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自主知识体系 | 刘伟:何为中国经济学的逻辑起点?

《中国经济学概论》这本著作,在中国经济学研究的方法上,给我们提供了重大启迪意义。
关于“中国经济学”这个概念是否成立,实际上在学术界有过相关争论。当时主流认为经济学就是一门科学,不能以国家来界定,以国家命名的是“他学”。但是几十年走下来,再看就不同了。现在我们提自主知识体系,讲中国经济学,不再被认为在学理上不成立了。这有实践历史的原因,就是中国经济学依靠的是中国的实践,是中国实践的特点和特殊性。因此,不得不尊重对于这种历史事实的研究。经济学实际上都有国别背景。比如,法国的重农主义和重商主义,美国大学讲坛上占据主流的经济学。对于这些经济学,自它们提出来到现在,人们在范畴上没有质疑它们的国别背景。而我们当初提出中国经济学的时候,之所以遇到质疑,很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很杰出的实践成就,经济思想也就不会被重视。另外,当时也没有形成我们的方法、范式和自主知识体系。所以现在开展中国经济学自主知识体系建设,开辟我们基于中国事实的研究范式和方法,无论从指导中国经济实践的角度而言,还是从按照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开创发展广义经济学、广义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说,都有它的可能性,也有它的必要性。
《中国经济学概论》在方法上,它是尊重中国的历史事实。建构中国自主知识体系一定要从中国典型的事实出发,观察中国的典型事实。问题导向不是主观设立一个问题,那可能是个伪问题。一定要从大家普遍承认的中国基本的事实出发,提炼出问题,以这个问题为问题导向,然后形成一系列特殊的反映中国特征的范畴。比如,经济快速发展、社会长期稳定,这个是不是个事实?如果是事实,背后就有很多经济学关注的问题,需要解释它。又比如,国有企业通常是个国家现象,我们现在它有市场竞争性,这确实是中国的一个事实。再比如,我们讲宏观经济治理,当代西方经济学很少这么去提。这些在西方经济学、在过去的传统政治经济学中没有的范畴,在中国经过几十年的实践,已不仅仅是简单的学术范畴了。还比如,中国式小康,不仅是一个中国概念,更是伟大的中国实践。像这样的概念、元素还可以说出很多来,无论是发展上的、宏观上的,还是体制方面的,我们把它提炼出来,凝练上升为范畴,这就是自主知识体系的逻辑起点。从事实出发观察问题,用我们特有的范畴去反映这个问题,然后用经济学的方法解释这些范畴之间的逻辑联系。逻辑关系解释清楚了,那自然就形成一种判断分析的范式和标准,这就是构建系统化的学说。
洪银兴教授的这本《中国经济学概论》,非常鲜明体现了从观察中国的事实出发,把握典型事实作为基本问题,以问题为导向概括基本范畴,阐释这些范畴的内在联系,得到一些基本的判断,形成一个系统的学说。这种方法我觉得值得提倡,值得我们在建构经济学的自主知识体系以及其他学科研究方面作进一步实践、进一步运用,它符合学科道理,符合学科逻辑。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原校长、国家一级教授)
  作者:
文:刘伟图:邢千里编辑:陈瑜责任编辑:杨逸淇
转载此文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