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桂林城市内涝是否与水库泄洪有关?广西应急管理厅副厅长回应

据央视新闻消息,广西桂林遭遇1998年以来最大洪水;安徽黄山出现持续强降雨,部分区域累计雨量已达历史记录极值,一些村庄已经在转移群众;此外,主雨带北移,长江中下游区域未来三天面临集中强降雨。
《新闻1+1》连线广西壮族自治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应急管理厅副厅长周运逵,在安徽黄山的总台记者周婧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旱灾害防御局局长徐照明,共同关注:广西与安徽,汛情如何应对?
截至6月20日晚桂林还有近10万户停电
广西壮族自治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 应急管理厅副厅长 周运逵:6月19日以来,桂林漓江发生了超30年一遇历史最大的洪水。在全区上下的共同努力下,6月20日晚8点,漓江水位已降至警戒水位以下,洪水的威胁和险情已经解除,目前城市正在迅速恢复正常运行。随着洪水的消退,目前排查没有发现有被困人员,但是部分低洼地带仍然有积水,部分区域停水停电现象还没有恢复,我们统计停电户有92000多户,接近10万户,主要分布在主城区,占到70%左右,目前各相关部门正在全力恢复供电供水,市民也在积极配合。
为何此次桂林会发生严重的城市内涝?
广西壮族自治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 应急管理厅副厅长 周运逵:主要有三个原因:
①6月16日桂林漓江刚刚发生了一次超级洪水,洪水还没有完全消退,漓江的水位还是相对比较高。
②上游多地也发生了超过250毫米的特大暴雨,形成了大量的径流。
③上游调节洪水的4座水库,在上一轮降雨过程中蓄水已经满了,发挥不了拦蓄洪水的作用。因此上游的水一来,就马上迅速倒灌进入城内,形成比较严重的洪水。
是不是与水库泄洪有关,我们向水利部门了解,主要原因是由于上游的水库水位已经满了,上游来多少水只能被动地泄多少水。有部分群众认为当地当时已经不下雨了,为什么还在涨水,误认为是水库泄洪造成的。关于这方面的情况桂林市已经请专家向市民做了解释。
桂林洪涝灾害,为何让市民感到似乎有些“措手不及”?
广西壮族自治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 应急管理厅副厅长 周运逵:应该说这一轮强降雨在预警上,自治区和桂林市做了很多的工作,所以从政府层面来说还没有措手不及的感觉。从自治区层面来说,自治区指挥部在19日早上9点钟就召开了会商部署会,立即启动了二级应急响应。这个时候桂林漓江的水位还没有超过警戒水位,为转移群众等工作留出了宝贵时间。桂林市也发布了公告,通过媒体、短信等方式发布预警措施。市民感到有些措手不及,可能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①部分群众可能不认为会有这么大的洪水。
②全网发布短信可能会有延迟,有的可能滞后才收到短信,洪水来得太快,还有群众的一些财产来不及转移,感觉到措手不及了。
在这方面还是有一些改进的空间,特别是预警发布的时效、方式上要做进一步改进。比如说对一些老弱病残的人,我们怎么帮扶,怎么让他们知道,还有怎么把短信的预警更加精准,更加及时,这些我们也正在研究采取措施。
记者观察丨安徽黄山榆村乡受灾严重,次生灾害时有发生
总台记者 周婧雨:大家可以看我身后的这座桥,在6月20日凌晨5点的时候,河水的水面已经漫过了这座桥,现在我们还可以看到在附近的农田上有很多白色的碎片,这就是当时大水漫灌冲刷上来的河道垃圾。在我身后的榆村乡村庄里,300户人家中,有将近一半的住户房屋都进水了,其中最严重的积水深度是已经达到了六七十厘米。6月20日凌晨4点,当地完成了所有村民的转移安置工作,并且在转移安置点给他们提供了充足的餐食。
这附近是丘陵地带,山特别多,截止到6月20日21点,山体滑坡的数量已经达到了26处,当地正在及时排查这些有可能会发生地质灾害的点和重要的路段,并且尽快去清理坍塌的路面,恢复这些公共设施。除了山体坍塌之外,还有很多农田也过了水,当地也会在大水退去之后,及时安排农业部门来帮助村民们补种,并且尽快进行核灾工作,对农户们进行补偿。
主雨带北移到长江中下游,未来几天哪些区域需加强防范?
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旱灾害防御局局长 徐照明:从整个长江流域来说的话,6月份降雨偏多两成,目前长江中下游的水位是接近多年平均,而且长江上中游还有817亿的防洪库容可以拦蓄洪水。总体而言,目前的汛情还是比较平稳,未来还要看梅雨的发展情况。比较大的风险是近期预报强降雨的落区,也就是湖南、江西的北部、湖北的东北部以及安徽省的江淮地区,这些地区的中小河流和山洪灾害,以及中小水库的安全性,特别是病险水库的安全性是我们特别关注的。
编辑 刘佳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