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亿买楼、海外疯狂搞钱,网红想当企业家,吃尽红利就忘本?

图片
从小杨哥变身“小杨总”,他已经不乐意别人喊他“网红”了。他说“我以前确实是,现在已经不是了”,还劝大家千万不要想当网红,因为“很累很卑微”,这被许多网友喷惨了:自己当网红赚到了,却劝人别当网红?他安的什么心?
文丨金融八卦女作者:澍野
· · ·
被传要“退网”的小杨哥,正悄悄变身“卷王”?
淡出直播间后,小杨哥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不仅拍豪门霸总短剧、豪掷5000万元办电音节,还一边学罗永浩卖课,一边模仿董宇辉做文旅。
还记得两年前,小杨哥“花1亿在合肥买楼”震惊众人,而今他的野心已不安于合肥一隅,把分公司开到了北京、杭州、南京、厦门。
不仅如此,小杨哥还在海外疯狂搞钱,进军了“新马泰”,“去赚外国人的钱”。
当然了,从小杨哥变身“小杨总”,他已经不乐意别人喊他“网红”了。他说“我以前确实是,现在已经不是了”,还劝大家千万不要想当网红,因为“很累很卑微”,这被许多网友喷惨了:
自己当网红赚到了,却劝人别当网红?他安的什么心?
不过,“小杨总”确实有了更大的目标:从网红变身企业家......
1.
/ 小杨哥被传退网,悄悄卖课搞文旅,
却喷太low了? /
前段时间,小杨哥被传退网,三只羊CEO杜刚亲自辟谣:
“只是他的精力,不足以支撑以前那样高频次的直播,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了。”
那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其实,小杨哥在背后搞第二曲线,悄悄布局了不少业务。
最近,杜刚放出大招,宣布三只羊集团要搞个大动作——“三人行直播大课堂”。这不是普通的直播,而是要开班授课,教大家怎么直播带货。
说白了,小杨哥这是打算收割直播全产业链啊。
据杜刚透露,本来想叫它“三只羊直播商学院”,听起来挺高大上,但他觉得名字过大,就改成了接地气的“三人行直播大课堂”。
虽然项目还没正式开张,但小杨哥和三只羊的这一步,预示着他们可能要进军教育界,开始卖课了。
图片
说到卖课,这事儿不新鲜,罗永浩和他的“交个朋友”早就涉足了。
2022年2月19日,老罗在“交个朋友之电商学苑”直播间,亲自上阵,推出了从新手到大神的全套电商课程,价格从299元到3.67万元不等,应有尽有,满足各种需求。
这所“交个朋友之电商学苑”,校长是前新东方的风云人物李亮,罗永浩则挂了个名誉校长的头衔。首场直播就吸引了高达39.68万人次的观众,并取得了115.41万元的销售额。
所以说,直播卖电商课,培养更多网红主播,收入还是很可观的,难怪小杨哥也要学罗永浩卖课。
另一边,小杨哥还模仿董宇辉,做起了文旅直播。不少网友直呼:
小杨哥要和董宇辉抢生意了?
今年5月27日,小杨哥携手北京通州、央视,搞了一场“文旅+直播”大秀,为京津冀的美景美食打call。
那场直播火到不行,飞天茅台一上架,3分钟就卖出千万,不到半小时就登顶带货榜第一。观看人数一直保持在10万+,4个小时的直播,累计观看人次超过3000万。
图片
不过,小杨哥上央视,也引发了网友争议。有人质疑,小杨哥的风格和央视的形象不搭,拉低了央视的档次。
“这也太low了吧!”
“还是董宇辉更适合央视!”
很多网友都认为,相比之下,董宇辉“腹有诗书气自华”,更适合正能量满满、文化底蕴深厚的文旅直播。但质疑声并没有阻碍他前进的步伐。
6月11日,小杨哥又带着他的三只羊直播团队,风风火火地来到了安庆,搞起了“戏游安庆城,奔赴山水间”的文旅直播。3天时间里,从博物馆到历史文化街区,再到太湖等地,小杨哥所到之处人气爆棚。
现在,他们还开设了“三只羊快乐出发”文旅账号,已经有2000多粉丝关注。同时,还成立了安徽三只羊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天眼查显示,三只羊旅游成立于2023年2月,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含旅游业务、游览景区管理等。由三只羊(合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安徽凤凰有道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股70%、30%。
而在这之前,小杨哥也是动作频频。2024年4月,小杨哥的新短剧《傅爷,你的替嫁新娘是大佬》正式开机,五一期间又豪掷5000万元办了场电音节,相关话题多次登上热搜。
图片
不过,三只羊网络CEO杜刚却表示,这些尝试“还算不上第二曲线”,现阶段也不指望它们盈利。
拿短剧来说,三只羊成立了专门的短剧团队,但定位是为三只羊拓展内容形式,并非布局短剧制作市场。
对于音乐节,杜刚也表示,这更多是一种营销曝光,而非赚钱业务。
另外,三只羊卖课还在筹划阶段,文旅直播刚开始探索,也都不是主要营收来源。那么,这些都不怎么赚钱,小杨哥的现金流又是靠什么支撑的呢?
2.
/ 从住简陋出租屋,到花1亿买楼,
如今又海外疯狂搞钱 /
事实上,小杨哥作为头部网红,早就靠直播带货赚疯了。
在两年前,小杨哥曾豪掷1.03亿大楼;去年,小杨哥去年又自曝,月发工资5000万。近两年,他的公司三只羊累计纳税7亿元,已经是安徽纳税大户了。
当然了,小杨哥可不是一开始就这么牛的,他曾经也是一个穷小子。
一开始,小杨哥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他和哥哥来到广州打工,起初住在简陋的出租屋里,白天在服装厂做工,晚上四处奔波联系供货商,老是碰壁。
而做网红主播,成为兄弟俩命运的转折点。
2015年,小杨哥注册了“疯狂小杨哥”账号,开始进行短视频创作。他们善于运用夸张的道具、整蛊手法制造话题,一下子就走红了。后来,推出“绝望周末”系列短视频,用日常家庭琐事制造笑点,2019年某音账号粉丝突破千万。
图片
积累一定人气后,小杨哥进军直播界,2021年,他成立MCN机构——合肥三只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引入外部资本,还招募了一批优秀的主播和剪辑师。在直播带货上,小杨哥打破常规,采用反向营销手法。
2022年,小杨哥直播切片生意发展壮大。“切片”说白了就是,小杨哥授权其他创作者,剪辑他的内容来带货,双方分成。小杨哥曾介绍,在2022年里直播切片的业务就给公司带来1.87亿元的收入。
这一年,小杨哥靠着网红带货、切片分销,成为全网唯一粉丝量破亿的抖音素人博主。当年,小杨哥就花了一个多亿在合肥买楼,豪言壮语要打造“电商之城”。而如今,他的野心可不止合肥。
2024年6月初,三只羊厦门分公司成立,专门搞茶叶生意。这是继北京、杭州、南京之后,三只羊的又一个“大本营”。
厦门分公司开业庆典,明星曾志伟都来捧场了,他的发言也很有料:
“三只羊能够踏出合肥,来到厦门,为何不考虑一下香港呢?”
图片
话音刚落,镜头给到小杨哥,小杨哥随着大家一起连连拍掌。
事实上,小杨哥不满足在国内“捞金”,他去年4月在直播间放话:
“去赚外国人的钱。”
说干就干。2023年7月,三只羊进军TikTok电商,成立了海外MCN机构Three Sheep Network,还把仓库搬到了新加坡,准备大干一场。
为了快速“圈粉”,小杨哥祭出了他的“切片”大招。三个月内,他们在东南亚就收获了200万粉丝。不出几个月,Three Sheep Network就冲进了东南亚跨境MCN榜单前十。
今年1月,三只羊网络联手新加坡达人@shop with sasax合作直播带货,不仅刷新了主播的历史GMV,还创下了TikTok电商板块在新加坡的新纪录,直播间直接登顶新加坡榜单第一。
今年6月,三只羊集团又宣布,正式挺进泰国电商市场。这是继新加坡、马来西亚之后,三只羊出海计划的第三站。
图片
三只羊TikTok事业部也发布了视频,内容为三只羊集团出海计划第三站筹备中。而早在上个月,三只羊的带货达人嘴哥、老K就跑到泰国直播带货,清迈旅游局负责人都亲自为他们接机。
要知道,泰国市场可是“肥肉”啊,电商市场价值高达280亿美元,是东南亚第二大市场,仅次于印度尼西亚。早在2023年5月,辛巴旗下辛选宣布出海,而泰国是“辛选国际出海计划”第一站,辛选也顺利进入海外市场。
“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场应该是印度尼西亚,我们在那儿有很多粉丝。”小杨哥的团队说,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三只羊也会进入这些市场,寻找更多新的流量。
3.
/ 当网红赚疯了,却嫌身份卑微,
想变身真正的企业家? /
时至今日,小杨哥的野心不只是做一个“网红”,他想成为真正的“企业家”。此前,有网友说他是“全国第一网红”,小杨哥则很抗拒:
“别说什么抖音第一网红、全国第一网红,我真不算,我现在都不干网红这些事,你看我也不打广告了,也不接什么商演,我以前确实是,现在已经不是了。”
这两年,直播带货行业迎来强监管,李佳琦直播翻车后低调了很多,辛巴也表露出要暂停直播、学习AI的想法,头部MCN开始培养徒弟、招募新主播,大主播则趋于走向幕后......
小杨哥直播频次也变少了,他曾在某次采访中反映,压力很大,去幼儿园开个家长会都能上热搜;没有私人空间,想吃大排档都没办法。
图片
由于舆论压力与日俱增,他本人的一些言论也隐隐显出疲态。于是,他要“退网”不做网红的消息不胫而走。后期,三只羊方面澄清说,小杨哥只是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了。
事实上,小杨哥近两年带领三只羊集团,不断扩张商业版图。一路高歌猛进的三只羊集团,也不想被简单定义为MCN(网红经纪公司)或是直播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三只羊集团实控企业超 40 家,关联公司涉及网络科技、教育、服饰、食品、旅游、供应链管理、商业管理等企业。
2023年,三只羊还一下子签约了众多大网红,把卓仕琳、陈意礼等头部网红都“收入麾下”。
尽管在开拓新业务、扶持新人,但三只羊集团的主要营收,还是靠小杨哥做网红主播赚来的。根据合肥市瑶海区投资促进中心公布官方数据:
2022年,三只羊网络直播带货产值超过100亿元,经营服务收入8.6亿元。2023年,三只羊网络直播带货产值将超过300亿元,经营服务收入可达15亿元。
所以说,不管是主营收入、财富积累,还是所获荣誉、粉丝人气,小杨哥现在所拥有的大部分东西,都是他当网红所赚来的。他当年做“广漂”连连碰壁,后来从简陋房屋搬入豪宅大平层,也是得益于做网红。
可他赚尽了当网红的好处,却变脸劝人别当网红:
“千万不要想着当网红,不要以网红为目标,当网红并不是一个什么很光荣的职业,很累很卑微。”
粉丝羡慕小杨哥的高收入,却反被他“劝导”:别发大财,知足常乐。
因为类似言论备受热议的还有东方甄选俞敏洪和董宇辉。
“经常有人介绍我是个网红,我很反感网红这两个字,非常反感,可以说我是下岗教师或者其他任何词都行。”一边拿下单场5000万的销售额,一边在同时播出的访谈节目里董宇辉如是表达。
图片
和他一样抗拒这个身份的还有他的老板俞敏洪。就在董宇辉公开表态的半个月前,俞敏洪也公然表示,“东方甄选做得乱七八糟……以后准备远离生意场,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去游山玩水。”没想到被他后来称为“无心”的一席话,让东方甄选股价跌去两成以上。
在外界看来,他们这些人活得有些拧巴。我们这些旁观者可以看不起“网红”,但他们这些身处其中享受到行业红利的人,最没有资格这样说。
当年新东方能转行直播后起死回生,董宇辉能从“下岗教师”到现在带货赚了不少钱,不都是靠当“网红”吗?不可否认的是,新东方老师们都有高学历高气节,或许“网红”二字对于他们来说过于刺耳,但是借助网红身份渡过了危机转眼就翻脸,是不是太不道义了些。
况且当下,无论是小杨哥还是董宇辉,急于褪去网红标签,可能并没有那么容易。
毕竟,当网红,曾经是他们的救命稻草,如今也还是他们滚滚财富的来源,吃完饭就砸锅、赚完钱就忘本,嘴上可以图个痛快,身体还是得相当诚实啊...
参考资料:
《疯狂小杨哥,不敢退网》,电商报
《小杨哥开始学罗永浩卖课》,电商头条
《小杨哥在海外疯狂搞钱》,电商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