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阴雨天挡不住观众奔赴剧场,《叶甫盖尼·奥涅金》时隔五年又飘雪

图片
“五年前,《叶甫盖尼·奥涅金》第一次来上海,观众的热情和掌声让我记忆犹新,散场后他们等着演员签名合影,长久不离去,在国外巡演中,这种情形绝无仅有。今年是中俄文化年,我们带着与莫斯科演出一模一样的版本又来到中国。”6月20日,俄罗斯瓦赫坦戈夫剧院总经理基里尔·克罗克在后台接受采访时说。
6月20日至23日,话剧《叶甫盖尼·奥涅金》全国巡演首站在上海保利大剧院开启。作为上海保利大剧院十周年庆重磅演出之一,《叶甫盖尼·奥涅金》宣传语“等待了五年的雪飘进你的心里”,也是观众的心声。虽然是阴雨天,大家从四面八方赶到剧院,还包括金星、李宗翰等明星。
五年前,青年连斯基饰演者尼古拉·罗曼诺夫斯基曾随《叶甫盖尼·奥涅金》剧组来到上海,这次是他第一次来上海保利大剧院,“我去剧院旁边的公园转了一圈,非常喜欢这里的绿色。”谈及相隔五年,《叶甫盖尼·奥涅金》有什么变化,他表示,“戏剧给观众的印象,不只是你看到的,而是你脑海里留下的。多来看戏,每次都不一样。上海有特别的文化氛围,我全力准备,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上海观众。”
“我非常喜欢上海保利大剧院,后台空间大。”塔季扬娜饰演者叶夫盖妮娅·克雷格日杰感性地表示,“走出剧院,空气清新,能直接看到天空。”对于《叶甫盖尼·奥涅金》深受上海观众喜爱,叶夫盖妮娅·克雷格日杰说,“全世界关于爱的情感都是相通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凝结着俄罗斯的民族性和俄罗斯人的情感,以非常俄罗斯式的故事表达共通的情感。”
图片
《叶甫盖尼·奥涅金》舞台调度宛如油画
图片
《叶甫盖尼·奥涅金》细节可见处处俄罗斯民族特色
话剧《叶甫盖尼·奥涅金》改编自亚历山大·普希金同名长篇诗体小说。俄罗斯19世纪日常生活的场景,俄罗斯人民的思想、情绪和习惯通过普希金笔下的故事一一展现。导演里马斯·图米纳斯对其做出了独特而当代的戏剧解读,“尽管作品名叫《叶甫盖尼·奥涅金》,但真正打动人们的,是年少时纯真、年长后清醒的塔季扬娜。”图米纳斯曾说,“塔季扬娜是这部剧中真正的主人公。她知道如何去爱,她爱自己的祖国,爱身边的人,而且她忠于自己的爱。”在改编过程中,图米纳斯集中以塔季扬娜对奥涅金的爱情为主题,让观众清晰地看一个质朴的乡村少女的成长历程。图米纳斯认为,在田野树林成长赋予了塔季扬娜力量与勇气,她是浪漫的,是勇于去爱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像一头小野兽一样。“塔季扬娜是一位英雄。虽然她在生活中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幸福,但她成了一个真正有尊严的女性,可以被看作是这个故事中俄罗斯灵魂的象征,俄罗斯的土地可以为她而骄傲。”
话剧《叶甫盖尼·奥涅金》沿用小说语言,还将小说中的诗意与浪漫发挥到极致。开场,身着白衣的女舞者们轻盈起舞,“怪力少女”塔季扬娜拖着床赤脚在舞台上奔跑,高声大呼“我恋爱了”。诗人连斯基在决斗中死在好友奥涅金枪下,台上落下凄美的雪花。少女们在婚礼时坐上秋千缓缓升空,塔季扬娜完成了人生的一次蜕变。结尾处塔季扬娜与熊共舞,幻想与现实杂糅。
图片
塔季扬娜的情感经历成为全剧主线
图片
《叶甫盖尼·奥涅金》最让观众喜爱的画面
图片
雪花为全剧蒙上悲剧色彩
图片
塔季扬娜与熊共舞
图米纳斯曾解读《叶甫盖尼·奥涅金》创作思路,“我的戏中总是会有贯穿始终的音乐。彩排现场我常常会放古典音乐,这些音乐可以帮助我在脑海中呈现舞台上的细节和景象,像电影蒙太奇那样。”《叶甫盖尼·奥涅金》全剧音乐以《Old French Song》贯穿始终。原曲旋律温和而神秘,经由作曲家Faustas Latenas进行当代化编曲后,变得充满力量,震撼人心。每当这段旋律以各种变奏反复出现,牢牢抓住全场观众情绪。
俄罗斯瓦赫坦戈夫剧院创建于1921年,是俄罗斯历史最悠久的剧院之一。基里尔·克罗克在采访中与观众约定,“八月,我们会带着图米纳斯执导的《战争与和平》再来上海。”