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前脚离开越南,美国高官后脚就到

距离莫斯科6700多公里的河内,成为普京自2022年2月以来出访最远的目的地。当地时间6月20日凌晨,在结束对朝鲜的访问后,抵达此次出访行程的第二站越南。这是他第五次以总统身份到访越南,也是2017年以来对越南的首次访问。
当天,普京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越南国家主席苏林举行会谈,并会见越南政府总理范明政和国会主席陈青敏。越南国家电视台播出的画面中,现年80岁的阮富仲会见普京,全程坐在椅子上,包括和普京握手时。
一天之内和“四驾马车”分别进行正式会谈和会见,在普京的越南之行中不算常见。2017年,普京访问越南主要是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2013年访问越南时,普京只和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举行会谈,同时分别会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与政府总理阮晋勇。
图片
6月2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举行会谈。会谈开始前,普京和阮富仲握手。图/克里姆林宫官网
苏林的主场外交“首秀”
从公开报道看,普京和阮富仲重在“商定重大方向和举措”,和范明政讨论了科技、教育、能源等领域合作的具体事宜。范明政还陪同普京参观了越俄友好关系图片展。不过,6月20日陪同普京最久的越南领导人,还是国家主席苏林。
今年5月22日,原越南公安部长苏林当选为越南国家主席,此前他长期在公安系统任职。最近一个月,苏林曾会见驻越外国使节,但接待普京,堪称他的主场外交“首秀”。
6月20日中午,苏林按照欢迎国家元首最高礼节,在主席府为普京举行欢迎仪式。随后,他们率两国代表团举行会谈。会谈结束后,苏林和普京共同见证合作文件签署并会见记者。双方签署了11份文件,并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声明。
图片
6月20日晚,越南国家主席苏林为普京举行欢迎宴会。图/克里姆林宫官网
当晚,在普京结束和阮富仲、范明政等的会谈会见后,苏林陪同普京前往歌剧院,会见了400多名“对俄罗斯国家、人民和文化充满热爱的嘉宾”,并一同观看演出,其他出席者主要是越俄友好协会人士及几代越南留苏/俄校友和学生。
这一特别活动呼应了访问的主题。俄方官员称,教育合作是普京此行的重点。目前,有约3000名越南学生在俄罗斯高校留学。普京宣布,俄方明年将拿出1000个预算名额分配给越南留学生教育,双方还将研究在河内设立俄语教学机构。
在歌剧院相对轻松的氛围中,普京谈起俄语和俄国文学艺术的美好,也借机批评西方对俄罗斯艺术的抵制。他说,柴可夫斯基、莫扎特、舒伯特、格林卡、李斯特都是伟大的艺术家,应当“让世界各地的人都有机会欣赏他们的艺术”。苏林则在致辞时引用俄罗斯谚语“一切财富都无法与友谊相比”“一个老朋友胜过两个新朋友”,强调越南对“老朋友”的感念。
歌剧院的活动结束后,苏林又在历史悠久的大都会酒店设宴招待普京。两人共同品尝本地美食,包括由苏林的家乡兴安省采摘的龙眼制成的冰淇淋。
据克里姆林宫消息,普京还和越南领导人互赠礼物,并邀请阮富仲、苏林访问俄罗斯,邀请苏林出席计划于2025年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80周年活动。2021年,时任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曾应邀访问俄罗斯并和普京举行会谈。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普京访问期间,越南国防部长潘文江、越共中央办公厅主任阮维玉、公安部长梁三光等出席了欢迎仪式。潘文江和越南最高法院院长阮和平出席了欢迎宴会并在主桌就坐。越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梁强、中央宣教部长阮仲义参加了普京和阮富仲的会谈。会谈开始前,梁强陪同普京和越南参会代表们见面握手。
潘文江、阮和平、梁强、阮仲义为越共中央政治局成员。这意味着,政治局目前的15名成员中,至少有一半以上参与了这次主场外交活动。
图片
6月20日中午,越南国家主席苏林在主席府为普京举行欢迎仪式。图/克里姆林宫官网
“记忆外交”与“竹子外交”
访问越南期间,普京按照惯例,向英雄纪念碑和已故越南领导人胡志明陵墓敬献花圈。当天的发言中,他多次提到俄罗斯(苏联)和越南自胡志明以来的良好关系,并一再强调希望深化两国在教育文化领域的交流。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伊恩·斯托里指出,在对东南亚的交往中,普京擅于运用“记忆外交”,追溯苏联和越南等国的长期革命友谊。2000年首次就任俄罗斯总统后,普京就将越南视为俄罗斯在亚太地区的关键伙伴。2001年3月,他成为首位访问越南的俄罗斯领导人,双方签署了战略伙伴关系协议。
当时,俄越关系面临苏联时代遗留的债务问题及金兰湾海军基地租借问题的困扰。普京在访问期间同意削减85%的债务,俄军于次年撤出金兰湾基地,保证了两国关系的稳定发展。越南成为第一个和俄罗斯领导的欧亚经济联盟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是俄罗斯在东南亚最大的贸易伙伴。2012年,两国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
不过,到2023年,俄罗斯、越南双边贸易额仅为36亿美元,双边经济的支柱依然是能源合作,经济交往提升空间和潜力还很大。对于受到西方经济制裁的俄罗斯而言,越南也是俄罗斯推动和东盟市场加深关系的重要跳板。
对越南来说,发展越俄关系,有越南自己的国家利益考量。2011年起,阮富仲成为越共中央总书记。四年后,他成为首位到访美国白宫的越南共产党领导人。2023年,美国总统拜登访问越南,双方宣布将双边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阮富仲后来指出,这意味着越南和联合国安理会全部常任理事国都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是2023年工作的“一大亮点”。
同时发展和美、俄等大国的关系,是越南最近30余年奉行多元、弹性外交的长期战略选择。阮富仲在2021年的全国外交工作会议上将此形容为“竹子外交”,即越南的对外关系要像竹子一样“根系强健、树干粗壮、枝条柔韧”。亦有分析将之总结为“灵活而有韧性”。
保持和俄罗斯的“最高水平关系”,是维持这种韧性的关键之一。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普京在2001年到2017年间四次访问越南,其中两次都是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这两次访问中,普京和美国领导人的互动都备受关注。2006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和普京会晤后,宣布支持俄罗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2017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往越南出席APEC会议,作为其就任总统后首次亚洲之行的关键一站。直到会议开幕前,对于普京、特朗普是否会在越南岘港会谈,各方都含糊其辞。最终,两人进行了场外交谈,且触及实质性问题。特朗普后来对媒体说,他觉得普京对他说话时“很真诚”。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瓦莱丽亚·维尔希尼娜指出,将越美关系发展到全面战略伙伴,同时保持和俄罗斯的“最高水平关系”,让越南实现了其地区影响力和面对大国竞争的主动性。
不过,随着大国竞争加剧,以及2022年乌克兰危机全面升级,如何保持“竹子外交”的韧性和主动,是越南领导层面临的一大考验。特别是近年来,美国政府不断推动美越在防务、能源这两个俄越传统合作领域深化交流,将安全合作列为双边关系优先方向,将越南列入国防授权法案“印太地区”的援助培训国。本次访问前夕,普京在越南媒体撰文,感谢越南对乌克兰问题采取“平衡立场”并推动“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危机的务实道路”,亦和美国立场不同。
2013年普京访问越南时,双方讨论议题的重点是军事和能源合作,普京亲自宣布扩大对越南的军事出口。而这一次,按照俄方官员的说法,双方讨论的重点是经济、教育和能源。分析认为,这体现出俄越关系在稳定发展的大背景下,侧重点正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而调整。
6月21日,在普京离开越南的次日,美国国务院分管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克里滕布林克启程访问越南。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协调员约翰·柯比称,美方期待从越方获知普京访问结果的信息,并继续和越南发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记者:曹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