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立绅:因为不赚钱,日本电影编剧都跑去做电视剧了

全文2500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日本著名编剧足立绅表示,日本电影编剧因不赚钱而纷纷转向电视剧行业,导致电影行业人才减少。

02足立绅认为,编剧创作中平衡“笑”和“泪”的关键在于以普通人为主角,展现真实的生活。

03他透露,日本电影制作费不足是一个严峻问题,很多电影的预算和成本都相当低。

04此外,足立绅表示,虽然自己的电影编剧生涯曾遭遇困境,但他始终坚信自己会成为一名导演。

05最后,他期待自己的作品能在日本和中国都受到欢迎,并希望继续兼顾导演和编剧工作。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当时我想的是,我如果做编剧红了,就能很快成为导演了。但是编剧就那么容易红吗?我想得还是太天真了。”在第26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担任评委的日本著名编剧、导演足立绅这样形容自己刚踏入电影行业的心态。
今年,由贾玲自导自演的电影《热辣滚烫》获得了春节档票房冠军,这部电影改编自足立绅编剧的作品《百元之恋》。中国观众自然也会去对比两部电影在情节设置和艺术表现上的异同。在电影节的媒体交流环节,足立绅与观察者网交流了自己对于《百元之恋》中争议剧情的理解,以及目前日本电影业界的现状。
图片
问:作为一名导演兼编剧,您特别擅长讲述底层人民的生活和故事,同时把这些故事用喜剧的形式表现出来。类似这样题材的作品近年来在中国也非常受欢迎。您在创作中是如何取材的?又是如何在电影中平衡“笑”和“泪”的?
足立绅:听到您说在中国这样题材的作品也非常受欢迎,我感到很开心,我也很期待有朝一日我能够有机会和中国的电影人一起进行这样的创作。
其实,我入行的初心就是希望能创造让人们产生欢笑的作品。我们每个人最普通的生活就是有笑也有泪的,各种悲欢离合混在一起才是真实的生活。当然,有一些作品会有一个明确的主题,比如一开始设定这个电影就是一个悲剧,或者就是一个喜剧,这次我在上海电影节做评委时就看到了一些这样的作品,我印象比较深的有一部反映底层人民非常挣扎和困苦生活的印度电影。但是在我自己的作品中,我想表现的就是普通人正常的一天生活,有不爽的事,也有开心的事,在情节中我会努力把它们平衡在一处。
至于我是如何取材的,首先我会以我本人为原型,或者是一些跟我特别亲近的人,比方说我的太太或者我的父母,他们对我来说真实性比较高。如果是以自己不了解的人作为素材创作的话,我就会选择那些文学或者影视作品中能引起我强烈共鸣,对我产生很大影响的登场人物形象,比如说《百元之恋》的主人公就是受到了《洛奇》这部电影中妻子这个人物的影响。
图片
《百元之恋》中安藤樱饰演的女主人公“一子”(图片来源:网络)
问:很多人说日本编剧想要出名,或者靠剧本养活自己很不容易;在中国编剧生存同样不易,甚至一些年轻编剧还会被骗稿酬,被迫做“枪手”。您在进入编剧这个行当的时候有没有遭遇到类似的困境?
足立绅:在日本,电视剧的编剧在各方面受到的尊重比较高,但相比之下电影编剧却不太受到尊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刚才您说的那种比较糟糕的情况,日本也有这样的例子:比如一部电影还没有立项,就会先和编剧说,你先不管怎样给我写出来。编剧写好之后,如果最后没拍成自然就不会给钱,如果成了,价格也会被压得很低很低。在日本现在如果单单是靠写电影剧本谋生的话确实很难生活,所以如今投身于电影编剧的日本年轻人非常少,近年来日本也没有培养出多少年轻的电影编剧,即使有一些刚刚有起色的,也很快跑到电视剧那里去了。
我自己现在是同时做电影编剧和电视剧编剧才勉强可以生活,单单靠电影肯定不行。其实嘛,在日本导演的报酬也很少,我觉得现在必须得想点办法了,所以我自己也加入了电影工会,提出了一些改善待遇的要求,但要改变这个现状还是很难。我一直以为只有日本存在这样的状况,没想到中国的编剧也有这样的困境,我稍微有点吃惊,这样的状况真的非常令人遗憾。
问:这次参加上海电影节,和中国同行交流之后您觉得目前中国的电影市场和日本的电影市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足立绅:这次参加上海电影节的评审,由于看片日程非常繁忙,所以交流的不是很多。但我和来日本发展的中国制片人有过交流,觉得和日本电影相比,中国的电影项目制作费相当充足。经费不足是日本电影面临的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日本现在的很多电影的预算和成本都相当低。
图片
中国电影《1921》拍摄现场(图片来源:网络)
问:您在2017年的一篇采访中提到,刚刚入行时您雄心勃勃想直接成为导演,但是后来放弃了,转行当编剧,兜兜转转20年后又回到了导演这个角色上,在其中您的心态是如何变化的?
足立绅:我刚刚入行那会儿,这个行业在日本的风气和现在比较不一样。电影拍摄的现场非常“严厉”,这种严厉被认为是好的,拍摄现场往往是吼叫此起彼伏,偶尔也会有暴力行为,只有在那样严酷黑暗的气氛中生存下来才能成为一个导演。这种氛围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难以承受的,所以我就逃离了。但逃离之后我又感到沮丧,觉得为啥我就不行,这使我变得不自信,但我又不想放弃电影梦想,于是我就转行去做了编剧。
当时我想的是,我如果做编剧红了,就能很快成为导演了。但是编剧就那么容易红吗?我想得还是太天真了,实际上写剧本要写到被人承认也是一个非常长的过程,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做到。在这个过程中虽然经历了很多,但我始终坚信自己拍电影的日子会到来,所以没有放弃。
至于今后的打算,我希望继续兼顾导演和编剧,我也希望能够拍其他优秀编剧的本子,这样就能获得意想不到的视角。
问:改编自您的作品《百元之恋》的中国电影《热辣滚烫》在中国拿到了今年春节档的票房冠军,您是否看过贾玲的版本?您觉得和您的版本所表达的东西有什么样的不同?
足立绅:贾玲的《热辣滚烫》我看了。我觉得相比于自己的原作,贾玲的版本会更加偏喜剧一些,观众在看电影时也会更加愉快。在情节设置上多了女主参加电视节目的情节,拳击的镜头拍得也很棒,真的是一部既让人笑也让人哭的电影啊。我的版本可能会更严酷一些,悲情色彩会更浓,喜剧部分没有《热辣滚烫》那么多。《热辣滚烫》马上也要在日本上映了,相信这部电影在日本也会非常受欢迎,我很期待。
图片
电影《热辣滚烫》海报
问:因为是翻拍,很多中国观众会比较您和贾玲两个版本之间的剧情有哪些不同。其中一个很明显的区别是女主人公在打完那场重要的拳击赛后,您的版本最后女主接受了前男友的邀请,一起去吃饭了,而贾玲的版本中女主拒绝了。您为什么会设置这样的剧情,是否代表着在《百元之恋》中,女主最后放下了过去,和自己“和解”了?
足立绅:很多人问过我最后一幕的问题,为什么两人最后会一起去吃饭。其实在日本也有很多观众,尤其是女观众不能接受这样的设定——为什么那样一个男人,女主还愿意手牵手一起去吃饭?因为我自己是个男人,在我的电影里很多男人是以那种“糟糕的男人”的形式出现,我代入其中就会觉得很希望最后有人能陪伴在自己身边,所以才会那样去设定。
当然,从安藤樱(饰演女主的演员)的角度,虽然拳击比赛输了,自己也被打成那个样子,但是明天终归还是要来,虽然有些东西会改变,但也有的东西终归不会变——生活就是这样,不可能什么事都顺利,不可能任何境况都如自己所愿地改变。我觉得她在拳击上再怎么努力,还是有很多事情是她无力改变的。
图片
《百元之恋》剧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