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当道士、直播拆卡,偶像生存现状大调查

全文3846字,阅读约需11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选秀节目选手们在舞台光芒褪去后,面临现实生活的挑战,如演戏、直播、当主播等。

02演戏仍是爱豆们的首选,如《青春有你2》中的虞书欣和《创造101》中的杨超越等。

03然而,没有舞台的爱豆们逐渐回归现实生活,如陆定昊、林超泽等开始直播带货。

04丁泽仁、卜凡等选手则选择另辟蹊径,如丁泽仁当上拆卡主播,卜凡成为道士。

05无论如何,这些选手们都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光芒,即使无法继续留在舞台上。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他就应该在101的时候被做成标本”。
这是赖冠霖发布“将转换赛道,账号交由工作人员管理”的微博后,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
图片
关于赖冠霖的故事,要从2017年开始讲起,国内“选秀元年”尚未开启,赖冠霖在韩国选秀节目《PRODUCE 101 第二季》中杀出重围,以第七名的成绩顺利进入限定组合WANNA ONE,人气大涨。
图片
赖冠霖《PRODUCE 101 第二季》时期照片(图源:微博)
即便限定组合解散,2019年刚回国发展的赖冠霖也借着K-POP的影响力与粉丝基础,在内地发展得顺风顺水:回国当天的机场直播累计观看人次超过两千万;演戏搭档赵今麦、Angelababy;上的综艺也是《五十公里桃花坞》这种S级项目。
但伴随着吐痰被拍,以及和各位女明星的恋情传闻,赖冠霖的人气开始急剧下滑。就在“转换赛道”发言的前两天,赖冠霖还被拍到上了女朋友的保时捷,二人甜蜜互动。
图片
赖冠霖被拍到和女友甜蜜互动(图源:搜狐娱乐播报)
“转换赛道”的不止赖冠霖一个。曾经在《偶像练习生》中有亮眼表现的乐华七子NEXT成员丁泽仁,在贡献出“你是我唯一的姐”全网爆梗后,最近被网友发现在直播间里当上了“拆卡主播”;《青春有你2》的学员黄一鸣在全网喊话王思聪,称自己生下了二人的孩子;《偶像练习生》学员、前ONER组合成员卜凡更是当起了道士,99元直播连线,粉丝就能听其讲解运势,不准还能退钱。
这些曾将“梦想”挂在嘴边的少男少女,在舞台上留下过自己的汗水与泪水,但现实和舞台是两个世界,当限定光芒褪去后,这些曾经的爱豆们如今又过着怎样的生活?独家整理了包括《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创造营》系列在内的多档选秀节目参赛选手现状,试图还原后选秀时代爱豆的众生相。
当走下舞台,属于他们的人生考试才真正开始。
演戏还是万金油
演戏还是爱豆们的首选。
如果章子怡来爱豆圈当导师,那她可能会被“气死”。因为现如今演员还真就是个“很低贱的职业”,谁都能来分一杯羹。
背靠大公司、好资源的爱豆们往往能得到更好的演戏机会,最具代表性的是《青春有你2》中来自华策的虞书欣,虽然参加选秀节目前也曾出演过一些电视剧,但凭借选秀节目一举打开知名度后,已经从当初的配角跃升为“95后一线小花”,担任《苍兰决》《云之羽》等大热电视剧女主角,还参演了冯小刚的电影《非诚勿扰3》。
图片
《偶像练习生》中以第三名出道的范丞丞更是顶着“范冰冰亲弟弟”的光环,一直备受关注。从《偶练》出道以来,已出演7部电视剧,5部电影,时尚大刊更是上了40余次。
超高的个人热度也能为爱豆转型演员铺路,比如杨超越和王菊。作为《创造101》中几乎最具争议和话题的两位学员,杨超越下了节目后直接担任《且听风鸣》《仲夏满天心》《重紫》《七时吉祥》《将夜2》等多部电视剧的女一号;王菊则是在都市剧里扎了根,《爱很美味》《一路朝阳》中的表演都让观众印象深刻,还参演王家卫执导的电视剧《繁花》。
图片
杨超越《七时吉祥》剧照(左)王菊《繁花》剧照(右)(图源:豆瓣)
主角当不了,配角也能上桌。
《一念关山》中的“李同光”常华森参加过《青春有你3》;《云之羽》中的“月公子”左叶是初代选秀《偶像练习生》的学员;《墨雨云间》中的“花魁”孔雪儿、《卿卿日常》里的“元英郡主”刘令姿是虞书欣的同届学员;演技综艺里被群嘲的陈宥维和何昶希则在《青春有你》中有过亮眼表现。
常华森来自浩瀚娱乐,华谊兄弟、爱奇艺是这家公司的大股东;左叶、刘令姿、何昶希都来自觉醒东方,其创始人纪翔曾是李冰冰经纪人;孔雪儿所属的泰洋川禾与陈赫、Angelababy、papi酱合作紧密;陈宥维的所属公司慈文传媒则是电视剧《花千骨》《老九门》的出品公司。
图片
常华森、孔雪儿、陈宥维(从左到右)(图源:豆瓣)
能在热门剧集中扮演配角,对于很多人来说已是优选。更多的爱豆们既没有强大的公司支持,也没有超高的个人热度,演不上大制作,小成本网剧就成了他们的主流选择。
2020年的口碑网剧《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中有来自《偶像练习生》的周彦辰,剧中的表现得到观众好评;《偶像练习生》中长相酷似言承旭的罗正,也已经成了“小甜剧男主角”专业户,出演了包括《不可思议的晴朗》《恋爱吧!食梦君》《楼下女友请签收》《扑通扑通喜欢你》《心跳》在内的多部甜宠剧。
图片
周彦辰(左)罗正(右)(图源:豆瓣)
随着短剧的快速发展,也有不少短剧邀请爱豆出演。短剧拍摄周期短、市场反馈快,爱豆们有饭吃的同时,还能“锻炼演技”。
《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爱豆们参演短剧最多。《偶像练习生》中的郑艺彬(郑锐彬)、秦奋、木子洋、灵超都曾出演短剧,比如粒粒橙传媒出品的两部短剧《做梦吧!晶晶》都有木子洋参演;《创造101》的张紫宁、李子璇、徐梦洁也都参演多部短剧。
此外《青春有你3》的陈俊宇、熊猫堂七哈、杨淘也出演微短剧《谎言使用法则》以及《王牌校草》,《青春有你》学员管栎也有两部短剧作品《夜色倾心》《无非是恋爱而已》。
没有舞台,回锅重造
当然,对于爱豆们来说,演戏毕竟是外行,唱跳才是“老本行”。
会唱或者会跳的,基本都能有口饭吃,尤其会唱的爱豆。这几年的选秀为国内OST市场输送了诸多“大vocal”,《偶像练习生》中的尤长靖、《创造营2020》的冠军希林娜依·高、《创造101》的张紫宁以及吴映香、许靖韵、陈卓璇都为多部知名电视剧、电影献声。最近的例子是《创造营2021》的米卡为电视剧《玫瑰的故事》演唱插曲《手植玫瑰》。
图片
“舞担”们更多则是走进了影视圈。张艺凡、刘些宁、姜贞羽、孔雪儿这些曾经在舞台上惊鸿一瞥的“舞担”,如今都在各大影视剧中露脸。被粉丝称为“历代舞蹈最强”的刘雨昕则上了《蒙面舞王》《这就是街舞3》等舞蹈类综艺,但更多时间则在参与平台晚会与时尚活动。
还在唱、还在跳的爱豆们越来越少,坚持唱跳的爱豆们更是屈指可数。
《青春有你3》中火热一时的“大码男团”熊猫堂算是至今也比较活跃的唱跳男团。不仅在国内频繁发歌,还经常发布海外版单曲,与海内外粉丝展开互动。
图片
从《偶像练习生》走出来的男团组合ONER也走起了“livehouse”路线,发布专辑的同时还在全国各地开启巡演,在相对狭小、近距离的空间中与粉丝亲密互动,“成年男团”的独特风格也为其在短视频平台上吸引了众多粉丝。
图片
ONER巡演照(图源:微博)
这两个团体能够在偶像赛道持续发展,与各自的特殊性有关:熊猫堂依托大美德丰的音乐资源与电视台资源,能够得到曝光;ONER也有熟谙粉丝经济的坤音娱乐对其进行规划扶持。
也正因如此,对于单打独斗的唱跳爱豆们来说,追寻舞台梦确实没那么容易。
“内娱没有舞台”是粉丝们的老生常谈。相对于演艺事业更为发达的海外市场, 国内确实没有那么多的打歌舞台为爱豆们提供曝光。回锅,成了一种无奈的选择。
据不完全统计,选秀盛行的6年间,几乎每档综艺都有“回锅肉”选手。2019年的《青春有你》中的连淮伟未取得出道名次,2021年再次参加《青春有你3》,最终以“IXFORM”组合成员出道,和他有着同样时间轨迹的还有伯远;2018年《偶像练习生》中的李权哲也没出道,5年后再登《亚洲超星团》顺利出道。
图片
连淮伟(左)李权哲(右)(图源:微博)
这种“幸运”并非人人都有,和李权哲同批的陆定昊、姜京佐、杨非同分别又上了《创造营2021》《青春有你3》以及《创造营2019》,但除了为节目贡献话题之外,似乎“越努力离舞台越远”。
陆定昊在此前的一次采访中说,“偶练刚出来的时候,我是香饽饽,所有公司都抢着要;后来偶像经济崛起,到了第二届第三届,有些公司觉得我至少是在选秀上有名气的偶像;再到选秀叫停,对演艺公司来讲,我就是个过气的人罢了。”
姜京佐最近的一份工作是今年2月为虹桥丽宝广场站台,杨非同则当起了麻将主播。
啥都不行,整活可行
没有舞台,就自己创造舞台。
当起主播的,不止杨非同一个。与其同年参加《偶像练习生》的陆定昊和林超泽,也都在短视频平台上开启了自己的带货主播生涯。
在两度选秀无果后,陆定昊决定“先让自己挣一点钱,追梦之后再说”;林超泽也是一样,“为了生活,开始像身边的朋友一样直播带货。”
现在点开陆定昊的短视频平台账号,不见直播痕迹,但和自己的音乐作品并列的,是橱窗里的114件商品。林超泽的商品橱窗已清零,取而代之的是翻跳seventeen、(G)I-DLE的舞蹈视频以及自己参加音乐节、上综艺的工作记录。
图片
陆定昊抖音主页截图(图源:抖音)
曾参加《青春有你》的楼炅择在短视频平台上开启了“服装店银行系列”,将服装店模拟成打歌舞台,在线的妆造、运镜以及与各种爱豆的“合作舞台”,让粉丝们感慨,“这是内娱最纯粹的舞台”。
“服装店银行系列”视频也为楼炅择获得舞台之外的超高关注,平均点赞量破万,三支置顶视频更是突破20万。不知是不是楼炅择的“整活”给了爱豆们灵感,越来越多的爱豆们开始另辟蹊径,用另一种方式为自己获得关注。
最具争议的是最近当上“拆卡主播”的丁泽仁,和其他一众爱豆们比,丁泽仁的起点其实并不低,即便没能在《偶像练习生》中出道,背靠乐华的丁泽仁最终还是以乐华七子THE NEXT成员身份出道,也有机会在各大影视剧中露脸。如今开设拆卡账号@风云拆卡(佛系版)在直播间里拆卡,多少让粉丝们有些不解。
图片
更不解的还有被吸引进来的路人。在他们眼中,丁泽仁“拆卡”并不专业,称自己是“老二次元”的丁泽仁,拆柯南小卡却不认识安室透。直播频率也很不稳定,刚播上三天,就停播四天,让网友感慨“你也是做三休四上了”。
相比丁泽仁,同期出来的偶练学员卜凡更为炸裂。先是在《说唱巅峰对决》中以一句电量爆棚的“刘德华,舞台上的刘德华”火速出圈,热度退却后又被网友发现当起了“互联网道士”,更名“林木之”,称自己是“全真龙门派弟子,正一修水清微弟子”,花费99元就可与其连线,听其讲解运势。这番操作让网友哭笑不得,将其总结为“卜凡每次出现都会留下一个笑柄,然后消失”。
初登场以帅气外表给粉丝留下深刻印象的董岩磊,上节目留下“烩面”梗,下节目开始摆路边摊烤串儿,在直播间里,他称自己是“下岗再就业”。如今的董岩磊体重暴涨至230斤,其社交平台也与网红无异。不关注选秀节目的路人,很容易将其认成茫茫网红中的一个,然后快速滑走。
图片
《青春有你2》中“一轮游”的黄一鸣,最近则在“喊话王思聪认女儿”。黄一鸣称自己生下孩子后王思聪就对其冷暴力,不认孩子还拉黑她,为了抚养女儿,她只能开始带货直播,并将网友称为孩子的“电子爸妈”,央求大家买点直播间的洋葱圈、葱油拌面、香葱饼干以及山东大葱。
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选秀舞台上从来不缺新人,曾经登上过舞台,不意味着可以一直留在舞台。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能够感受舞台的光芒已经足够,他们可以回归普通人的生活,结婚生子,读书留学,将一切当作命运的一场奇遇与馈赠。
但对更多人来说,舞台的光芒有种难以言说的魔力,它会让人们倾尽心力去追寻。有人将其称之为梦想,有人坦言是心中虚荣。但不管怎样,如果没有一束光为你而打,没有一个人为你而来,至少要知道,自己也可以成为自己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