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者遭遇“限时降价”,扫地机器人买贵数百元,但难获价保

全文2061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消费者刘女士在李佳琦直播间购买的石头科技扫地机器人价格较京东平台贵数百元,但无法获得价保服务。

02消费者莫女士、张女士在石头科技京东自营旗舰店购买同款扫地机器人,发现价保期内价格更低,但申请价保未成功。

03专家表示,电商平台价保规则应有利于消费者,消费者需确认所购商品是否属于价保商品及价保条件。

04然而,消费者想要寻求价保赔偿并不容易,部分直播间销售的商品并未有价保相关保障。

05专家认为,过分价格战对电商行业无益,平台应通过创新、精细化用户运营给消费者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红星资本局6月20日消息,近日,消费者刘女士在李佳琦直播间购买了石头科技(688169.SH)的扫地机器人,此后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京东平台的同款产品售价便宜了数百元。
刘女士想申请天猫的退差价,但被告知订单本身没加入价保服务,无法退差价。后来经多名消费者反馈,李佳琦直播间给消费者返了800元的直播间红包。
“买贵了”的事也发生在消费者莫女士、张女士身上,他们在5月下旬于石头科技京东自营旗舰店购买了扫地机器人,并发现价保期内,同一店铺的同款产品便宜了1000元左右后,欲按便宜近千元的价格申请价保,但均未成功。
扫地机器人比京东贵了数百元
李佳琦直播间补贴800元红包
消费者刘女士向红星资本局表示,自己在5月20日通过李佳琦直播间“618超级爆品节”购买了石头P10S PRO智能上下水版,凑单下来实付是4100多元,但在购买之后,发现京东平台上“石头旗舰店”同款商品券后价为3300元左右。
刘女士遂找了李佳琦直播间客服反馈该事,李佳琦直播间客服向刘女士提供的解决方案为:直播间提供一个800元的红包,在直播间购物可用。
同时,客服还表示:“此次石头价格问题,经确认是平台系统问题,市面上出现了不正常的低价,且货量极少。这不是一个正常商品的价格,更像是某种意义上的‘秒杀’。”
图片
李佳琦直播间客服回应 刘女士供图
对这一解决方案,刘女士觉得基本满意。
多名消费者遭遇“买贵”
但要申请价保并不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社交媒体上,还有不少消费者吐槽,自己618期间在京东平台上买了同款扫地机器人,之后发现平台出现了更低价,想要保价却被拒绝。
消费者张女士便有类似的遭遇。张女士表示,自己于5月31日在石头科技京东自营旗舰店购买了石头P10S PRO实付3673元。6月15日,张女士购买的同款产品价格在同一店铺降至2900元左右。
在此之后,张女士申请保价(该订单支持30天价保),但京东客服以张女士没有在6月15日低价时锁单为由,拒绝按15日的低价保价申请。
值得注意的是,消费者莫女士向红星资本局表示,自己在6月15日低价时拍下了相关产品,但仍未成功保价。
莫女士称,自己在5月31日到京东平台花4208.91元购买了石头扫地机器人P10S PRO。6月15日,其发现该款产品降价,若要购买,实付金额为3097.5元,价差近1200元。莫女士马上申请了价保,但被拒绝了。莫女士遂联系京东客服,客服一开始表示可以退差价,需等待提交的审核通过。两天后,莫女士再次主动联系京东客服时,对方表示退不了差价,称因为是政府补贴,不保价。
图片
莫女士的订单截图 莫女士供图
对于此次石头产品在京东旗舰店的限时调价动作,石头科技方面6月20日向红星资本局表示,与石头没有关系,这些是平台的动作。
律师:平台未违约
但格式条款的解释应对消费者有利
北京大成(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莎莎告诉红星资本局,单就上述京东客服的行为来看,是符合京东目前价保规则的。根据京东的价保规则,商品的价格保护金额为下单时的到手价减去申请价保时的到手价,京东客服没有直接拒绝张女士的价保申请,只是表示需要根据价保规则的规定,退申请价保时刻的差价。该行为并没有违反价保规则,不属于违约行为。
消费者使用平台购买商品时,与平台形成网络服务合同关系。双方应共同遵守所达成一致的价保政策及有关价保的计算方式。
不过,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消费者想要寻求价保赔偿并不容易。
不少直播间销售的商品并未有价保相关保障。刘女士表示,其在李佳琦直播间购买的扫地机器人订单没加入价保服务,无法退差价。
而如张女士、莫女士等消费者的遭遇,即便平台有价保保障,想要申请成功也并非易事。
在淘宝、京东等平台的价保说明详情里,有10至20条不支持价保的场景,一些商品因特殊性也不支持价格保护。
李莎莎表示,消费者需要确定所购商品是否属于价保商品以及其他的价保条件,在不确定时可以发送商品链接向客服确认价保信息和后续的维权方式,计算好保价时间,并将有关信息截图或录屏留存,并在购买商品后关注价格波动,若发现商家降价,可截图留存证据。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资本市场部主任毛伟律师认为,价保既是平台营销宣传的手段,也是保护消费者权益的重要措施。平台价保算格式条款,普通人未必看得懂,但格式条款的解释应当对消费者有利。
电商拼低价进入白热化
过度卷价格没有可持续性
此次事件,也是各大电商平台持续卷价格的缩影。
艾媒咨询CEO、首席分析师张毅6月20日向红星资本局表示,近年来,在不同平台,尤其是直播间和其他电商平台之间的价格出现差异、调整,并不少见。从产业生态角度看,在竞争压力巨大的当下,各平台、主播都把超低价作为竞争门槛。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今年618,京东在活动区域打出“低价享不停”字样,天猫则在比价页面写有“怎么比价都低”。
而淘宝主播与京东平台之间的“战争”,半年前便已打响。2023年10月,李佳琦直播间与京东平台还因海氏某产品在京东自营店卖得更便宜发生了争论。
“过度地卷价格会导致中国电商行业很快陷入困境。因为这样下去,平台不断去压商家,然后商家、品牌没钱赚,就意味着没有可持续性,这对平台、对行业都是下策。平台更应想办法通过创新、精细化用户运营给消费者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张毅说。
互联网分析师张书乐则认为,平台确实存在竞争,但过分价格战的可能性不大,此次事件可能是意外。张书乐表示,“全网最低价”其实是一种营销行为,在商家活动、平台优惠等多重促销无法得到真正保障的前提下,片面强调低价,本身是不合适的。
红星新闻记者 张露曦 俞瑶
编辑 邓凌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