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教授黄民烈:如何把大模型“调教”成我们放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