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林实控人行贿受拘半年才披露,中信建投履职不到位遭警示

全文1502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大参林实控人因涉嫌贿赂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近半年后才正式披露,导致定向增发申请中止。

02保荐机构中信建投和保荐律所金杜律师事务所被上交所予以监管警示。

03由于未能对柯金龙未到公司现场、未亲自出席董事会长达半年的异常情况以及开庭公开信息予以充分关注,中信建投指定的项目保荐代表人陈涛、刘实被上交所予以通报批评。

04事实上,大参林已于今年4月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对大参林及其董事长柯云峰、总经理柯国强、董秘梁润世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就在大参林定向增发30亿元的申请过程中,大参林实控人因涉嫌贿赂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这一本该迅速披露并中止定增的重大事项,却被“瞒天过海”近半年后才正式披露。作为大参林定增保荐机构的中信建投和保荐律所金杜律师事务所,于近期双双被上交所予以监管警示。
6月19日,上交所对中信建投证券出具监管措施决定书,系在保荐项目大参林(大参林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申请过程中,存在履行不到位的情形。发行人律师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也被出具监管措施决定书,与保荐人所犯事项相同。
此外,陈涛、刘实作为中信建投指定的项目保荐代表人,同样因为未能对柯金龙未到公司现场、未亲自出席董事会长达半年的异常情况以及开庭公开信息予以充分关注,在2023年9月、12月提交更新的申报文件时也未采取有效核查措施,未能达到勤勉尽责标准,被上交所予以通报批评。
图片
上交所监管措施决定书披露的详情显示,2023年3月27日,上交所受理了大参林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申请,中信建投为项目保荐人,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为项目律师。
2023年8月18日,大参林茂名子公司(系大参林全资子公司)收到广东省茂名市监察委员会下发的《立案通知书》,载明茂名子公司受到立案调查。2023年8月24日,茂名子公司收到广东省茂名市公安局电白分局下发的《拘留通知书》,载明柯金龙(系大参林实际控制人之一兼时任董事,任职期间为2016年8月18日至2024年2月9日)受到刑事拘留;2023年11月23日,收到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载明茂名子公司、柯金龙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依法提起公诉。
上述事项影响发行上市条件,属于应当及时向上交所报告并申请中止审核的重大事项。但保荐人、律师未能勤勉尽责,未能及时发现并向上交所报告相关事项,也就未能及时申请定向增发审核中止。直至2024年3月14日,大参林告知保荐人,保荐人才向上交所报告上述事项。
这也意味着,从去年8月柯金龙受到刑拘到今年3月2日大参林正式披露,这一重大事项时隔超过半年才进行披露。奇怪的是,作为大参林的实际控制人之一兼时任董事,柯金龙无疑需要深度参与大参林日常的公司治理和对外沟通,且处于定向增发这样的关键时期,为何作为保荐机构的中信建投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同样未能发现?
对此,南都记者翻查公告发现,作为大参林保荐代表的陈涛、刘实,在对上交所的处分提出异议称,一是在申报材料提交前,取得了发行人确认函、柯金龙签署的无犯罪事项说明,并通过裁判文书网、信用中国等公开渠道对茂名子公司和柯金龙进行了核查,均未能发现相关涉案信息。二是不存在主观故意隐瞒的情形,对此发行人及相关责任人均出具了对中介机构隐瞒相关违法案件的书面说明,明确未及时告知中介机构。
对此,上交所纪律处分委员会经审核认为:本案中,柯金龙于2023年8月24日受到刑事拘留,且茂名子公司及柯金龙涉嫌单位行贿罪相关案件于2023年12月20日开庭审理,相关信息可通过公开渠道查询。
“作为保荐代表人,未能对柯金龙未到公司现场、未亲自出席董事会长达半年的异常情况以及开庭公开信息予以充分关注,在2023年9月、12月提交更新的申报文件时也未采取有效核查措施,未能达到勤勉尽责标准。相关责任人提出已采取核查措施、不存在主观故意等异议理由不能成立。经查明,发行人隐瞒相关事项并未及时告知相关中介机构,相关责任人知晓违规事实客观存在一定困难,对相关情节予以酌情考虑。”上交所方面进一步表示。
此前,大参林已于今年4月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对大参林及其董事长柯云峰、总经理柯国强、董秘梁润世采取监管谈话措施。作为中国头部药品零售连锁企业,2017年7月大参林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成为“连锁药房第一股”。该公司股价近年表现并不理想,自2021年初以来持续处于下降通道,累计跌幅超过70%,最新股价已逼近6年前低位,市值仅剩175亿元。
采写:南都记者 于典 发自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