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进化出“年内最强”形态!中日韩齐跌 非美货币怎么办?

全文2504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彭博美元现货指数近日突破历史新高,美元正进化出“年内最强”形态。

02尽管美联储货币政策利好不再是美元强势的主要推手,但美元指数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之间的负相关性表明美元仍受到市场青睐。

03由于欧元在ICE美元指数中的权重接近60%,法国政治风险将对美元产生巨大影响。

04与此同时,日元、韩元和人民币等非美货币在强势美元面前面临贬值压力。

05为应对汇率压力,各国决策层需小心权衡,采取措施捍卫外汇市场稳定。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财联社6月21日讯(编辑 潇湘)在非美货币“猪队友”们的映衬下,美元正进化出“年内最强”形态……
行情数据显示,虽然衡量美国兑一篮子六种主要货币的ICE美元指数(DXY),目前距离年内高位106.52仍有一段不小的距离(最新报约105.54),但近年来关注度持续高涨、涵盖币种数量更多的彭博美元现货指数,已经率先捅破了再创新高的这层“窗户纸”。
彭博美元现货指数周四上涨了0.2%,收于1267.71点,为去年11月初以来的最高收盘水平。
图片
尽管该指数当前仍低于2024年4月19日创下的盘中高点1271.06点,但近来的趋势已不断表明,美元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正受到越来越多汇市交易员的青睐。
美元进化出“年内最强”形态
在以往有关美元为何能在外汇市场上走强的讨论中,“美联储有望在更长时间内维持高利率”的预期,一直是人们首先会提到的一点。但在经历了过去几周各跨资产类别的表现对比后,我们或许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美元近来的强势背后,围绕美联储货币政策方面的利好,似乎已不再是主要推手。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不妨可以先来看下面这张图——美元指数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间的对比:
图片
不难看到的是,长时间亦步亦趋、高度关联的美元指数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走势,近来出现了明显的分化——前者(美元指数)继续不断走高,而后者则出现了明显回落。
目前,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与美元指数之间的25日滚动关联系数,已经自去年7月以来首次转为了负值。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相关性的崩溃尤为迅速。
图片
可能很多不怎么了解跨资产关联性的普通投资者,不太清楚上述正相关性的消失意味着什么?但其实答案很简单:美债收益率的变动是最能反映美联储利率预期变化的市场指标,近来随着一系列美国经济数据的不及预期,降息预期的降温令美债收益率出现了大幅回落,但是美元指数却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打压……
换言之,美元现阶段的强势,和“鹰派”美联储的关联其实已不大,反而是建立在市场交易员更为相信,美联储有望在年内更早降息的背景下取得的——迅速升温的降息预期至少在过去两周,都没能够压垮美元……
这其实对其他非美货币而言,已经构成了一个难以量化的“大麻烦”。如果说,过往美元的强势,主要是依赖于利差方面更为显而易见、得天独厚的优势的话,那么面对现阶段美元的走强,人们就不得不思考的更多:强势美元是否还得到了更多全方位的“进化”?例如吸引到了更多避险买盘、美元资产(美股、美债等)已更为受到追捧等等……
当然,可以肯定的是,美元的利差优势近期虽然在美国一侧并不明显,但还是存在的。从本周的最新情况看,目前全球其他主要非美央行已经纷纷加快了降息的步伐或准备降息:英国央行周四虽然维持利率不变,但已暗示更多决策者或支持降息;而瑞士央行则已连续第二次会议宣布降息25个基点。全球宽松浪潮的加快,仍是美元多头赖以谋利的一大护身符。
图片
但至少在眼下(或者说未来一个月的时间里),有一个趋势正在形成:外汇市场的重心可能已不在于利差,而在于全球政治格局,包括但不仅限于新兴市场(例如墨西哥)和发达市场(例如法国)的政治风险……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欧元在ICE美元指数中的权重接近60%,法国的政治和市场动荡将对美元产生巨大影响。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欧元每下跌1%,对美元总体价值的提振作用,将超过日元或英镑的同等跌幅。
自当地时间6月9日晚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解散国民议会提前选举以来,在过去两周的时间里,法国政坛可以说就一直动荡不休:左翼忙于联合,右翼发生内讧,极右翼分歧显现……而欧洲股债汇尤其是法国资产的表现,也几乎就没有过几天太平日子可言。
富瑞全球外汇主管Brad Bechtel上周写道:“在所有这些情况下,美元仍然是王者。”
高盛外汇分析师则认为,随着通胀进一步放缓、美债收益率走低以及美联储降息,最终应会再次拖累美元回落,但在当前海外“混乱”的环境下,这种情况还不会发生。他们写道:“目前,美元正作为全球投资者‘最未被污染’的资产而得到了支持。”
中日韩齐跌 非美货币怎么办?
在美元来到年内新高的背景下,当前外汇市场的动向,其实也给一些本身并未受到太多消息面负面因素冲击,但在美元整体走强情况下承压的非美货币,敲响了警钟。
以亚洲货币为例,近来包括日元、韩元和人民币在内的主要币种,已再度迎来了一轮全新的贬值浪潮。而如何在强势美元面前各自扎紧篱笆、筑好防线,显然已成为了各国决策层必须小心权衡的紧要议程。
本周四,日元就连续第六个交易日兑美元出现下跌,创下了3月以来最长的连续跌幅。日元在当天纽约时段收盘时接近于1美元兑159日元,这是1990年4月以来的最低收盘水平,距离1美元兑160.17日元这一年内低点,也仅有一步之遥。
图片
以Shinichiro Kadota为首的巴克莱策略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只要美日利差超过某个阈值,即使利差有所收窄,套利交易引发的日元抛售也有可能不会减少。”该策略师预计,到今年年底,美元兑日元汇率将在160左右交投。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林芳正周五已表示,外汇汇率反映基本面至关重要,稳定的外汇水平是可取的。日本政府将继续密切监控外汇市场动向,并继续就外汇政策与其他国家进行磋商。
而在韩国,韩国外汇管理机构周五表示,他们与国民年金公团(NPS)达成一致,将货币互换额度从目前的350亿美元扩大至500亿美元,以捍卫不断下跌的韩元汇率。此举被视为对韩元现汇市场的间接干预,因为互换额度允许该基金从央行的外汇储备中借款,而不用在在岸货币市场购买美元。
韩国企划财政部在日内最新声明中称,“外汇管理部门认为,与国民年金公团的外汇互换可以在汇市不稳时吸收国民年金公团的现汇美元购买需求,从而缓解外汇市场的供需失衡状况。”
韩元兑美元周五早盘曾一度跌至了1395韩元,为4月16日以来最弱水平,并接近了市场参与者密切关注的1400大关。
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日内早间也一度跌至了7.2926,创下了去年11月以来的新低。在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仅小幅调贬4个基点至7.1196的消息出炉后,才有所反弹。
此前,中国人民银行在6月19日曾通过香港金融管理局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CMU)债券投标平台,以利率招标方式发行200亿元央行票据,期限为6个月。其中,50亿元为滚动续发,150亿元为新增发行。这是2023年8月以来,央行第六次在香港增发离岸人民币央票,累计增发规模达到600亿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近期人民币创下年内低点之际,央行此举有着较高的稳汇率意味。
在近日举行的陆家嘴论坛上,中国央行行长潘功胜已指出:“今年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的时点不断推后,中美利差(倒挂幅度)保持在相对高位。我们坚持市场在汇率形成中的决定性作用,保持汇率弹性,但同时强化预期引导,坚决防范汇率超调风险。”
(财联社 潇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