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月民调闪崩!赖清德释放“民粹怪兽”搞乱台湾,200万支持者流失

6月20日,距离赖清德上台刚好满一个月。“台湾民意基金会”两天前公布了赖清德“满月民调”:声望大跌9.8%。该机构负责人游盈隆表示,在台湾1个百分点代表约19.5万人,10个百分点代表近200万人;200万支持者的流失,对赖清德来说是一个严重警讯。
要知道,“台湾民意基金会”在政治立场上是长期偏绿的,赖清德惨不忍睹的民调下滑速度其实还因“机构效应”有所节制和美化。然而即便如此,依然无法粉饰其民调“闪崩”现象,足见赖当局上台一个月来所引发的台湾社会信任危机有多么严重。
图片
游盈隆对赖清德声望暴跌给出了三点分析。首先是造成“朝野关系”急剧紧张升级的“立法院”改革方案;其次是赖当局缺乏议题设置能力,被蓝白主导的议题引领风潮;另外台“行政院”团队没有亮眼表现,如“内政部”“经济部”“海委会”等部门还经常出包。
事实上,这三点原因均属于现象层面,归根结底导致此类现象发生的,是赖清德几近疯狂的偏执的政治个性,以及企图靠升级对立进行仇恨动员的错误政治路线。
回顾赖清德“5·20”讲话,洋洋洒洒五六千字,其中“民主”“和平”“价值”等词汇高频出现,但让舆论担忧的是其大肆宣扬分裂谬论的“新两国论”。
赖清德在上台首秀之时,就迫不及待地向各界释放了谋“独”挑衅、破坏台海和平稳定的危险信号,充分暴露其“台独工作者”的本性。这不仅体现出其谋“独”的顽固性,更让台湾社会深切感受到远超李登辉、陈水扁、蔡英文等“台独”领导人的危险性。
早在赖清德上台前,有关“立法院”改革的议题已经吵了起来。由于中国国民党与民众党占有多数席次,而相关改革主张民进党早前也曾多次提出过,该改革方案原本可在“高度共识”下快速通过。然而,赖清德意志却直接改变了事件走向。
赖在“5·20”讲话中称,“立法院”的议事运作,应该遵守程序正义,多数尊重少数,少数服从多数,才能避免冲突,维持社会的安定和谐。单看这句话似乎问题不大,但仔细分析却会发现赖清德在“讲歪理”“拉偏架”。
图片
他将“少数服从多数”这一大原则,置于“多数尊重少数”之后,刻意本末倒置,对在野党团发出不尊崇民进党就无法避免冲突的威胁。要知道,在蔡英文执政时期,民进党占“立法院”多数席次时,大部分议题都是通过“多数暴力”直接投票通过的,甚至连公听会、政党协商等形式都懒得走。
赖清德在明知民进党少数注定无法压制在野党多数的情况下,丝毫没有展现出对民意的敬畏和尊重,反而利用民进党执政8年期间及选战过程中形成的绿营侧翼团体,公然闹事,试图将议场内注定失败的对决,转移到议场外,以“抛开事实不谈”的态度,从议事程序上找茬,给在野党制造舆论压力,同时凝聚绿营内部。
靠场外闹事能改变议案审查结果吗?不能!因为议场外的侧翼再多也没有投票权。那么赖清德为何煞费苦心、全力动员,走这条必然失败的道路?先说结论,那就是上台后的赖清德仍处于选举状态。岛内有媒体人炮轰,现在台湾只有民进党主席而没有领导人,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赖清德在2024选举中拿到四成选票,远低于曾在竞选连任时被他“背刺”挑战的蔡英文。这一“选票危机”并未因选举结果出炉而结束,且很有可能导致2026年“九合一”选举时,民进党在各县市失去更多阵地,并实质威胁赖清德2028年竞选连任。
解除“选票危机”的办法有很多,最常被使用的就是推出亮眼的施政口号和改革措施,给社会带来改变的希望,通过释放利多、“朝野和解”等方式降低中间选民的仇恨值,提升自身支持度。
但从赖清德推出的行政团队来看,他并不想走这条路。其中最为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原本在商界颇具名望、被外界寄予厚望的“经济部长”郭智辉。他在“重启核电”主张刚刚冒头之时,就被民进党“强制关机”,足见赖当局党性战胜理性,在经济领域难有突破意识形态限制的新作为。
图片
郭智辉
此外,还有媒体人指出,民进党当局阻挠两岸交流,不与在野党主席朱立伦、柯文哲见面沟通,不开“国是会议”与社会贤达沟通,不到“立法院”进行报告,摆明要一路“对干到底”。
赖清德选了一条对抗的路,一条通过释放“民粹怪兽”摧毁台湾政治制度的邪恶之路。从民进党方面早早为议场外抗议的绿营侧翼冠上“青鸟”的名字,就能看出他们对抗议活动筹备已久、布局很深,未来类似动员将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等于为2026选战提前预热。
在这方面,民进党曾经有过“成功案例”。2014年3月18日至4月10日期间,民进党串联挑起了“太阳花学运”,活动持续近一个月,但其影响效果却延续至此后多场大型选举。
比如2014年11月29日投票的“九合一”选举,在22个县市长中,国民党籍参选人仅获6席,民进党籍参选人获得13席,另有3席为无党籍人士当选。其中被视为蓝营“囊中之物”的台北市长,也被民进党支持的柯文哲拿下。而在2016年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蔡英文带着“太阳花学运”的“光环”,拿到近六成选票。
“太阳花学运”10年过去,岛内学界、政界多次掀起反思潮。事实已经充分证明,这场被民进党鼓动起来的运动严重阻碍了两岸经济交流的规模和深度,也让台湾在10年来的区域经济格局中逐渐边缘化,无法参与RCEP等组织,大好机会被白白浪费。
然而,经济、民生领域的损失再重大、再明显,对民进党而言都无伤大雅,因为他们所求的“大雅”就是执政权。发动民间抗议和街头运动就算对台湾没有好处,但岛内社会与民众仍需要较长的“反射弧”来反应。然而运动带来的支持者的亢奋情绪以及对社会风气的塑造,却很容易让民进党在选举中得到“即时满足”。
赖清德意图复制“太阳花学运”,就是要凭借闹事的本事获得丰厚“奖励”。当前,民进党还在酝酿罢免潮,“绿委”许智杰宣称,民进党将提出罢免十个中国国民党籍“立委”,并且民进党补选全会上,届时民进党仍将成为实质过半的“最大党”。
可以无比清晰地看出,赖清德主导的民进党和民进党主导的台湾当局,已经完全沦为选举机器,并提前进入选举模式。当极其偏狭到只有选举利益考量的赖清德意志成为民进党的“中心思想”时,台“行政院”的唬烂表现就显得合情合理,毫无意外了。
图片
19日,台湾“镜新闻”公布了一份关于赖当局官员满意度的最新民调。前面提到的引发连连争议的郭智辉以6.3%的满意度成为“冠军”,其他很多“部会首长”满意度不足1%。高达81.8%的受访民众对调查的回答是“不知道、没意见、很难说、不关心”。
有台媒感慨,综观赖清德从“5·20”到现在的表现,真的看不出他到底要做什么。事实上,赖清德在施政方面种种离谱行径,都能在其选举逻辑下找到“合理性”。他要谋“独”挑衅、要打击在野党、要撕裂岛内族群、要“洗涤人心”……归根结底是要避免在接下来的选举中惨败。
“满月民调”闪崩所透露的严重警讯,可能并不会阻止偏执的赖清德继续他违反岛内主流民意的政治操作。闪崩只是开始,一直崩下去可能变成常态。
来源:海峡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