纪90年代的“斜杠青年”。
1996年,沈浩辞去稳定的打版师工作,开始创业,专心做起了雕刻。那个年代,深圳的文玩市场发展并不成熟,相关的产业链也不健全,很多原料和配件等都需要回到苏州去购买。“我常常在深圳、苏州两地跑,每次单程都要坐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沈浩说。
图片
在深圳创业的过程中,沈浩常常忙得脚不沾地。采购原料、雕刻、出货等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完成,常常是早上8点起床就开始工作,简单吃完早餐后就去店里一边做雕刻一边看店,直到下午6点闭店。闭店后,他自己往往还要继续工作到晚上11点半才休息。因为长时间做精细的雕刻活儿,沈浩的视力出了问题,早早就戴上了老花镜。
创业的经历虽然很辛苦,但沈浩觉得从苏州来深圳闯荡,是一个正确的决定。“深圳给了我更多的发展机会,这边的文玩市场有很大的开发空间,政府也对我们传统手工艺人提供了政策和资金扶持。”
经过时间的沉淀与淬炼,2000年以后,沈浩开始在深圳雕刻圈里小有名气了。那之后,沈浩做了两件事。一是继续学习深造,将自己对雕刻艺术的思考形成理论,并发表了相关的论文。第二件事就是招收徒弟。在沈浩看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很重要,他希望能将自己从苏州带来的一身技艺传给徒弟,让传统雕刻技艺也能传承下来,发扬广大。
图片
以创意执刀,雕刻美好
近年来,随着沈浩雕刻技艺的持续精进,其作品也得到业内外的认可和好评,在多项专业评比中获奖,有的还被国内外收藏家、博物馆及拍卖机构收藏。
在前不久举行的第二十届文博会上,沈浩携徒弟蒲卫创作的“玉雕朱砂原矿《布袋佛》”,从1582 件(套)作品中脱颖而出,摘得文博会配套活动“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大赛”金奖。
图片
说起这个作品的创作历程,沈浩有点兴奋。作品的原料是一块朱砂矿石,个头比较大,但天然矿石上不可避免出现一些裂纹。沈浩拿到这个矿石后,就一直在脑海里构思画图。“人物雕刻比较能展现技艺,我首先确定了要做一个人物题材的作品,”沈浩说,“矿石顶部呈现三角形,比较适合做一个横卧的人物,而矿石上的裂纹就考虑顺着纹路做个袋子形状。”经过半个多月的思考和绘制,沈浩最终定下了雕刻一尊布袋佛的方案,从开始动手雕刻到完成,整个作品用时2个多月。
图片
进到沈浩的工作室就能发现,他是一个有着创新思维的传统手艺人。核雕、玉雕是雕刻匠人最常见的作品类别,但他并不拘泥于玉石和橄榄核这些传统材质,在发现朱砂也有很强的可塑性后,他将雕刻技艺也运用到朱砂上,创作了大量朱砂雕刻作品。一串最简单的朱砂手串,在沈浩的手里也有了多种变化,他将朱砂珠子与编绳和雕刻技艺结合,做出了十余种不同的手串款式。还将牙雕、镶嵌技艺与朱砂作品进行融合,做出了朱砂耳环、项链、钥匙扣、车挂等一些国潮风满满的饰品,受到顾客的喜爱和欢迎。
图片
图片
图片
沈浩的雕刻作品也不局限于传统的纹样和题材,他会从古书、网络热点、以及身边寻找创作灵感。他店里有一串核雕项链让很多人都惊叹不已,项链上的每一颗大珠子,都雕刻着一处苏州的名胜风景,稍小一号的珠子则刻着与这处景观相关的诗词。整个作品雕工精细,古典雅致,又充满浓郁的文化气息,非常适合拿在手里细细把玩、欣赏。
图片
工业化的冲击、网络直播的崛起、3D打印技术的日臻成熟等新技术、新趋势的出现,对传统手工匠人而言都是挑战。对此,沈浩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他认为,很多传统手工技艺承载着传统的文化审美和意趣,有其独特的文化魅力,需要得到重视、保护和传承;作为从业人员,也要学会与时俱进,为传统的手工技艺注入创新的活力,打破一些老旧、无趣的刻板印象,让普通人感兴趣,愿意接触和深入了解,这样才能让它活过来,继而活下去;同时,对原创的传统手工艺产品的产权保护也要同步跟上。
图片
对于未来,沈浩也有很多憧憬。他希望能够继续推陈出新,争取每个月都能有好的作品出炉,让古老的雕刻技艺在新时代焕发新生机;也希望以自己的小工作室作为据点,让深圳人能够在家门口体验、感受传统雕刻技艺的魅力。
来源: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